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9日 (周日)
江原道乐高乐园事件引发缺钱潮 韩政府拟向市场供应50万亿韩元以上流动性
상태바
江原道乐高乐园事件引发缺钱潮 韩政府拟向市场供应50万亿韩元以上流动性
  • 安孝成 记者,世宗=郑震濠 记者
  • 上传 2022.10.24 11:0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政府决定向市场提供50万亿韩元以上的流动性,帮助解决公司债券和短期资金市场的资金梗阻问题,以平息由江原道乐高乐园不履行资产支持商业票据(ABCP)债务而引发的债券市场“信任危机”。当前韩国最高信用等级(AAA)的债券接连滞销、短期融资券(CP)利率暴涨等,债券市场哀鸿遍野。

韩国政府和央行23日在首尔银行会馆召开紧急宏观经济金融会议,公布了“50万亿韩元+α”规模的市场稳定措施。当天的会议由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秋庆镐主持,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金融委员长金周显、金融监督院长李卜铉、总统室经济首席秘书官崔相穆等人出席。

秋庆镐表示,“政府和央行一致认为,受国内外复合因素的影响,目前的市场状况非常严峻,必要时将调动可用的政策手段,及时对市场不安作出反应”。

这次韩政府对策的重点是向债券市场提供流动性,韩政府计划成立20万亿韩元规模的债券市场稳定基金(稳债基金)投入市场。首先,韩政府将从24日开始利用1.6万亿韩元的稳债基金可用财源恢复采购公司债券和短期融资券(CP),购买对象还将包括由施工方提供担保的项目融资(PF)ABCP,其余的稳债基金将通过向各金融机构招款(capital call)来筹集。

此外,产业银行、企业银行、信用保证基金等政策性金融机构购买公司债券和CP的规模将从8万亿韩元增加到16万亿韩元。证券公司等金融公司发行的CP也包含在购买对象之内。韩政府还将通过韩国证券金融财源,向暂时存在流动性不足问题的证券公司提供3万亿韩元规模的流动性支持。

韩政府还承诺类似江原道拒绝保证支付的情况不会再次发生。秋庆镐表示,“对于地方政府担保的ABCP,所有地方政府都会诚实履行保支付义务”。

短期资金同样干涸,CP利率飙升至4.25% 金融危机来首次

图为韩国经济副总理秋庆镐23日在首尔银行会馆举行的紧急宏观经济金融会议上发言。左起依次为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秋庆镐、金融委员长金周显、金融监督院长李卜铉。【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韩国经济副总理秋庆镐23日在首尔银行会馆举行的紧急宏观经济金融会议上发言。左起依次为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秋庆镐、金融委员长金周显、金融监督院长李卜铉。【照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住宅城市担保公社(HUG)、住宅金融公社(HF)对房地产项目融资(PF)提供的企业担保援助规模将扩大到10万亿韩元。

韩政府当天决定向债券市场提供超过50万亿韩元的资金是因为判断“资金梗阻”问题正在加重。根据韩国金融投资协会的数据,三年期的国债和公司债(AA-)利率差(spread)在本月21日已经拉大到1.3个百分点,达到2009年9月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宏观经济也亮起了危险信号。根据国际金融中心的消息,代表韩国国家破产危机程度的信用违约互换(CDS)溢价在本月21日上涨0.62个百分点(62bp),是年初的两倍。

投资心理冻结,甚至连韩国电力公社(KEPCO)发行的韩电债券(AAA)也出现滞销,短期资金市场的资金梗塞问题日渐严重。CP利率(A1等级、91天产品)在本月21日上涨到年均4.25%,比前一天涨0.15个百分点,自2009年1月28日(年利率4.09%)以来,CP利率第一次达到4%以上。

建设公司则因为项目融资(PF)类商业票据难以调换,甚至面临着“黑字破产”的危机。韩国NICE信用评级公司表示,今年年底到期的证券公司与建筑公司担保的项目融资ABCP和项目融资ABSTB规模共计32.3908万亿韩元,如果市场不能消化,做担保的建筑公司和证券公司就只能继续把它们攥在手中。

【图表:金映玉 记者】
【图表:金映玉 记者】

韩国当局还限制资金流入已经成为“流动性黑洞”的银行。韩国金融委员会10月20日决定将恢复正常流动性覆盖率(LCR)监管规则的时间推迟6个月,以防止银行为满足LCR比率而增发银行债券等。韩国金融委员长金周显表示,“如果有需要,将会继续对LCR监管规则进行调整”。

“50万亿韩元+α”的流动性供应措施虽然能够暂时防止大火烧到债券市场,却只能作为权宜之计。利率上升时期易受影响的房地产 项目融资(PF)贷款激增,才是真正的火药桶。尤其是在监管相对薄弱的非银行圈,PF相关投资激增,一旦暴雷,影响将会更大。

保险、储蓄银行、证券公司等的贷款余额从13.8万亿韩元激增到84万亿韩元,其中在ABCP等 项目融资流动性证券中,证券公司提供债务担保的金额更是从2013年年底的5.9万亿韩元增加到今年6月底的24.9万亿韩元,增长了三倍。

汉阳大学经济系教授河俊京(音)表示,“在利率上升时期,与房产相关的贷款最为脆弱,而恰是这里产生了信任危机”,“有必要释放出明确的政策信号,让市场相信即便上调利率,也不会出现流动性危机导致企业面临黑字破产等情况”。

也有指责称,中小型证券公司在经济繁荣时期通过高风险投资攫取利益,如今危机到来,却开始向政府伸手要钱。韩国金融当局一位官员称,“真正的危机还未到来,却因为一些报道部分金融公司资金困难的小报消息和江原道不负责任的做法,让政府提前用掉了手里的应急筹码,缩小了未来的政策运转空间”。

安孝成 记者,世宗=郑震濠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