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杂草也有开花时
상태바
杂草也有开花时
  • 金植(音)记者
  • 上传 2008.08.26 09:3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北京奥运会上,韩国棒球代表队教练金庆文(音)与日本棒球代表队教练星野仙一交换出场选手名单的时候,摘下帽子微倾身子向对方问好。16日的预选赛和22日的半决赛也都是如此。

星野仙一教练从奥运会开赛前就攻击金庆文教练说道:“韩国没有值得让我们警惕的选手。最好不要使用假的出场选手名单。”去年12月,在亚洲预选赛中,金庆文教练不清楚惯例提交了双重出场选手名单,星野仙一教练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当时取得胜利的星野教练连最起码的肚量也没有给。金庆文教练按压住了内心的感情,他不是克服不了那种困难的人。

金庆文教练在自己的代表队制服上印下了意义深远的背部号码——74号。74是至今一直象征着他的数字。意思是打着棒球过着日子,有好运(7)也有苦悲(4)。

将他比作杂草。职业选手在10年内(1982~1991年)总共的打击率只有2成2,本垒打也只有6个。也不是什么深受关注的教练。“我比人家有优势的地方是我曾经克服过许多困难。那就是我的资产。”这句话就像金教练的口头禅一样。

金教练在过去的4年间带领斗山队进入过3次post season(正规联赛结束之后,为了挑选最终的优胜队伍而展开的比赛)。但是,2005年向高丽大的后辈、三星教练宣铜烈,2007年向OB(现为斗山)时节的师父、SK教练金星根让渡了优胜霸权。每次都离胜利的门坎儿仅一步之遥的金教练是第二把交椅。

金教练更严格地推行指挥哲学。重用年轻选手,实现青黄更替。因为凭力气架不住对手,所以培养动作迅速,反应灵敏的选手。与以触击来安稳地得到1分相比,他更喜欢冒着风险展开强攻作战。金教练在面对周围的忧虑时说道:“我是个再也没有东西可以失去的人。如果按照我的意思去做而失败的话,我将会全权负责。”他的内心总是如临深渊一般。

北京奥运会的教练之职得来也并非易事。书写2006年世界棒球经典赛事4强神话的韩化队教练金寅植宣布不再指挥代表队,宣铜烈教练感觉此位置责任重大而不敢接上。四处碰壁的韩国棒球委员会这才找到了第二把交椅。金教练非常困惑地说道:“成为职业教练况且还觉得有些惶恐,居然让我当国家代表队教练。”就这样他就断然的接受别人都不要的“有毒的圣杯”。

虽然挂上了太极标记,但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大举选拔年轻敏捷的选手如李钟旭、李容圭、郑根宇来取代老选手。到差点被逆转之前,只执着于一直任用韩基周,还有坚信打击率仅仅1成的李承烨到底。

韩国导演“9集电视连续剧”,取得了优胜。来回于7和4之间的金教练的战略有时也要面临危机。虽然不是100分,80分有可能,120分也是有可能的。金庆文教练生平第一次荣登最高宝座。他表示道:“太兴奋了,现在就是不做棒球教练也不会后悔了。”

接受金庆文教练的问候将腰挺得笔直的星野教练将7重复,挂上了77号的背部号码。选手时代以最佳投手而煊赫一时,担当教练之时不知失败为何物的他信心十足地阔步前进,却不料被“杂草”绊倒。“得金牌”、“不把韩国放在眼里”的星野教练最终连铜牌都没得到,回到了日本。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