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紧密采访… 打探明星私生活的极端粉丝
상태바
24小时紧密采访… 打探明星私生活的极端粉丝
  • 金孝恩•赵慧景 记者
  • 上传 2012.03.15 10: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3月14日上午10点,偶像明星们光顾的首尔清潭洞的一家美容院前是极端粉丝(打探私生活粉丝)为见歌手必聚之地,却出乎意料地冷清。 在JYJ组合公布被极端粉丝陷害事件之后,极端粉丝活动似乎减了不少。在美容院前徘徊的极端粉丝金某说道:“自从那件事发生后,他们好像都不出来了,但是我不能中途放弃。”

JYJ事件后,他们被谴责为“骚扰者”、“罪人”等。窃取艺人的个人信息,甚至侵入到艺人的宿舍,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为了采访极端粉丝的心声,从3月12日开始,记者在聚集了偶像组合训练室和美容院的首尔清潭洞和狎鸥亭洞以及上水洞等地方徘徊了三天,还见到了4名极端粉丝。

她们说“人气歌手会有500`1000名极端粉丝”,这里用化名代替她们的名字,因为她们说:“如果被知道她们跟媒体见面,会在极端粉丝群中被疏远的。”

◇始于公开电视节目和粉丝小说

打探私生活6年的金高恩(18岁,化名)小姐从小学开始就被称为“公广女(只观看公开电视节目和演唱会的粉丝)”。她因为喜欢“哥哥们(歌手)”而买唱片加入粉丝俱乐部,但是在学校里受到了冷落,所以就变得依赖粉丝俱乐部的朋友们了。

她还开始在网上写粉丝小说(Fanfic,艺人为主人公的小说)。成为极端粉丝后,和歌手们陷入爱情的内容很多,偶尔会产生以为那是真实情况的错觉。中学时,她第一次看完公开电视节目后乘坐出租车加入了追赶哥哥们的队伍中,那是打探私生活的开始。金小姐说道:“我们之间玩闹也很有意思,所以会跟出来。只要有哥哥们,就会觉得我们是一个整体。”

◇连独家新闻竞争都不推辞

打探私生活5年的郑美英(16岁,化名)小姐的必修课是哥哥们的宿舍、训练室和美容院。长期活动的极端粉丝族们相互之间很亲密,她们组成“派(群)”,分享信息。最近开始利用kakao talk APP团体聊天室,分散在各地的朋友们实时上传哥哥们的行程。

他们之间也有“单独”竞争。如果拍到了自己和哥哥们的照片,就会“单独”贴到博客上去。郑小姐说:“我们互相进入彼此的博客去浏览照片和日记。‘单独’越多的话,点击率也会越多,这样进行竞争。”

◇去便利店和漫画房兼职

李智善(15岁,化名)小姐一个月内的打探私生活费用高达100万韩元。因为为了追哥哥们,打车的费用很多。“打探私生活出租车(载着极端粉丝追明星的出租车)”一天需要花30万韩元。这些追星费用包括50万元的补习班费和在便利店和漫画房打工赚的钱。李小姐说道:“听说也有为了赚打探私生活费而卖淫的孩子。”

她们主要在网吧睡觉。她表示即使是未成年人禁止出入,她们也能进去。夏天还曾露宿过,也经常不去学校。也有在打探私生活过程中干脆退学的朋友。

◇寄生的打探私生活出租车

“打探私生活的出租车”主要是利用缺乏相关经验的初级极端粉丝族。 打探私生活的出租车司机时速200公里以上追赶明星们乘坐的车。他们一般在电视台或是艺人宿舍前等着搭乘的追星族。干打探私生活的出租车4年的金某(37岁)说道:“每小时收费3万元,因为能赚钱,我会继续做下去。每周干两天。”金某也有常客,有的孩子他已经拉了好几年了。司机用短信通知初级极端粉丝族哥哥们的行程。

偶像们被问到了有关JYJ事件后引发的责备。3月9日,JYJ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极端粉丝们频繁无故侵入宿舍,拍摄个人用品,甚至还试图在我们睡着的时候亲吻”,引起了争议。对此,极端粉丝说道:“我们也有应该遵守的规则。”朴景恩(18岁,化名)小姐说道:“试图亲吻违反了我们的规则,听说当时那个粉丝遭到了其他粉丝的暴打。”

极端粉丝景恩受到蔑视感到很委屈,她说:“如果只是唱歌跳舞,哥哥们是不会这么红的。不是因为我们在私下里给与支持才这么红的吗?因为歌手就是艺人,就是这样赚钱的。”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