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7日 (周二)
文在寅政府被爆“明知西海公务员已遇害仍佯装搜索,捏造主动投朝假象”
상태바
文在寅政府被爆“明知西海公务员已遇害仍佯装搜索,捏造主动投朝假象”
  • 郑轸友 记者 朴兑寅 记者
  • 上传 2023.12.08 12: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遭朝鲜军人枪击身亡的李大俊(音)失踪前乘坐的渔政船。【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遭朝鲜军人枪击身亡的李大俊(音)失踪前乘坐的渔政船。【照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监查院7日公布已故韩国海洋水产部公务员李大俊遇害事件监查结果中韩国政府官员的所做作为,包括漂流了38个小时的韩国国民在朝鲜海域被发现后,韩国方面认为朝鲜会施以援手,认为之后再汇报情况就没问题便提前下班,且没有向朝鲜发出救援协助通告;在朝鲜军人射杀韩国国民后,文在寅政府佯装该韩国国民依然活着一样继续展开搜索行动,欺骗国民,并销毁相关文件;为了制造出该韩国国民试图投朝的假象,还捏造了根本不存在的情报等。韩国监查院得出结论称,青瓦台和政府对李大俊2020年9月在西海遭朝鲜枪击身亡事件的处理是“违法且不当的处理”。

韩国公务员已遇害15小时后,韩政府短信公告发布称“目前是失踪状态”

监查结果显示,韩国国家安保室和韩国国防部在2020年9月22日晚9时40分许已得知李大俊被朝鲜军队杀害的事实,但对外却瞒称李大俊仍处于失踪(生存)状态。在9月23日凌晨1时举行的相关部长会议上,韩国安保室下达了“对西海公务员遇害、焚毁事实维持保密”的方针,韩国国防部和联合参谋本部立即有条不紊地行动起来。当时会议是在强调终战宣言必要性的文在寅总统联合国演讲录像播出之前举行的。

图为2020年9月,李大俊被朝鲜军队枪击事件发生后,李大俊的妻子在记者会上流下了眼泪。左边是李大俊的亲哥哥李来振(音)。【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2020年9月,李大俊被朝鲜军队枪击事件发生后,李大俊的妻子在记者会上流下了眼泪。左边是李大俊的亲哥哥李来振(音)。【照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联合参谋本部根据韩国安保室的方针删除了60份相关情报报告,韩国国防部于9月23日下午1时30分许,在李大俊遇害15个小时后,向跑口记者发送了李大俊仍处于失踪状态的短信。韩国海警进一步展开了对李大俊的失踪人员搜救活动。因为韩国政府担心一旦结束搜救活动,那么李大俊被杀的事实就会暴露,所以在最初的失踪地点“假装搜救”。

这实际上是把改善韩朝关系放在韩国国民安全和生命前面的结果。实际上,在保密方针出台的23日相关部长会议之后,一些秘书之间曾有过“事后国民知道真相的话恐怕难以收拾”、“公开透明会更好”的对话。

韩国国民遭射杀,金正恩只强调“通知”

2020年9月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就西海公务员遇害事件通过通知文表达了歉意。【照片来源:韩联社】
2020年9月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就西海公务员遇害事件通过通知文表达了歉意。【照片来源:韩联社】

此后,韩国政府为防止对朝舆论恶化而花了更多心思。2020年9月25日,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发来通知称“非常抱歉”,青瓦台立即对此进行大肆宣传,同时还公开了文在寅总统和金正恩交换亲笔信的事实,试图扭转局势。

比如时任韩国国情院院长朴智元表示“(击毙李大俊)不是金正恩委员长的指示”、时任韩国统一部部长李仁荣表示“(朝鲜最高领导人)从未像这次这样迅速提及具体内容并道歉”等,不断为了给朝鲜的野蛮行径进行“掩护”,对其提供免罪符 。

据韩国监查院监查结果显示,发生西海公务员遇害事件后,在相关部长会议上,安保室主导有组织地捏造事件并试图隐瞒事件。图为事发当时的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徐薰。【照片来源:NEWSIS】 
据韩国监查院监查结果显示,发生西海公务员遇害事件后,在相关部长会议上,安保室主导有组织地捏造事件并试图隐瞒事件。图为事发当时的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徐薰。【照片来源:NEWSIS】 

