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
为学习资本主义而来到美国的12名朝鲜经济官员
상태바
为学习资本主义而来到美国的12名朝鲜经济官员
  • 金基正(音)•朱永成(音) 记者
  • 上传 2011.03.25 10:1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3月21日下午5点30分(当地时间),在位于美国圣地亚哥(San Diego)附近的拉由拉市的Estancia酒店。从大巴上走下来12名“异邦人”。走进这个最高级酒店的这一行人便是“朝鲜经济代表团”的人士。他们都是朝鲜的经济官员,19日从北京乘坐中国航空公司的飞机进入洛杉矶,其访问美国的目的便是“资本主义的学习”。他们将在这个地方进行一周左右的“消费者行动论”等资本主义的经济论。

邀请这些人的是UC圣地亚哥产下国际纷争合作研究所(IGCC)所长苏珊·瑟珂(Susan Shirk)。IGCC是六方会谈当事国政府相关者和非政府人士一起参与的代表性民间外交机构。朝鲜经济使节的访美聚集了各界的高度关注。难道是朝鲜为迎合金正恩世袭交接而试图部分引入市场经济么?但是朝鲜经济代表团的保护措施太严密,无法揭开这个谜团。

朝鲜经济代表团下榻的酒店雇了警卫员,完全阻止记者的接近。甚至在得知记者入住的房间与位于2楼的他们的房间很近的事实之后,向记者要求将房间换到3层,而最后不得不换了房间。

但是再严密的保安也不能连饭后抽烟的空隙也给覆盖到。朝鲜经济代表团入住酒店4个小时后的晚上9点30分,吃完晚饭后他们走到酒店的露天阳台抽烟,得以采访了他们的部分人。代表团使用了2层的一个独立房间,但是,允许抽烟的露天阳台就只有两个房间,因此有4名挤在这里抽烟。

记者在1层的草坪上踮起脚尖,对正在抽烟的这四个人说“我是《中央日报》的记者”。

-这次访问美国的目的是什么?

“来看美国的经济。”

四人中有一人如是回答。当问起“你们从哪里来啊?”,他们都说“我们是朝鲜的经济官员”。

-今天你们是怎么度过的呢?学到很多美国经济了么?

“现在只是开始,今天一天都在路上度过了。”

-在UC圣地亚哥学习什么呢?

“又不是你邀请的,去问学校吧。”

-听说你们是来学习市场经济的,是这样么?

“你怎么知道的?……”

-朝鲜学习资本主义经济的理由是什么?

“……”

-金正恩将军现在统治得还好么?

“……”

在短暂的沉默后,其中一人打断了提问,说“(我们)是政府官员,所以(你的提问)让我们很为难”。

-你们听说日本大地震消息了么?

“地震是自然灾害,很令人惋惜。”

-你们了解埃及和利比亚事态么?

“(我们)又不是聋子。”

和聚在露天阳台这4人说了几句话后,又同懒散地坐在另一个房间的露天阳台上吐着长长的烟气的另外一人搭话了,但他闭着眼睛,只给了简单的回答“正在休息,无可奉告”。在问及朝鲜人是否也知道埃及和利比亚事态时,他只是说“我很疲劳,你也赶紧去休息吧”,阻止了进一步的对话。

朝鲜经济代表团21日到达酒店后,简单地开了个会议,然后参加了邀请者IGCC所长苏珊准备的晚餐。晚餐从下午6点开始,持续了3个多小时。据说,参加者喝了4、5瓶红酒。晚餐也限制记者接近,还警告说“和朝鲜经济代表团搭话,会被从酒店中清除出去”。从远处观察了晚宴场所,12名朝鲜代表团中看似是领导的四人同苏珊所长一起就坐,剩下的8人和IGCC相关人士一起就餐。让人吃惊的是,晚餐结束时代表团从后门溜走了。这天晚饭之后,能对来到露天阳台抽烟的代表团进行采访是很幸运的。他们入住的房间中部分房间在深夜里仍然开着灯。从住处的窗映出了播报利比亚事态速报的福克斯(Fox)新闻的电视画面。

第二天(22日),朝鲜代表团在早上6点30分左右以看电视开始了新的一天。1小时后,一行人中五人先去酒店餐厅吃饭了。三人穿着整洁的白衬衫,两名穿着佩戴有金日成徽章的正装,梳着大背头。这些人一言不发地吃了自助餐。旁边桌坐着的记者问道“休息好了么?”,代表团像之前一样打断问话,说“我们正在吃饭”。跟昨天晚上在露天阳台采访时的气氛明显不一样。

结束了早餐之后,当记者走近在酒店大厅聚集的朝鲜代表团时,其中一人呵斥道“滚!”最后遭到了酒店的警卫员的逐客令,“请在3分钟内拿着你的行李离开酒店!”警卫员恫吓道:“从现在起,直到代表团离开之前,你都不能投宿该酒店。”

朝鲜代表团从酒店步行10分钟左右到了UC圣地亚哥的IGCC办公楼。一到这周末,他们会在这个楼的讲堂里听关于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等相关的课程。讲堂是密室构造,无法从外向里看。我很好奇,1周后他们从讲堂中走出来时手里会不会拿着在朝鲜播种“市场经济”的微小种子。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