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幽灵继续笼罩韩国政府
상태바
烛光幽灵继续笼罩韩国政府
  • 沈相福 经济部记者
  • 上传 2008.08.30 10:1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与第一次接受拷问的犯人相比,接受过拷问的犯人会更感到恐惧,因为他已经知道那是多么可怕和痛苦。是不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使得青瓦台依旧胆怯,让人觉得还没有从“烛光幽灵”中摆脱出来。执政党也和政府差不多。该做的事情不做,不该做的事情却干得相当认真。蹩脚的电视台和奇怪的传闻让幽灵不断成长。事实显示所有的事件只是幻影,可是政府仍旧出人意料地缩手缩脚。

最近自来水公司高效化的方针改来改去就是一个鲜明的事例。8月24日,大国家党政策委员会议长任太熙宣布要改善亏损的自来水公司,所有权仍归地方自治团体,运作和管理由民间负责,以此来提高效率。他还附加说,下个月将举行立法预告。可是第二天,这个发言在大国家党最高委员会议上变成了一纸空文。国会代表洪准杓表示:“党指导部一致认为,电力、燃气、自来水和健康保险不得实行民营化,并且不得委托民间管理。”

在自来水公司中,自治团体每年产生5000亿韩元左右的亏损。这个损失当然会原封不动地由国民来承担,因为政府要用税收来填补这个损失。因此早在很久之前,就有人提出要对自来水公司进行改革。可是每当这个时候,总有人会跳出来反对。即使大家都清楚地知道,如果放任自流的话问题将会更加恶化。在烛光集会中,他们捏造的自来水怪谈也发挥了力量。他们扬言政府计划将自来水公司民营化,如果计划执行的话,每天的水费将达到14万韩元。前提是做饭、洗衣和沐浴的水全部是矿泉水。这真是荒谬至极的计算方法,可是却造成了不小的波及效果。

对小规模的反对言论也缩手缩脚

任太熙议长曾经认为,即使有人反对也要推进自来水公司改革。在他做出发言后,部分市民团体认为这是为自来水公司民营化所做的准备。洪准杓代表的态度立即软化下来。就像烛光集会中看到的那样,对市民团体的反应过于敏感。对于如此微弱的反对,大国家党没有想到超越,而是做出了让步。

“该做的事情不做”的另一个例子就是国有企业的改革。很多反对改革的国有企业劳动组合成员参加了烛光集会之后,李明博政府就变得虎头蛇尾。即使在“民营化”的用语在某天突然变成了“先进化”,国民仍然没有放弃希望。在8月11日发表的第一阶段计划中,处理方案涉及了319家相关机构中的41家。报道资料公布的民营化对象还不到之前的一半,只有27家,而在烛光集会之前政府讨论的对象约为60家。可是在这27家机构中,一次性顺利进行民营化的仅有6家。在剩下的21家机构里,包括已经发表民营计划的产业银行和下属的2家子公司、企业银行和下属的3家子公司、像大宇造船和双龙建设那样投入公共资金的14家机构。

没有信念和勇气的执政者们

下调法人税计划的延期也是一样。6月初,企划财政部宣布将25%的法人税最高税率降至22%,但考虑到经济的低迷决定将从8月份开始执行。竞争国新加坡和中国在今年上半年就下调了法人税。可是,由于没能召开国会而无所事事了2个月的大国家党却突然改变了方向,决定将下调计划延后1年,最高税率主要适用于大企业。其理由是延迟对大企业的减税,用这些税金去帮助生活困难的市民。减税可以促进企业加大投资,投资可以提供更多工作机会的“明博经济路线”没有得到体现,而青瓦台却保持了缄默。

无论任何政策,有反对的意见是在所难免的。因为能够满足所有国民的政策是不存在的。如果政策方向正确的话,政府应该说服持反对意见的国民,各个集团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反对的时候更应该这样。可是政府对小小的批评都缩手缩脚,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

在此之后,政府却经常做那些不该做的事情。例如对别人的宗教不屑一顾。再如国有企业负责人的公开募集制度形同虚设,在选出符合自己口味的人之前企业不断进行再次公开募集。这样每次都会造成几个月的经营管理空白。连小规模的金融国有企业干部甚至部长的人事安排都不放过,把拔除上届政府留下的“人事钉子”作为借口。这不禁让人怀疑,国家是不是被托付给了一些没有信念和思想的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