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4日 (周六)
【聚焦】韩国经济潜在增长率跌破2%,长期低增长或成现实
상태바
【聚焦】韩国经济潜在增长率跌破2%,长期低增长或成现实
  • 夏楠铉 徐志远(音) 吴孝贞 记者
  • 上传 2023.10.24 10:57
  • 参与互动 1
分享该报道至

有预测称,韩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今年或将首次少于2%。随着下滑趋势的持续,韩国社会一不小心就可能陷入长期低增长的泥潭。

23日,韩国央行向共同民主党议员康准铉提交的《近20年包含韩国在内主要国家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gap(与实际增长率差异)现况》资料显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今年6月推测,韩国本年经济潜在增长率为1.9%。简单地说,经济潜在增长率是体现一个国家经济基础实力的指标,是按照国家在最大限度投入劳动和资本并在不刺激物价等情况下实现的最大经济增长率。这也意味着,虽韩国政府可以通过增加支出和采取经济刺激措施将增长率推高到2%以上,但也会带来通货膨胀(物价上涨)等负面影响。

经合组织对韩国经济潜在增长率预估不足2%尚属首次。据经合组织预测,韩国经济潜在增长率明年或将进一步下跌至1.7%。按照该预测,韩国明年的经济潜在增长率或将低于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美国。经合组织对美国今年的经济潜在增长率预测值为1.8%,明年的预测值为1.9%。延世大学经济系名誉教授金正湜指出,“美国经济最近通过重新调整(海外企业回归国内)、生产性革新等,正在摆脱此前的停滞状态,但数据显示,韩国的经济活力根本赶不上体量更大的美国经济”。

与除美国以外的七国集团(G7)相比,韩国经济潜在增长率预测值依然很高。但从趋势上看,其他G7国家也存在经济潜在增长率逆转的空间。以积极移民政策推动经济活动人口不断增长的加拿大为例,其经济潜在增长率预测值因此从2021年的1.2%升至2024年的1.6%。

相反,韩国的经济潜在增长率正在急剧下滑。从韩国央行对韩国经济经济潜在增长率的推测值来看,2001-2005年的经济潜在增长率年均值为5%-5.2%,2006-2010年为4.1%-4.2%,2011-2015年为3.1%-3.2%,2016-2020年为2.5%-2.7%。从2001年以后,每隔5年该数值都会出现下跌。

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韩国经济正处于停滞期,若家庭负债得不到控制,将考虑上调利率”

2021年至2022年韩国经济增长率仅为2%左右,若按照该趋势发展下去,韩国央行对今年后的经济潜在增长率预测值或将跌至1%左右。

严重的低生育率和高龄化带来的人口减少是造成韩国经济下滑的首要原因。韩国忠南大学经济学教授郑世恩(音)表示,“韩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是意料之中的事,且人口因素对此造成的影响是最大的。由于超低出生率,韩国的劳动人口正在迅速减少,青年层就业率也很低”。郑世恩教授解释称,“美国的移民者较多,且吸引了年轻能干的劳动力或有资本和技术的人才,而韩国却没有”。

朴景民 记者
朴景民 记者

与人口(劳动力)一起决定韩国经济潜在增长率的其他因素还有资本和生产效率。低出生率问题很难在短期内得到改善,因此只有增加投资,提高生产效率,才能提高经济潜在增长率,但韩国经济却做不到这一点。延世大学经济系教授梁峻模指出,“阻碍企业发展的限制和不合理政策,导致投资带来的资本增加和生产效率提高出现了局限性”。

有人指出,低经济潜在增长率的固化或将导致韩国重蹈日本“失去的30年”的覆辙。日本虽独自通过“放松货币政策”等于今年实现了经济增长率的反弹,但仍未能阻止经济潜在增长率整体下滑的趋势。

2015-2021年连续8年保持0.8%的日本经济潜在增长率预计今年和明年将分别停留在0.3%和0.2%(OECD)。汉城大学经济学教授金相奉表示,“除半导体之外,应努力发展大数据、人工智能(AI)等新兴产业来提高生产效率”。

按照政治和社会协议进行结构改革也是韩国经济潜在增长率恢复的必要因素。首尔大学经济系名誉教授表鹤吉强调,“除了劳动资本以外,生产率提高的因素并不局限于技术进步或产业结构调整等经济问题”,“政治圈停止政治斗争,通过社会协议实现养老金、劳动及教育改革是提高韩国经济生产率的重要课题”。

图为23日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出席了在首尔中区韩国央行举行的国会企划财政委员会国政监查中正在回答议员的提问。【照片来源:NEWS1】
图为23日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出席了在首尔中区韩国央行举行的国会企划财政委员会国政监查中正在回答议员的提问。【照片来源:NEWS1】

23日,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在首尔韩国央行总部举行的国会企划财政委员会国政监查会中表示,“目前的经济增长率低于经济潜在增长率,因此正处于景气停滞期”,“韩国央行预测明年的经济增长率为2.2%,应据中国经济和中东局势等今后一个月左右的发展状况,重新回到原点进行探讨”。

对此,李昌镛于当地时间12日在摩洛哥马拉喀什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家都知道韩国该如何摆脱经济低增长。通过激活女性劳动者及海外劳动者等进行劳动市场结构改革的话,韩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可以恢复到2%以上”,“但利害当事人间的矛盾才是问题所在,这个选择取决于民众和政界”。

此外,李昌镛总裁认为,“以色列-哈马斯事态”的扩大与否也是韩国经济的主要变数。因为这不仅会刺激物价,还会引起金融市场的动荡。对于家庭负债问题的解决方案,他表示,“首先要加强对负债率限制,但若(增趋)得不到控制,也应考虑上调利率”。

夏楠铉 徐志远(音) 吴孝贞 记者
译 | 青超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1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yy 2023-10-26 18:15:54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