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7日 (周二)
遭示威队毒打的两名警察口述令人毛骨悚然的扣留事件
상태바
遭示威队毒打的两名警察口述令人毛骨悚然的扣留事件
  • 李忠炯•李珍珠 记者
  • 上传 2008.07.29 09:1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0多个人跑过来,扒去我们的上衣,用石头打我们……“我可能就这样死了吧。”

28日,首尔警察厅第1机动队第2中队第1小队内务班成了病号住院部。大部分的小队员参与镇压26日-27日在首尔钟路展开的反对美国牛肉进口示威游行,惨遭示威队伍毒打。

27日,崔警察和赵警察于0时左右被示威队伍扣留大约30分钟之久。示威队伍对其二人进行了集体殴打,并在扒去二人的上衣后将他们交给警察。下面是同两位警察的谈话内容。

问:二位为什么会被示威队伍扣留呢?
崔警察答:“当时我们听到上级的一声令下‘营救那些被困在普信阁一侧人行道的同事们’,我就毫不犹豫地拿起盾牌,紧随赵警察向人行道逼近。可谁知突然被示威队伍拖走。就这样,我和赵警察一起被卷入到示威队伍中间。”

问:是谁脱去了你们的衣服?
崔警察答:“在示威队伍里,突然有人喊道‘放下武器’,马上就有10多个人围过来。他们强制性地扒下了我们的头盔、上衣、军靴。当时我被瞬间发生的一切吓坏了,根本没想到要抵抗。”

问:您的眼睛是怎么受伤的?
崔警察答:“示威队伍扒去我们的衣服后,就开始对我们施加暴力,用旗杆打我们的头。我疼得一直低着头,突然间有一个黑色的硬东西飞了上来,砸到了我的眼睛,后来发现是块石头。”

问:你被扒光衣服惨遭毒打时,心中想些什么?
崔警察答:“当时我有一种羞耻和被侮辱的感觉,但也只是瞬间。因为当时求生的欲望让我想不了那么多。我当时想,我不会就这样被活活打死吧。大概挨了10多分钟毒打,我想‘我可能就这样死了吧。’”

问:听说示威队伍还给你进行了医疗救治。
崔警察答:“打了一会儿,突然有人喊道‘别打了’,然后我们就被拖到普信阁管理办公室旁边的医疗义务服务队。但是他们带我们过去的过程中,也一直没有停止打我们。他们给我们治疗时,我听见有人喊‘谁让你们这么舒舒服服地坐着?’,‘跪下!’,‘弄死他!’等等。我向后仰着头,突然有一个女子掐住我的脖子。给我治疗的大姐为了保护我好像也被打了。”

问:那你们是怎么被放出来的?
崔警察答:“一个示威队伍成员在我耳边对我说‘这样下去,你只有死路一条。’他想把我拖走,交给警察。但是其它的示威队伍员拦住我们,又开始打我,没能轻易逃脱掉。后来,我从示威队伍后面逃脱出来,回到警察队伍中。”

问:他们大概扣留你们多长时间才把你们交给警察?
赵警察答:“大概扣留了30分钟。”

问:你们经常参与镇压游行示威吗?
赵警察答:“自从反对美国牛肉示威开始以来,几乎一天不落。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最前方和示威队伍相对。”

问:示威队伍内部说些什么?
赵警察答:“他们大多说,‘2008年,成为防暴警察和义务警察们的这些小孩儿都很难在公司,特别是中小企业谋职。’义务警察当中很多人担心,‘如果找不到工作怎么办?’”

崔警察答:“听得最多的话就是,‘我也有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儿子,你们难道就没有父母吗?’”

问:父母们知道你们被打吗?
崔警察答:“他们如果知道我被打得这么严重,肯定会晕过去的。所以我对他们说,‘最近几乎不使用武力,请不要担心。’”

问:你们怎么当上义务警察的?
崔警察答:“我先前在打印机零部件生产公司工作,今年2月参军。我参军的时候正好赶上义务警察要人,所以就来了。”

赵警察答:“我是电脑工程系的一名学生,今年2月参军。当时我参军的时候也正好赶上义务警察招人,以为从此可以在社会大学好好锻炼一下。”

问:你们对示威队伍最想说的话是?
崔警察答:“虽然你们最开始的初衷仅仅是为了反对美国牛肉进口,但最近剩下的示威队伍却以和我们警察搏斗为乐。”

赵警察答:“希望你们遵守规定时间,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示威游行。”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