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2日 (周日)
现在朴正熙效仿论不能促进国家经济发展
상태바
现在朴正熙效仿论不能促进国家经济发展
  • 李正宰 记者
  • 上传 2011.12.07 15: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结构调整的传道士”,“雇佣军消防队长”,“野生马(财阀)训练师”……

李宪宰这个名字经常与以上称呼联系在一起。对于一个经济官僚人士来说,外号确实属于多的,这也说明了他有多么出名。他自己称“虽然我多少带点改革的倾向,但是整体来说还是比较保守的”。他是一位市场主义者,有重视成长的亲企业倾向。但他真正以经济首领进行活动则是始于DJ卢武铉政权时期。命运似乎把他带入了与其取向完全不同的路上,他因此也经历了很多的矛盾和冲突。直到现在,他一直都沉默地生活着。他平常总会说,公职人员需要对自己的事情保持一定时间的沉默,需要一个“默言时期”,并认为这段时间基本需要持续到一个政权结束。这样的他却在自外汇危机后14年的今天对《中央日报》打开了话门,他说“直到现在‘默言时期’终于结束了”。

-14年前外汇危机时彻底改变了金融·企业体质,但危机事件还是经常重演,这是为什么呢?

“当时的改革进行的很顺利,但是在克服危机后却没有发展模式。当时,在韩国的经济模式中成功的例子就只有朴正熙模式,所以历代政权都是最大限度地追随这种模式。但是60年代的体制、朴正熙效仿论并不能切实地促进国家的发展。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金融·企业·外汇同步发展。这时便需要与改变了的世界、新经济体制相契合的新模式。”

-您的意思是且不论军事政权,甚至连DJ·卢武铉政权也在效仿“朴正熙模式”吗?

“效仿朴正熙一事的始祖是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政权也同样效仿过,又增加了北方外交。金泳三政权也是同样的。虽然增加了所谓开放的概念,但并没有进行管理。DJ开始关心生活,前总统卢武铉将其定为合理性·理念性议题,在这一点上是非常成功的。理念虽然是进步的,但方式却还是在模仿60年代朴正熙式模式,所以说卢武铉政权是匆忙的、不成熟的,但他却在正确的形势下犹豫了。MB不论在内容还是在方式上,都不过是‘朴正熙的跟随者’而已。”

-朴正熙模式有什么缺点?

“开发独裁的特征是选择和集中。他推出了三星·现代,使之成为代表企业,但这其实也是在闭门造车。虽然减少了能源•资源•时间浪费,但却带来了副作用,使社会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社会。而封闭的社会必然衰败。最近年轻人的不满不也是源于这点吗?封闭的就业、封闭的学习、封闭的人生……我们需要尽快把社会变为开放的社会。”

-这是否也意味着“做好准备的总统”DJ也没能超越朴正熙?

“DJ确实是准备工作做得最多的一位总统,他在其执政的初·中期做得非常好。他的政治是高效·大乘·集成的,但他在执政的后期却渐渐丧失了这份炽烈,特别是在用人方面十分困难。本来就有很多请求,要照顾的人也非常多。据雪松大师称,2000年DJ在青瓦台与他单独谈话时曾吐露说‘不管进行什么样的政策,要想击退人们(提出)的请求真是非常辛苦’。说这句话时,DJ的表情该有多凄然、多深情,以至于让雪松大师回忆说‘眼泪在眼中打转’”

-雪松大师是谁?

“他是庆北奉化现佛寺的主持,曾预言过DJ会当选为总统。别说是DJ了,就连其亲信与雪松大师感情都十分亲厚。他在前年圆寂了,我曾在很长时间内与他结过缘。”

他是一个把政策构想当成爱好的人,对于经济或者危机的看法与一般人不同。他也曾直接说过现在的政府的坏话,他说“在最近两年左右,韩国的金融后退了10年。从新韩金融·储蓄银行问题到友利金融·产业银行支柱问题,韩国金融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MB经济·金融政策至于这样不好吗?

“四大江就是代表。今年开始将会立刻出现水质管理费用的问题,政府对于财政赤字问题也不会有解决方案。虽然MB希望能形成平衡预算,但是却没有良好的方案。如果不换掉不了解财政的长官、错误的人员,财政的状况也只能变成这样。李明博政府的无力全都是基于这点。”

在今年3月初,他开始打破了“默言”禁令,当时正是欧洲金融危机扩散的时期。他称“都说是万事流转,我再次感受到了不寻常的小心”,“要尽快对当时克服金融危机的情况留下记录”。

-为什么要留下记录呢?该不会是在伺机下个政权的位置吧?

“首先,我认为现在是需要进行个人整理的时间。就算从国家经济层面来看,也到了该这样做的时候了。现在是一个危机日益平常化的‘新标准(New Normal)’时代,有经验却不共享而导致(国家)重蹈覆辙,就会非常麻烦。”

-外汇危机已经过去14年了,现在是时候回顾当时的情况吗?

“最近欧洲形式非常不好,出现了许多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的场面。但是我们遇到的情况却与欧洲不同,例如看到希腊人时,人们会发出疑问‘那时我们为什么会单方面遭受这些?’‘希腊与我们有什么不同?’除了希腊首先实行出口产业外,就没有其他不同的地方了。如果称没钱的话,只会让借钱的人感到难受。回想起来,我们也应该具有暂缓(Moratorium)的觉悟。当时我们曾这样主张过,也曾计算过吧,我们也是能忍过来的。但是DJ政府却朝向‘不问利率,无论如何都要偿还’这一方向进行了债务谈判,现在回想起来这真是令人非常遗憾的部分。”

-您想把这些告诉给谁?

“无论是经济官员、国情负责人还是公民,我想让他们全部都知道,经济是生物,也是历史,一切都在循环着,经济政策也是这样,都要经历成长的过程。没有从天而降的政策,‘学习过去,哺育未来’才是正确的答案。我想让大家知道这些。”

-这是您忽然产生出的想法吗?

李正宰 记者
“我和我们这一代人是得到祝福的一代,是檀君以来最大的受惠者。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变得更加富有。我们从最差的贫困中开始,慢慢体会到了奇迹的‘韩国梦’(当然,会有一些反对意见)。当时是若每个人都认真工作就会变成富人的时代,我们要向美国梦出发。但是我们的下一代却不是这样的,他们是不幸的,连就业都非常困难。因为不需要雇佣他们企业就可以成长,大企业在实现全球化的同时开始雇佣国际人才,这样反而减少了国内的雇佣率。为增加国际竞争力而进行的构造调整反而让我们的下一代失去了工作,总觉得我们所享受的一切都是借来的,我想要还这笔债。”

-打算如何还债呢?

“当然是为他们提供解决的方法了,提供可以使现在的一代以及下一代好好生活、使国家富裕富强的方法。”

-有这样的方法吗?

“当然要找了,从现在开始找,即使没有也要创造出来。韩国国民只要为其打开闸口,就能够战胜一切困难。为了未来,现在需要闸口,我希望我的经验能为打开闸口提供帮助。”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