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8日 (星期五)
利比亚部族势力具有“胜者独食”“复仇”的传统
상태바
利比亚部族势力具有“胜者独食”“复仇”的传统
  • 徐廷珉 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地区研究生院教授(中东非洲学系)
  • 上传 2011.08.25 10:3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利比亚将来的伏兵并不是没落的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Qaddafi,69岁),而是部族势力和伊斯兰主义者们。”

以上是8月23日在北非摩洛哥的首都拉巴特(Rabat)穆罕默德5世(Muhammad V)大学历史系见到的穆罕默德·阿菲普(音)教授的分析。阿菲普教授强调称“这两种势力将继卡扎菲之后,成为利比亚安定及确立民主主义最大的绊脚石”。在改变卡扎菲42年来构建的体制及秩序的过程中,如何使数千年间流传下来的部族思想及新登场的伊斯兰的声音同新时代相调和是最大的课题。

利比亚未来最大的沙沼仍然是部族主义。市民军的实际势力是东部班加西(Benghazi)中心的反卡扎菲部族势力,一直拥护卡扎菲的势力是西部的黎波里(Tripoli)中心的亲卡扎菲部族势力。互相联系纽带薄弱的140多个部族,根据政治性、经济性的需要构筑纽带,为了生存及既得利益而斗争,这是利比亚时局的基本招式。

部族世界有着“胜者独食”的传统性原则。最大部族中最强势的家族实际上占有所有东西。现在海湾产油国家的政治及经济权益也几乎全部由支配家族占据。与埃及及突尼斯不同,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反政府斗争流血及长期化的背景,也是因为保留着“失败将失去全部”认识的部族正在动员“悬崖尽头战术”。

部族主义的另一个特征是复仇。欧盟(EU)强烈警告市民军不要进行复仇行为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特征。复仇的恶性循环有可能成为利比亚安定的最大威胁要素。并且也有预测,即使卡扎菲死亡或流亡,他的家人及内臣们也有可能利用部族间的对立,介入或妨碍战后重建过程。

由于卡扎菲彻底的镇压,现在的利比亚既没有宗派间的矛盾,也没有伊斯兰势力。与因逊尼(Sunni)派和什叶(Shi'a)派之间的矛盾而持续了8年混乱的伊拉克不同。但伊斯兰是中东地区最强力的理念性、政治性手段,特别是在权利空白的情况下,会更加显示其强力的集合力。现在已经掌握到“利比亚战斗组织(Libyan Islamic fighting group)”等伊斯兰团体乘混乱之际,已经以埃及国境为中心正在集结势力。在市民军队伍中也包括了伊斯兰战士们。NTC也曾于8月6日承认市民军的15%是伊斯兰战士。这些伊斯兰战士将从现在开始正式要求自己的权益。这是西方最不愿想象的脚本。因为这些伊斯兰战士正在主张建立通过伊斯兰法统制的伊斯兰共和国。

埃及和突尼斯的政权交替具有依靠示威游行的平民革命的性征。但利比亚对卡扎菲的驱逐并不是全国民的和平示威游行,而是武力斗争的结果。不仅有很多人牺牲,物质上的损失也非常巨大。存在着因失败而丧失既得利益的西部的黎波里中心的愤怒的部族势力。因为气愤于外部西方势力军事介入而不承认新统治集团的人也很多。

代表市民军的过度国家委员会(NTC)方面正在确保国际社会的支持,但能否将复杂的利比亚内部切实地统合起来还是未知数。据悉,委员会因部族及政治派系之间的利害关系已经分裂。不仅是从卡扎菲政权体制中脱离的部长,反政府人士、海外流亡者、阿拉伯民族主义者、伊斯兰主义者等多样背景的人士们都包括在内。

NTC已

经准备好了“后卡扎菲”时代的蓝图,但利比亚人民对于民主主义没有任何经验,也没有具有领导能力的军部势力。他们的任务是在这种环境下填补卡扎菲42年独裁体制的空白并建立新的政治体制。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