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为他们添上一双翅膀
상태바
让我们为他们添上一双翅膀
  • 郑镇弘 评论委员
  • 上传 2008.08.30 10:0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这周一的晚上,天下着大雨,我赶往首尔龙山区国立中央博物馆内的龙剧场观看“釜山少年之家管弦乐团”演奏会。因为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曾看过在同一地点举行的“釜山少年之家管弦乐团”演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并被他们战胜自己命运的面貌所感动,至今仍记忆犹新。我当时在本栏就曾以《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会》为题写了一片评论(2007年8月25日)。

与“少年之家管弦乐团”的再次重逢

一年之后再次看到了“釜山少年之家管弦乐团”,负责指挥的是著名指挥家郑明勋的儿子郑敏(音,24岁)。也许是因为和他一块认真训练的结果,乐音更加成熟。他们每人都有一段曲折的故事,因为他们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在父母跟前长大。从这样的孩子身上传出来的和音本身就让我们感动。

昨天,管弦乐萨尔斯堡节日大剧场内有一场古斯塔沃•杜达梅(Gustavo Dudamel)指挥的赛门波利瓦青年管弦乐团(Simon Bolivar Youth Symphony)的演奏。该日的演出曾是管弦乐萨尔斯堡节日大剧场的亮点,倍受世人关注,以至于票很快就被卖完了。指挥当天演出的杜达梅年仅27岁,但是年轻的他在很早以前就被内定为洛杉矶爱乐乐团的下任音乐导演,该管弦乐团正迅速成为世界最顶级的管弦乐团。

杜达梅由委内瑞拉低收入阶层青少年的教育项目“El Sistema”发迹。1975年,曾是业余风琴手兼任指挥者的Abreu博士为了帮助接触毒品和犯罪的最底层青少年的生活,在一个简陋的仓库里让11名学生拿起了乐器。以此作为开端,之后著名音乐人洛林·马泽尔(Lorin Maazel)、赛门·拉特(Sir Simon Rattle)开始做志愿者,委内瑞拉政府每年积极给予2900万美元的资助,从而使25万名4岁到20岁左右的儿童和青少年平均每天能接受4个小时的音乐教育。其中的儿童大部分都是贫民出身,被青少年保护监护所收容的孩子也有不少。于是,El Sistema的历史就这样开始。柏林爱乐乐团的常任指挥者赛门·拉特指出这是“奇迹,是音乐的未来”。10多年之前就在做El Sistema相关活动的指挥者郭昇说:“并不是只有富人家的孩子才能学音乐。去了那之后,重新产生了要真正用热情来做音乐的想法。”

让我们去做韩国版的“El Sistema”

韩国建国大学也受首尔市委托设立了建国音乐英才学院,选拔音乐天赋突出的低收入阶层家庭子女进行培训。暑假期间,通过假期集中培训项目,有60多名孩子从中受益。曾经因为家庭原因而无法接受正规培训的孩子们在这里梦想成为“未来的莫扎特”、“明日的贝多芬”。但是该学院并不是只要培养音乐家,只要能使被忽视、在阴影中成长的孩子通过乐器再次燃起对生活的希望就足够了。

即使是别人留下来的破旧乐器也好。为了能在家庭、学校、社会中让被忽视、被孤立的孩子通过音乐的力量再次站起来,让我们也来塑造韩国版的“El Sistema”,为他们添上一双可以朝着梦想飞翔的翅膀吧!让韩国政府也行动起来,韩国企业也行动起来,音乐人自身也放下架子一起行动起来吧!音乐有让人感动的力量,而这力量足以造就一个人,韩国的未来最终由这样的人创造。韩国版的El Sistema会让未来更加丰富多彩。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