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7日 (周四)
饱含崔敏浩15年辛酸的一本
상태바
饱含崔敏浩15年辛酸的一本
  • 张治赫(音)•黄善润 记者
  • 上传 2008.08.11 09:4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从金牌确定的瞬间到颁奖式结束,崔敏浩一直不停地流泪。在眼泪中,饱含了他15年曲折的柔道生涯的辛酸。

在北京奥运会男子柔道60公斤级比赛中,崔敏浩为韩国摘得本届奥运会首枚金牌。他的柔道生涯就是与体重的较量。最轻量级的体重似乎不用再减了,可是最多的时候他减去了10公斤。163厘米的崔敏浩的身高从初中之后就没有再增长。虽然站在第一名的颁奖台上,他比其他两位对手还要矮小。

说到身高的时候,崔敏浩的妈妈崔贞玢(音)流着眼泪说道:“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没有好好吃过,只是减肥。虽然曾经想给他注射能够帮助长高的针药,可是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这是父母最遗憾的事情。”在数十次地狱般的经历之后,崔敏浩终于没有提高体重级别。这是因为他专注于提高成绩,强烈拒绝提高体重级别。

即使是在韩国国内比赛的时候,崔敏浩也阻止父母到比赛现场来观看比赛。因为如果有亲人在场的话,他知道自己不能保持平静。但是每年6至7次的全国比赛,其中一半的比赛中,崔敏浩总会心急如焚地去找妈妈。在无论如何都减不下体重的时候,他想让妈妈在旁边守着。因此崔贞玢在测量体重之前的夜晚经常保持紧急待命状态。在比赛期间住宿的旅馆里,旅馆职员曾经发现尸体般摔倒的崔敏浩,然后向崔敏浩家里联系。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

在崔敏浩的眼泪中,困难的家庭状况也融化了。崔敏浩出生于庆北金泉的一个冰淇淋代售店家庭。在刚开始崔敏浩的家庭还算过得去,可是在崔敏浩上高一的时候,他善良的爸爸崔守元(音)欠下了3亿5000多万韩元的债务。从此家庭经济状况急剧衰落,住房和代售店都转让给了别人,爸爸开始不知何去何从。

幸运的是,爸爸接受了孩子的柔道教练的劝说,在珍良高中柔道队做一些后勤工作。其中包括驾驶柔道队的小巴和照顾孩子及其队友。在每晚10点柔道队员都入睡之后,父子离开宿舍进行训练。胆小的崔敏浩在爸爸的守护之下,拉伸系在铁棒上的橡胶管,这样一直练习到晚上12点。 爸爸说道:“看到那么认真的孩子,我想我不能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活下去。”在从事后勤的工作1年之后,爸爸重操旧业。

崔敏浩的高中队友在晚上10点都要回家,所以崔敏浩没有夜间训练的对手。在无奈的情况下,爸爸成为了崔敏浩的训练对手。在如此高强度的训练之下,崔敏浩的运气不佳。无论大小比赛,他都止步于季军,获得了“铜牌大满贯”的外号。无论是2002年釜山亚运会、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及2007年里约热内卢世锦赛等主要赛事,还是韩国国内的比赛,崔敏浩和季军特别有缘。

在颁奖式之后,崔敏浩回忆道:“虽然几乎每天的训练都会痛哭,可是能够运动也是一种幸福。此时此地,过去的经历就像走马灯一样从我脑海中掠过,无论如何也忍不住流泪。”将提高一个体重级别的崔敏浩同恐怖的“季军怪圈”、地狱般的减肥生活和北京奥运会金牌一起道别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