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9日 (周二)
双脚踏在地雷阵上的音乐界
상태바
双脚踏在地雷阵上的音乐界
  • 卢在贤 文化体育编辑
  • 上传 2008.08.29 09:4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的艺术界和体育界每过几年就会出点麻烦,就像人会周期性的出次麻疹。这些麻烦中主要是牵扯到高考的非法悖理事件,其中音乐界也不例外。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1991年音乐系的相关高考非法事件。不但暴露出了首尔大学等名牌大学的高考违法悖理问题,而且还出现了5万韩元的中提琴出口再进口到韩国国内来卖之后,便升值成了名牌乐器再次出售的非法事件。以此为契机,首尔大学还从音乐系、美术系的教授那里收到了“不会辅导考生技能”的承诺书。8年之后的1999年,延世大学上演了同样的一幕。参与音乐系技能考试的教授收受学生家长数千万韩元的贿赂,非法使学生入学。真相揭露出来之后,现任教授被拘捕。2000年,同样是音乐系教授收受学生家长贿赂东窗事发“潜伏”到了海外,5年之后才回国并被处罚。2001年,首尔大学音乐系助教授因非法家教被逮捕。现在是2008年。过去的7-8年比较安静。那是否意味着音乐界变为清静之地,从此风平浪静了吗?我看不是这样。

明目张胆的非法家教

从10月份开始,各音乐系安排了“随时选拔(补录)”。考生家长就已经处于高度警戒状态。“随时选拔”的技能考试比“定期高考”时所占的比例还大,所以考生必须拼命进行技能考试准备。不久之前,通过一个朋友见到了首尔瑞草洞的乐器商人A先生。他举例讲了课堂讲师-乐器商-家长之间形成的三角腐败关系,并很是为之叹惜。“如此下去,大家会一起毁灭”式的三角怪圈。据他说,讲师建议学生买特定乐器商的乐器,从中获取销售价格的10%作为回扣。

也就是说,5000万韩元的小提琴其中有500万韩元进了讲师的口袋里。他说:“乐器价格千差万别,但是长时间之后,琴声仍然依旧的小提琴、大提琴是主要的交易对象。”要是学生没听讲师的建议的话?据说,讲师会责备说“音质不好”,或者老师不给学生上课等等,学生会遭遇各种损失。让我们假设,乐器三角腐败关系中的讲师为“甲”,那“乙”就是赚鼓了腰包的乐器商,子女被当作人质的学生家长是哑巴吃黄连的“丙”,又称其为“凤(冤大头的意思)”。但是,手头有钱能负担得起这笔开销才有资格做“丙”、做“凤”。没有经济能力还想把子女送入音乐专业的家长那就只能叫“丙以下”了。

听了好几个家长的故事,C某的故事似乎大部分是事实。这位家长的孩子上高中1年级,专业是小提琴,他说:“老师曾让我们买指定乐器商的乐器,我们装作没听见,结果他莫名奇妙的把课取消了,也不为我们再定上课时间。”他叹了口气:“听说等上了高3,又会为我们推荐一款5000万韩元左右的乐器,现在我就开始担心了。”

浑水摸鱼的人太多了

乐器回扣只是部分讲师的非法行为(希望是那样)。但是,问题并不仅如此。还有不少学校、讲师大规模办补习班、做家教风气盛行。某家长说:“可以这样看,除了部分广为人知的学校不办补习班是出了名的,其他大部分都在做个人家教,从中获利。”他还补充说,“到了如今的高考时节,居住在外国的韩国籍音乐人都飞回国内走入高考市场。一般的标准是50分钟的课程,30万韩元。我孩子高考在即,对家长来说,钱多少还会是问题吗?”教师或者教授给初高中生做家教,这无形中违反《学院设立运营及课外辅导相关法律》。部分将要开课的学院授课费红包也是个问题。据说,向家长公开的授课费每小时只有2万几千韩元,但是在此基础上,按照教师等级,家长另外再补加每小时20万-30万韩元才行。

我感觉,如今的音乐界像安装了一枚定时炸弹。音乐界正踏在地雷阵上。虽一度曾很安静,但是随着浑水摸鱼之人越来越多,音乐界变得鱼龙混杂,甚至音乐人的名声和名誉都岌岌可危。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