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9月24日 (周日)
【观点】不受牵制的韩中央选举管委会 陷入60年来最大信任危机
상태바
【观点】不受牵制的韩中央选举管委会 陷入60年来最大信任危机
  • 林钟主·金孝成·朴兑寅 记者
  • 上传 2023.05.31 12:2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宪法》明文规定的独立机关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选举管委会)陷入了自1963年创立后60年来最大信任危机。

因引起轩然大波的选举管委会职员子女特惠聘用嫌疑和拒绝接受黑客安全检查争议,不受牵制的宪法机关的真面目暴露无遗。

继选举管委会事务总长朴赞镇(部长级)和事务次长宋奉燮(副部长级)于本月25日同时辞职后,问责的火焰又蔓延至选举管委会委员长卢泰岳身上。

朴赞镇和宋奉燮的女儿曾分别在光州广域市南区厅和忠清南道保宁市厅担任地方公务员,后于2022年和2018年被选举管委会录用为经验职员,因此引发了所谓的“走父亲关系”争议。

包括上述两人在内,前事务总长金世焕、济州选举管理委员会常任委员申禹容、前世宗选举管理委员会常任委员尹载铉、庆南选举管理委员会总务科长金贞圭(音)等6名前任和现任高层干部,再加上4、5级公务员职员的子女,共出现10余起特惠聘用事件。若全面调查结束,预计相关事件或将进一步增加。

30日,韩国选举管委会委员长卢泰岳为出席紧急召开的委员会会议访问选举管委会果川办公大楼时补充道,“给国民带来了麻烦,我感到很抱歉”,“明天(31日)将表明委员会的立场”。

对于朴赞镇和宋奉燮,选举管委会正在研究最快于31日以涉嫌违反《国家公务员法》委托有关部门进行调查的方案。而对于其他涉事职员,选举管委会则在讨论惩戒和委托调查同时进行的方案。

综合本报的采访,正在调查“子女特聘嫌疑”的选举管委会特别监查委员会(委员长赵炳显)表示,经过内部调查,初步认定“难以排除朴赞镇和宋奉燮在子女聘用过程中行使了不正当影响力的可能性”。特别监查委员会计划,31日向选举管委会提交调查委托案件,并得到批准。

“篮子投票”加“走父亲关系” 丧失自净能力的选举管委会

图为30日,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委员长卢泰岳(中)出席在果川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大楼召开的紧急会议,讨论有关高层干部子女特惠聘用嫌疑的应对方案等事宜。【照片来源:NEWS1】
图为30日,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委员长卢泰岳(中)出席在果川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大楼召开的紧急会议,讨论有关高层干部子女特惠聘用嫌疑的应对方案等事宜。【照片来源:NEWS1】

选举管委会高层相关人士表示,“该案件应据自行调查结果查明”。据悉,选举管委会还掌握了参与招聘的部分选举管委会职员的陈述,称知道相关职员的父亲是选举管委会高层干部。

据国民力量党议员田奉珉办公室透露,忠北选举管理委员会的“2018年资历竞争录用考试实施计划”内部文件中记载了宋奉燮子女的个人信息,因此有人怀疑宋奉燮子女是否在录用程序启动前就已经被内定。

特别监查委员会还对朴赞镇和宋奉燮进行了调查,但两人均否认相关嫌疑,称“未不当介入”。两人将于31日被免职。

对此,韩国国会副议长郑宇泽在Facebook上发文批判称,“议员即使被免职,公职再任用和公务员年金领取也不会受到影响”,“这是照顾自己人的特惠免职”。

朴赞镇
朴赞镇

韩总统室表示,就所谓的“逃避式免职”进行了法律审查。韩总统室官员表示,“选举管委会事务总长和事务次长都是政务职公务员,根据《国家公务员法》,无法阻止其辞职”,“若不修改现行法律,同样的事情或将重演”。

有人指出,选举管委会之所以地位下降,是因为把独立性当作挡箭牌,安居于外部监督的死角地带,从而丧失了自净能力。

也有反省的声音称,由于只注重建立世界选举机构协会(A-WEB)和“K-选举”出口等表面功夫,导致内部管理失败。

去年3月在韩国总统选举事前投票过程中出现的“篮子投票箱”就是典型事例。当时选举管委会以“宪法上规定的独立机构”为由,拒绝了韩国监查院的职务监察。

最近选举管委会还拒绝了接受国家情报院提出的朝鲜黑客攻击企图相关安全检查劝告,在引发争议后才改变了立场。

宋奉燮
宋奉燮

不仅如此,在2021年4月7日二次补选中,选举管委会还以会让人联想到特定政党(民主党)为由,禁止使用“双标、无能、伪善”等字眼,但在去年大选中却允许使用“咒术、巫庙”等字眼,从而引发了政治偏向争议。

韩国德成女子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赵镇满(音)指出,“受1960年3月15日不正当选举事件的影响,1962年改宪时,选举管委会从内务部(现行政安全部)升格为宪法规定的独立机关”,“因过于强调独立性,所以不受立法部、司法部和行政部的牵制”。

选举管委会正在积极研究强化验证机制的方案,如对下一任事务总长举行自行听证会等。

选举管委会认为,由于没有公开验证机制,引发了道德性争议。选举管委会事务总长虽是部长级职位,但不是国会人事听证对象。

与此同时,选举管委会还在考虑设立“事务总长推荐委员会”。对此,有分析认为,这与“外部输血论”不无关系。选举管委会相关人士表示,“将花时间慎重选拔既具领导能力又有果断决策能力的人”。

但关键在于,能否将刻骨铭心的改革努力付诸实践。应急式处理方案难以挽回信任。

现在距离韩国明年国会选举还有10个多月。在重大时期,若选举管理机关的公正性受到动摇,就会导致选民对选举结果的不信任,从而引发巨大混乱。

选举管委会前任高层相关人士表示,“即使果断地挖掉该挖的部分,当务之急是尽快处理好相关事件,以便大多数职员能够全身心投入到明年4月10日总选管理工作中”。

改编选举制度、划定选区、改善选举舆论调查、制定AI假新闻应对方案等要做的事情堆积如山,但整个组织不能对此次事件置之不理。

林钟主·金孝成·朴兑寅 记者
译 | 青超 校 | 李佳欣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