平壤按下光明星发射按钮之前
상태바
平壤按下光明星发射按钮之前
  • 文正仁 延世大学教授•政治外交学
  • 上传 2012.04.02 13:4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光明星3号的冲击波震动着整个地球村。甚至有外媒报道称,还没有发射的火箭问题已经“绑架了”于上周在首尔召开的核安保首脑会议的议题。虽然国际社会一致呼吁朝鲜终止发射,但朝鲜这样做的可能性却微乎其微。原因是如果在太阳节100周年作为宣传金正恩“伟业继承”的最大活动受到外部压力而终止,那么平壤就不是平壤了。

那么应该怎样加以应对呢?3月29日《中央日报》刊登的裴明福专栏文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朝鲜想发射就发射吧。等到朝鲜彻底感受到孤立和严厉制裁的痛苦而自行屈服的时候不是更好吗?”虽然这是很有道理的一种看法,但现在这个时间点上这真就是我们寻找的解决方法吗?这仍然是一个疑问。

实际上如果朝鲜发射火箭,国际社会将通过联合国安全保障理事会的主席声明对朝鲜进行惩罚。为此,朝鲜很有可能首先宣布2月29日朝美协议无效,重启铀浓缩活动并拒绝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考察团的访问。同时朝鲜还有可能进行第3次核试验,同时也不能排除朝鲜重新启动根据2·13协议冻结的钚再处理设施的可能性。一句话来说,朝鲜将重复2009年4月之后的行动。

面对朝鲜的这种挑衅行为,韩国有两种应对的办法。首先就是联手周边国家和联合国强化对朝鲜的经济制裁,其次就是通过增强驻韩美军战斗力量来强化韩美同盟,同时积极参与由美国主导的区域内导弹防御体系的构筑。

但这种情况的展开并不一定对韩国有利。首先制裁的有用性就值得怀疑。中国虽然仍不能确定是否参与制裁,但即便参与,也不知道能否让已经对痛苦早已习惯的平壤屈服。

更大的问题是在这其中朝鲜的核能力及导弹战斗力将得到快速强化,而随之而来的则是韩半岛的军事紧张及新冷战结构将更加深化。也就是说,在“罪与罚的恶循环”中时间并没有占到韩国一边。这就是“战略性忍耐”的根本性界限。

让我们再一次冷静地关注。为了将弹道导弹的威胁最小化,最急需采取的措施就是封锁核弹头搭载。这就是包括控制铀浓缩和钚、阻止核弹头的进一步生产及实验的2·29协议的重要性之所在。从惩罚发生火箭的层面出发使2·29协议无效将有可能犯下“浮士德之愚”。这同为解决“未来的威胁”铀浓缩(HEU)问题时采用废除日内瓦协议从而打开了“现实的威胁”这一潘多拉魔盒的2002年10月第2次朝核危机序幕之错误极其相似。

让我们重新审视过去采取的惩罚外交究竟取得了什么成果吧。2008年金刚山游客被杀事件,2009年导弹发射和第2次核试验,2010年天安舰沉没及延坪岛炮击……每当出现问题时,韩国政府虽然都展开了旨在对朝鲜采取强度更高的惩戒合作外交,但却没有取得任何的可视性效果。如果我们承认通过惩罚和麦克风外交无法解决朝鲜问题这一教训,就不能坐着等待,而应该认真考虑在“平壤按下光明星发射按钮之前”能够做些什么。

在分秒必争的情况下我们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美国出面向朝鲜派出高层特使在六方会谈之外展开导弹协商。这一协定并不是盲目的,这一点相信曾参与过同朝鲜的导弹协商的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对朝对伊朗制裁协调官艾因霍恩(Robert Einhorn)比谁都更加清楚。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曾向2000年10月访问朝鲜的时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提出朝鲜终止远程500公里以上导弹的追加开发与生产,废除持有的导弹,全面终止对外销售短程导弹技术及零件的建议,相应地美国每年要帮助朝鲜代理发射3颗人造卫星并给与实物补偿。虽然随着布什政府的出台这一协商最终不了了之,但如果我们运用当时的经验,难道不能找到导弹问题的突破口吗?

反复强调或进行惩罚外交并不是什么本事。只有外表表现出惩罚的决心而实际上创造对话与协商的预防外加之路才是阻止破局的最佳策略。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