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周日)
潜力十足的“没有文物的博物馆”
상태바
潜力十足的“没有文物的博物馆”
  • 李京姬 记者
  • 上传 2010.07.05 15:1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去年年初,石窟庵进入了首尔市中心。在国立中央博物馆举办的“统一新罗雕刻展”上,展示了以三维数码复原的石窟庵。在庆北安东,有一座没有任何实际文物的传统文化博物馆。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设计界以三维假想物体重叠展示的技术)和数码机器,利用多媒体的体验型展示让游客们能够体验到安东的方言、传说、民俗活动等传统文化。尽管是人口只有17万的小城市的小博物馆,自2007年9月开馆以来已经吸引了12万名游客。在韩国,将数码和文化遗产如此结合起来的尝试接连不断。

◇国内外文化遗产的复原

最重要的是文化遗产数字化的活跃。尝试以1999年佛国寺为开始,还有武宁王陵、皇龙寺九层木塔、高句丽古墓壁画安岳三号墓、高句丽平壤城安鹤宫、开城高丽王宫满月台等。在海外文化遗产方面,2006年还尝试了吴哥窟寺院等。这是数码文化遗产复原的领头羊KAIST的文化技术大学院高级研究员朴振浩(音)负责的工作。

数码复原是通过三维扫描进行拍摄,获得数据,通过史料和发掘成果,正确地考证并反应出来。可是问题是电影《阿凡达》之后大众的眼光突然高了起来。

朴研究员表示:“虽然韩国号称IT强国,但是在数码文化遗产方面的技术落后于日本和美国,与中国水平相似”,“没有持续的投资,加上相关研究的人力匮乏,对海外遗产几乎无法下手。”

例如,数码石窟庵的文物拍摄时间为一个星期,总预算仅5000万韩元。孤军奋斗制作的作品除了在特别展上展示三个月外,没有与大众见面的机会。

相反,在日本的东京国立博物馆等VR(虚构现实)专用剧场,经常上映数码复原的梵蒂冈西斯廷穹顶画、中国紫禁城等。前文化部长官李御宁表示:“日本数码复原其它国家的文化遗产,作为自己的资产”,“如今文化遗产也进入了全球竞争时代”。朴研究员表示:“应该向超越全息图复原等三维的技术跳跃,不仅是文物而是给予感受当时生活情况的感动寻找突破口”,“如果结合行政能力和人口能力推动的话,我认为成为数码文化遗产发达国家的潜力充分”。

◇交感的数码和数码仪

在无形文化遗产方面,韩国有所优势。今年5月举行的“2010联合国世界文化艺术教育大会”开幕公演是前文化部长官李御宁所写的剧本“数码仪四物乐”。实物大小的全息图阿凡达进行演奏,数码花叶反应舞台上的声音和动作。这吸引了并不熟悉小锣的外国人的眼耳。

为此次公演制作成全息图的安淑善和金德洙的样子在百年后仍然如同实物一样逼真。制作公演的Dstrict(代表崔恩锡,音)的导演李宇贤(音)表示:“此次公演后,接到了美方制作迈克尔·杰克逊的全息图,将其在舞台上复活的提议,正在协商之中”,“目前还在讨论将韩国国内的有形无形文化遗产复原成全息图的方案”。

文物厅也正在向加强数码文化遗产的方向转换政策。预计下月完成构建“www.heritagechannel.tv”,在网络、KTX列车、飞机等也可以提供数码文化遗产信息服务。文物厅文化政策局长严承镕表示:“参观者如同走进了数码古代城市庆州之内,将加大三维虚拟现实的体现力度”,“在以2012年年底完工为目标,全州市正在建设的亚太无形文化遗产殿堂也可以观赏到数码文化遗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