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低二氧化碳排放——绿色增长”的前提
상태바
实现“低二氧化碳排放——绿色增长”的前提
  • 朴泰昱 评论室长
  • 上传 2008.08.29 09:4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继李明博总统提出将“低二氧化碳排放——绿色增长”作为未来发展的范式之后,政府日前确定并发表了第一次国家能源基本计划。将作为指导蓝图适用至2030年的此次计划中,政府决定将能源消费中化石原料的比重从83%降至61%,将太阳能、风能、地热能等新再生能源的比重从2.4%提升至11%,将发电部门中核电所占比重从36%提升至59%(以发电量为基准)。李明博总统提出“低二氧化碳排放——绿色增长”时,有人批评说此举是为了打开政局、转换形象而采取的政治策略,但是此次出台的基本计划的确考虑了其可行性。

无论叫做什么,此次“低二氧化碳排放——绿色增长”方向的设定时机恰到好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导致全球变暖的问题虽由来已久,但从未像今年一样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过去20年间北极的冰川从750万平方公里减少至410万平方公里(每年平均减少量相当于韩半岛的大小),而且其速度正变得更快,连接亚洲和欧洲北部的海上通道已被打通。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一直采取放任态度的美国,还是以发达国家的义务为借口拒绝承担更多义务的中国和印度,都认识到现在必须采取行动。今年以石油为原料的所有化石燃料价格暴涨,能否以适当的价格开发多种能源,将对人民的生活和国家影响力产生重大影响。于安全因素相比,之前核能的发展主要是受政治因素牵制,如今人们的观念已经改变。提升新再生能源的比重,曾因昂贵的费用而受到限制,如今也到了可以探究其经济性的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包括韩国在内的全世界目前几乎完全依赖数量有限的化石燃料,现在我们可以深切感受到这有多么危险。能源价格上涨,成为我们思考的契机,给了我们限制能源消费、计算因此带来的个人及社会费用的机会。而这种体验,迫使我们不得不投入大量经费进行新型能源的开发和普及。

但是所有的计划并不是仅凭愿望就能实现目标。而且如果在此过程中将产生相当多的费用,那就更不容易实现目标。目前德国在新再生能源领域拥有世界最强竞争力。1991年制定新兴能源法之后,德国并不吝啬新型能源的生产成本,掌握优先购买权,20年间维持高价,打入市场。高成本最终以电费的形式分摊到使用者身上,因此给每个家庭每月增加了两欧元左右(约合3400韩元)的负担(德国标准)。同样,在韩国提升新再生能源比重而产生的费用,无论以何种形式最终都将成为商店和企业的负担。此次计划中决定提高核能比重,就是为了减缓这种负担的增加。虽然已经有人在反对增建核电站,但请先考虑好是否有自信最大限度地减少电力消费、接受电费暴涨。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赶上遥遥领先的德国和日本。虽说韩国经济规模世界排名12、13位,但也难以在所有众多新型能源领域以及将来要开发的其他领域做到面面俱到。众多意见认为,要制定战略,在各领域内加强与发达国家的合作,通过选择与集中突破见缝插针,并以此为基础扩大对象范围。因此,秉公无私、从未来竞争力的层次做出决定将左右成败。

最重要的是参与。实际上很难要求活得很自在的人预见未来,采取行动,并承担费用。这不是政府层次上的问题,全体社会尤其是企业以及市民团体的自发性参与是主要课题。让全社会感觉到只有对“必须做”和“我能做”,而不是“我想做”和“希望能做”。只有这样的信任深入人心才能解决问题,这才是成败的关键。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