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7日 (周二)
非法暴力示威要放任到何时
상태바
非法暴力示威要放任到何时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09.05.18 08: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如果不是事出有因,大田警察厅厅长近日怎么会声称“今后在大田地区禁止一切有民主劳动总会主办的一切集会”呢?即使如此使用竹枪戳伤年轻的义务警察的角膜的非法暴力示威当事人仍然叫嚣称“警察方面要付首要责任”、“不能剥夺集会结社自由”。这样的人根本没有最基本的廉耻之心,无论犯下任何错误都没有任何忏悔之心。

前日下午,民主劳动者总协会在大田举行集会。机会结束后,6000余名协会成员违背了此前的承诺,完全强行占据了6车道,走出许可区域继续前进,最终遭遇警察方面的管制。示威队员们将用于书写挽联的1000多面旗杆在地上敲击,使杆尖分叉,然后向警察挥舞。事实上,旗杆已经变成了“竹枪”。共有104名警察被戳伤了眼睛或者被示威队的车辆压成了重伤。即使如此,示威队员仍然叫嚣“警察方面负有责任”。我们不得不感慨,已经普遍化的非法暴力示威活动究竟会猖狂到什么时候。

本月初,首尔市市中心发生的暴力示威活动当中也有数十名警察被砸碎的砖块砸伤。在此过程中,“首尔文化节”春季活动最终宣告流产,10名示威队员被拘捕。今年3月也发生了一件很荒唐的事情,当时一位正在执行公务的警察遭到示威队员长达30多分钟的集体殴打,对讲机以及钱包都被抢走。现任警察厅长姜熙洛曾经在就任时表示:“在一个发达国家里不会发生警察被揪着脖子暴打的情况。”姜熙洛厅长一再强调要致力于恢复法律秩序,而现在这些话语对于示威队员而言已经沦为了笑谈。

不仅如此,民主劳动者总协会曾经下决心“将自觉抵制非法集会活动”。当然,如果该协会的会员们前往发达国家自然就会安静下来。因为在发达国家,按照法律规定包括执政党的干部在内、即使是众议院的议员,一旦越过了警察设定的警戒线将立即被逮捕并且处以罚金。这样的严肃的法律足以使示威队员感到害怕。但是韩国为什么不能这样呢?这一点让人感到十分不解。

集会自由固然需要保护,但是使用竹枪完全是性质不同的问题。这种行为已经不是机会而是“有组织的暴力活动”。无论使用什么方法,我们必须在韩国这片土地上清除暴力示威活动。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