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3日 (星期五)
“一流的企业,三流的股市”:韩国股市折价现象面临节点
상태바
“一流的企业,三流的股市”:韩国股市折价现象面临节点
  • 金娟珠 记者
  • 上传 2024.02.13 13:1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长此以往,韩国将无法与日本相比。韩国股市落后日本10年”。—— Dalton Investments 首席投资官(CIO)James Rosenwald 

2024年的韩国股市走到了重要的节点——能否摆脱20多年来一直备受诟病的“韩国折价”一飞冲天,还是愈发陷入被低估价值的泥淖无法脱身,恐怕都要看这一年的表现。

上月24日,韩国金融委员会在宣布引入“企业价值提升计划”后,韩国综合股价指数(KOSPI)从2400点一路涨至2620.32点(以8日收盘价为准)。在此期间,外国资金也流入了5万亿韩元左右。  

12日,世界三大养老基金运营公司荷兰养老基金集团(APG)负责亚洲责任投资的总监朴有京(音)在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表示“如果韩国股市不进行根本性的转变,此次(股市扶持政策)机会告吹,韩国股市的改善之路将遥遥无期,企业竞争力将减弱”,“如果期待转变为失望,全球资金可能会像退潮一样流失”。

一流的企业,三流的股市

12日,据韩国交易所透露,KOSPI的市净率(PBR)是今年1月末的0.9倍。PBR是市价总额除以净资产的指标,KOSPI PBR低于1意味着韩国上市公司的股票交易价格低于企业持有的净资产价值。而邻国日本的PBR是韩国的2倍;地缘政治紧张的台湾和金融市场开放缓慢的中国大陆都分别是韩国的2.13倍和1.2倍。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及36个主要国家中,比韩国待遇更低的股市只有哥伦比亚(0.7倍)。 

与韩国竞争的外国企业相比,韩国企业“折价”现象也很明显。三星电子PBR为1.1倍,远低于台积电(4倍)、苹果(39.4倍),现代汽车(0.5倍)则是丰田(0.9倍)和福特(1.1倍)的一半。在代表各国及地区股市的市价总额排名前20位的企业中,PBR不到1倍的企业没有一家是在美国,台湾只有1家,日本只有6家,韩国有12家。   

延世大学国际研究生院教授李南雨(韩国企业治理论坛会长)强调,“国内企业的产品是一流,但在资本市场上被视为三流”,“没有健全的资本市场,企业竞争力很难维持,现在是消除韩国折价的‘黄金时间’”。

加入养老保险的2200万人也是受害者 

韩国折价不仅仅是个人投资者的问题。负责全体国民养老的养老保险(以2023年为准,加入者2225万人)需要在韩国股市投资15.4%(2024年)。运营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等海外主要投资者资金的Petra资产运营公司以各国MSCI指数为基准,计算了最近10年(2013-2023年)的收益率,结果显示,2013年养老金在韩国投资的84万亿韩元在10年间仅为101万亿韩元,增长了1.2倍。同期,如果将这笔钱投资于美国股市,将增至260万亿韩元(3.1倍),如果投资于台湾,将增至269万亿韩元(3.2倍)。也就是说,由于被低估的股市,全国国民损失了约160万亿韩元。 

美国投资公司 Dalton Investments 全球首席投资官(CIO)James Rosenwald表示,“我在日本投资了50年,在韩国投资了20年,但最不理解的是容忍这一现象(股市低估值)的韩国小股东和国民”。 

股东回报率不尽如人意,投资成果也“难说”

为什么韩国股市被低估了呢?物价低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不值钱。 

Petra资产运用副总裁李灿亨(音)指出“我对企业进行了投资,却没有分红,也没有经营的权利(董事会运作不尽如人意),甚至投资金逐渐消失(股价下跌)”,“总而言之,韩国股票是不正常的”。 

企业发展后,所有投资股东都应该享受成熟的果实,而韩国股票则不然。没有分红或分红少,也不会通过购买和销毁本公司股票来刺激股价。据KB证券透露,韩国过去10年(2013~2022年)的股东回报率为29%,不仅比不上发达国家(68%),也比不过中国(32%)这个近邻。股东回报率是指企业从净利润中分红或购买本公司股票的比率。 

【图表:金庆振 记者】
【图表:金庆振 记者】

同时,也很难认为没有回报给股东的资金正在被有效用于投资,显示韩国企业利用自有资本一年赚了所赚金额的净资产收益率(ROE)证明了这一说法。以特斯拉为例,由于攻击性投资,股东回报率为0%。但是通过有效投资赚钱颇多,ROE达到33.6%,提高了股价。相反,现代汽车的股东回报率为27.2%,低于丰田(41.8%),ROE为9.4%,远低于特斯拉(33.6%)。 

KCGI资产运营首席投资官穆大均(音)解释称“这可能会成为一个信号,即既没有向股东分享利益,也没有找到好的投资地点,只是在积累资金,PBR必然会降低”。 

融资市场阻碍企业成长?  

最重要的是,被低估的股市阻止了创新企业的成长。如果股价便宜,即使企业想筹集相同的金额,也要发行更多的股票,因此融资成本会很高。由于首次公开募股(IPO)业绩不如竞争国家股市,风险资本等不愿意积极投资初创企业、创新企业。朴有京(音)专务担心地表示“股价被低估了,通过发行新股进行并购(M&A)是不可能的。如果要通过积极的投资与竞争企业拉开差距,反而会落后”。  

最终,急需增长的新生企业将离开韩国。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在纳斯达克上市,市价总额得到72万亿韩元认可后正在扩大业务的Coupang。Celltrion最近也表示“为了确保资金,我们将尝试让Celltrion控股在纳斯达克上市”。  

被低估的股市还会产生扭曲“国家资产配置”的副作用。据金融投资协会透露,韩国的资产比重实物资产(房地产)为7,金融资产为3。IBK投资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李承勋(音)指出“如果国民能够通过股票投资获得正当收益,房地产投资就会少得多”。 

专家们对韩国政府消除股市低估值的意志表示欢迎,但同时将商法规定理事会必须忠实股东利益、引入回购本公司股票后自动销毁等全球标准、对企业进行明确的奖罚制度等视为成功的关键。  

James Rosenwald表示,“为了不再让继承税成为控股股东的低股价的诱因,应修改税制,鼓励回报股东,还需要税制优惠”,“同时,应制定企业治理结构模范标准,如果达不到标准,就要降级,修改商法,让董事会不仅保护公司的利益,也保护股东的利益”。  

朴有京专务也表示“应增加大规模交易、股票发行、管理层报酬等股东大会决议义务事项”,“最重要的是韩国政府继续保持推进政策的意志”。   

金娟珠 记者
译 | 会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