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1日 (周三)
韩中神话学者郑在书教授与叶舒宪教授谈话录
상태바
韩中神话学者郑在书教授与叶舒宪教授谈话录
  • 整理:裴鲁泌 记者
  • 上传 2009.09.19 08:1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最近来韩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神话学者叶舒宪(55岁)教授是敏感争议的中心人物,他所著的《熊图腾:中华祖先神话探源》在韩国被看作是“檀君神话掠夺记”。梨花女子大学中文系的郑在书(57岁)教授因研究韩国神话对中国神话的形成产生了影响的研究而在中国引起了强烈的反感。然而郑教授和叶教授都不承认神话时代的国界。他们站在反对国粹主义的立场上主张文化多元主义。这两位代表韩国和中国的神话学者进行了会面。


#应如何理解“神话回归”?

郑在书(以下简称“郑”):现在是神话回归的时代。以神话为背景的奇幻小说《哈利波特》、《指环王》等均大受欢迎。然而令人遗憾的这些都是以西方神话为中心。“神话回归”现象中还存在更深的文化因素。21世纪以来,想象力和形象的重要性得到了强调。“讲故事”和“叙事”所具有的力量得到了广泛关注。这本来是人类在漫长的岁月中积蓄的神话的力量。

叶舒宪(以下简称“叶”):最近随着西方过去因基督教信仰而被压抑的文化传统的回归,出现了寻求新本相性的动向。这一动向引领了“神话风潮”。

郑:把神话和文化产业联系起来仅换算成经济价值的倾向令人感到遗憾。神话是文明的养分,从中可以获得人类开拓未来的智慧。

叶:虽然产业化时代经济依靠石油、煤炭等天然资源,但在信息化社会中则依存于文化、精神资源。在“灵魂丧失的时代”中,人类应通过神话恢复新的精神文明。

#警惕国粹主义性神话毒害

郑:我2007发表的题为《中国神话中的韩国神话》论文引起了中国网友和部分学者的极大不满,有批评称“韩国夺走了中国神话”。我的论点本是中国神话通过与韩国等临近地区的文化上的相互作用而形成多元化,其中存在误会。同一时期,叶舒宪教授的书《熊图腾》刚一出版,韩国学者和网友也提出抗议。这本是一本在中国神话中寻找“熊图腾”痕迹的书,但在韩国却被解读成“中国连檀君神话都要抢走”。两国出现了这种非常讽刺的情况。我和叶教授都是站在批判国粹主义的立场上肯定文化多元主义的学者,然而情况却演变成我们在对方国家中被视为极端种族主义者。最近韩国的媒体还刊载着批判叶教授的《熊图腾》的报道。

叶:大家对我的书有很大的误解。我们不能以现代的国家、民族的观念看待3000~5000年前的神话。在我书中提到的“黄帝时代”,连“中国”这个国家都不存在,当时的人们过着狩猎生活,因此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动物图腾。怎么能用现代的国家和民族观念来看待他们呢?

郑:韩国学者们怀疑叶教授的理论是不是把中国黄帝族的熊图腾说放在上位而把檀君神话放在下位。

叶:从中国神话学者的立场讨论来看,部分表达方式可能是误会的根源。然而我的书的整体趣旨和基本立场绝非如此。我关于熊图腾的研究并不局限于中国和韩国,我的研究对象还包括北欧和日本的阿伊努族等所有地区。我是在水平而不是竖直的关系上论述黄帝和檀君。

郑:从今天的视角来看,把神话历史化是很危险的想法。有人认为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任职的叶教授的主张是中国对“檀君神话”的官方立场。

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我对熊图腾的研究并没有从国家拿一分钱的研究费,你们可以去确认看看。我的研究中并没有任何政治意图。

郑:中国内部的反应如何呢?

叶:我的学说在中国似乎并不怎么受欢迎。中国人一般自认为是龙的后裔,对熊图腾很不理解。

郑:虽然对学说赞成和反对的争论固然存在,但只有摒除误会和偏见的客观讨论才能使学问得到发展。

叶:确实如此。然而神话研究必然会被学者的单纯意图相悖的种族主义利用,无法从误会中解脱出来。

郑:在现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弘扬曾经无国界进行交流的神话时代的想象力非常重要。我们有必要恢复过去东亚地区通过客观的文化探究自由共享文化的连带关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