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25日 (周六)
金根植教授转达安哲秀的对朝观
상태바
金根植教授转达安哲秀的对朝观
  • 梁元宝 记者
  • 上传 2012.01.12 08:5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首尔大学融合科学技术研究生院院长安哲秀去年12月同被认为是阳光政策理论家之一的庆南大学金根植教授(政治外交系)进行了两次会面。

两次会面分别在朝鲜国防委员长逝世前一天的12月3日和逝世之后的12月24日。为了能同金教授讨论对朝问题,由民主统合党金孝石(音)议员出面周旋安排了会面。虽然安院长对于自己的评价一直是“经济进步,安保保守”,但他真正的想法究竟如何却无人知晓。

1月11日,记者在首尔朝鲜研究院大学研究室见到了金教授,他详细公开了当时同安院长的对话内容。他评价称“安院长在大框架上同意韩朝和解、合作政策”,“他拥有稳健并合理的对朝观”。

-安院长曾自己表示“安保是保守的”,您怎么看?

“(同他见面之前)我还曾担心这一点,但是见面之后发现并不一样。虽然我以阳光政策为中心对李明博政府的对朝政策进行了辛辣的批判,但是对此他从未进行过反驳。他点着头表示同意。”

-安院长也对当今政府的对朝政策进行了批判吗?

“它主要还是在倾听。但是如果在首次会面中认为我的主张荒唐,还会想同我再见面吗?”

金教授近期编纂的名为《为了对朝包容政策的进化》,书中提出可以诱导朝鲜变化的“包容政策2.0”的主张。这就是反映朝鲜变化的包容政策。这出自于对金大中、卢武铉政府的政策在指引朝鲜变化方面未能满意的反省。

-安院长对书的内容表示同意吗?

“如果包容政策没有进化,将会再次深化以南南矛盾(韩国内部矛盾)为代表的意识形态两极化,对此我们充分表示认同。”

-金委员长逝世后的第二次会面中,对话的主题似乎有所改变?

“主要询问了金正恩体制是否能够很好地运行下去。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对中国的朝鲜掌控力变大表示担心,因为统一应该由韩国来主导。”

-是否对天安舰事件、延坪岛炮击问题有所提及?

“由于犯人死后便会‘丧失公诉权’,所以事件已经终结。当我解释金委员长已经死了,所以这一问题也应该告一段落时,他表示同意。”

-安院长为何会对“非专业”的朝鲜问题关心呢?

“这并不是单纯的学问好奇心,这是源于应该对通过‘安哲秀之风’表露出来的国民期待进行回应的担忧。对我提出的问题也并非细化政策,而是大框架下同国家前景相关的问题。他想要学习的意志非常强,将我的言论一一做了记录。”

-安院长最终决定准备从政了吗?

“我感觉是(为了从政)而进行学习,他所苦恼的问题很有深度。”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