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3日 (星期五)
【社论】今年高考重在确保难度适当,须同时进行更彻底的高考改革
상태바
【社论】今年高考重在确保难度适当,须同时进行更彻底的高考改革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3.06.27 06:3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排除超纲大题是正解,但难度太低也会带来问题 
实施高中学分制将成变数,需要制定具备信赖性和可行性的高考方案
首尔阳川区木洞学院一条街可见专门针对高考中的“超纲压轴题”进行辅导的补习班牌子。【照片来源:NEWS1】
首尔阳川区木洞学院一条街可见专门针对高考中的“超纲压轴题”进行辅导的补习班牌子。【照片来源:NEWS1】

韩国教育部昨天出台了一系列针对课外培训的对策,包括以活跃在一线的教师为中心进行高考出题、集中管制课外教育垄断及虚假、夸大广告等。其中最核心的政策是删除高考出题中的超纲压轴题。教育部对近3年的高考题和6月摸底模拟考试中出过的480道考题进行盘点后发现,其中出现的超纲压轴题达到22个。韩教育部表示"将切实实现以课内教育内容为中心的公正的高考",算是对本月15日总统指出的"教纲中未涉及的问题须排除在出题范围之外"的回答。

在韩国教育部列举的曾出现的超纲题中,去年高考语文第15题是阅读科学文章后进行推论的问题,出现了常用对数、最小二乘法、四分幂律之克莱伯定律等概念,考的不是阅读理解能力,而更多的是背景知识上的差异。去年数学(通卷)第22题虽然是函数题,但也可以用微积分来解决,对于选修过"微积分"的学生来说更容易解答。

超纲大题无疑仅有利于那些在课外培训班中学会解题技术并大量反复训练的考生。因此,将超纲压轴题排除的出题方向本身没有错。但是,在距离今年高考(注:韩国高考是11月)还剩下不到5个月的情况下,怎样能够出好既难度适当又能选拔人才的高考题才是目前最紧迫的课题。如果难度降下来了,那么左右命运的或许就不是一个超纲的大题,而是一个小小的失误。

而从长远来看,更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从本质上对高考进行改革,而不是仅解决补习班和明星讲师。特别是2025年实施高中学分制后,预计将发生巨大变化。到时候选修科目会增多,作为主观评价的内申对高考的影响力将进一步增大。鉴于韩国目前对内申和学生活动记录簿充满质疑的情况,实施高中学分制必将加重高考选拔过程中的混乱。

但韩国教育部目前还没有拿出本质性的对策,也没有公开教改方向的框架,原计划上半年发布的2028学年度高考制度修订案也被推迟。总统的指示也打乱了教改节奏,让原本就错综复杂的高考问题更加错乱。不知道昨天教育部发布的一系列针对课外培训的对策是否合总统的口味,但这些方案与其说是从本质上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如说仅仅是临时止痛的对症疗法罢了。

高考应同时获得社会上的普遍信赖并具有可行性。相对于偏主观的学生活动记录簿和内申来说,高考出题的客观性更大,30年来一直被认为是信赖度最高的考试。但与此同时,让全国考生排排坐,凭借小数点之差决定一个学生的前途是否真的是未来社会所需的人才选拔方式,我们要对此打个大大的问号。高考改革的本质是确保信赖度和可行性。为了解决复杂的高次方程式,我们更需要专家们深度思考,而不是总统的一句话。希望政府不要总是重复这种突然提出问题和临时制定对策的方式,而是要出台政策上更加成熟的方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