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0月04日 (周三)
应如何发展服务业才能避免成为第二个日本?
상태바
应如何发展服务业才能避免成为第二个日本?
  • 朴泰昱 大记者
  • 上传 2009.12.14 09: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最近日本经济最大的瓶颈是需求不足。今年日本经济的供需差额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如果用具体数额来计算可达40万亿韩元以上。当然通货紧缩也是一大原因。宣扬要推动内需主导的增长而上台的鸠山由纪夫政府实行的纵容日元政策也束缚了日本经济的增长。因日元引发出口竞争力低下阻碍了日本内部投资,同时对雇佣和工资也产生恶性影响,这样一来日本将陷入需求不足的恶性循环的迹象日渐明显。

上周《日本经济新闻》在其头版头条刊登了题为《日本成长》的企划系列报道。在最后一次报道中,该报刊提出应尽快签署作为政策谏言之一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把外需作为经济增长杠杆的主张。这一主张源于内需固然重要,但“增长的动力仍然是以新兴国为中心的外需”的判断。特别是环境、能源产业和交通基础设施等日本积蓄了高度力量的部门是关心的重点。为此,该报刊还提醒说与其它任何相比,如果放松对农产品等弱势产业的保护的担负感是万万不行的。外界对于日本过度依赖出口深表担忧,“即便如此还是强调出口”,对“官民一体”感到惊讶的也并非没有。但是重要的是韩国如何把这些苦恼当作他山之石。

从服务业的附加值产出或人力雇佣层面上看,日本明显滞后于主要的欧美发达国家。其封闭的结构常常被看作是其中一大重要原因。就连自己都说是加拉帕戈斯经济,所以在发达国家看来缺乏参考性。这就是内部竞争激励、但对外却筑起厚厚的防护网的二重结构。这样的结构对于产业增长是很大的制约因素。比起日本,韩国服务业的生产性要低的多。封闭性也是一大问题,但产业发展阶段本身达不到那种水平也是不可否认的。也就是这到现在还有机会。像日本那样,在封闭性变得更加坚固前,如果能打破其封闭性,这可以成为代替出口制造业的最大增长动力,而且越快越好。

应该更加积极地充分利用FTA。从中短期来看,这对于仍比日本更迫切需要确保出口产业的竞争力来说是很有必要的;从中长期来看,应该对新的增长动力的服务业进行积极的外部刺激的层面来讲也是很重要的。不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是不容错过的。韩美FTA批准和韩日FTA、韩中FTA的正式推进等,新的一年要做的事还很多。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