经确认,韩国政府还故意将该事件的焦点转移,制造韩国公务员“主动投朝”的舆论框架,以掩盖朝鲜军杀害韩国国民并焚烧尸体这一事件的本质。特别是,当时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国情院、国防部、统一部等在没有确保明确的根据的情况下,就确定了李大俊主动投朝的结论,并将报告内容和中间调查结果进行了拼凑。

监查结果显示,实际上李大俊在漂流到朝方海域的途中与朝鲜军队首次接触时并未表明投朝意向。李大俊起初没有回答朝鲜关于越过北方界线(NLL)的原因,直到对方不断追问,李大俊才表明了投朝意向。这表明了李大俊可能是因为感到生命受到威胁,所以违心地表达了投朝意向。

分析结果显示“投朝意向不明确”,政府却对此缄口不提

韩国国情院自行判断“自愿投朝意图并不明确”,但在李大俊遇害两天后举行的相关部长会议上,联合参谋本部报告称“自愿投朝的可能性很高”,之后韩国国情院并未报告与此相违背的自行分析内容,反而强调要将联合参谋本部的分析内容告知媒体。

2020年10月22日,韩国海洋警察厅在关于海洋水产部公务员遇害事件的中期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李大俊在因赌博债务等引起的精神恐慌状态下越境前往朝鲜”。【照片来源:NEWS1】
2020年10月22日,韩国海洋警察厅在关于海洋水产部公务员遇害事件的中期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李大俊在因赌博债务等引起的精神恐慌状态下越境前往朝鲜”。【照片来源:NEWS1】

韩国监查院表示,“据确认,联合参谋本部报告的投朝根据未在军队情报中出现,或与事实不符,或很难视为主动投朝的根据”,并得出结论称,当时政府发表投朝意图是不妥当的。
 
室长、第一次长、中心主任“提前下班”

另外,李大俊在生存状态下漂流到朝方海域时,韩国安保室和相关部门机构均没有切实报告相关情况。这令人质疑文在寅政府是否真正意识到李大俊遇害事件的严重性。

当时的韩国安保室室长徐薰和安保室第一次长徐柱锡甚至在李大俊在朝方海域漂流且情况尚未结束的情况下提前下班。当时,韩国国家危机管理中心主任姜健作(音)也认为,只要李大俊被朝方救起,那只要做“情况结束报告”就可以结束工作,因此在事件发生当天的9月22日晚7时30分左右便下班。而韩国国防部甚至没有想过要向朝鲜发送敦促保障李大俊人身安全的电文。

当天,在确定监查结果的监查委员会会议过程中,文在寅政府任命的一位监查委员也发表了“仍然无法排除李大俊主动投朝的可能性”的发言,引发了进行监查的特别调查局监查官们的强烈反对。

韩国监查院以监查结果为基础,通报了对海警(5人)、国防部(1人)、统一部(1人)所属7人的处罚。其中从重处罚2人,从轻处罚5人。1人(国防部)只受到了警告。对于已经退休的5人(海警2人、国防部3人)来说,通报了再就业受到限制的人事资料。

李大俊遗属:应查明文在寅是否介入

图为自去年12月以来,李来振向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提交针对前总统文在寅的起诉书。【照片来源:NEWS1】
图为自去年12月以来,李来振向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提交针对前总统文在寅的起诉书。【照片来源:NEWS1】

虽然当天韩国监查院掌握并公开了事件的始末,但李大俊遗属认为,查明真相的最后阶段是了解前总统文在寅是否下达了指示。韩国监查院在调查期间也向韩国前总统文在寅提交了询问书,但文在寅拒绝回答。

李大俊的胞兄李来振当天在接受《中央日报》电话采访时表示,“为了查明真相,必须确认文在寅总统是否听取了当时的情况报告或亲自指示隐瞒情况”,“在没有总统的直接指示或默许的情况下,各政府部门和机关不可能在国家安保室主导下有组织地行动”。

此后,李来振将于11日下午与监查院事务总长柳炳浩(音)进行面谈。在这次面谈中,李来振将进一步确认监查过程中出现的文在寅总统是否介入等问题。

郑轸友 记者 朴兑寅 记者
译 | 刘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