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5日 (周日)
谷歌Kaggle数据分析大赛首位韩籍女冠军李秀炅专访:韩国教育缺少批判性,从首尔大学出来不记得学了什么
상태바
谷歌Kaggle数据分析大赛首位韩籍女冠军李秀炅专访:韩国教育缺少批判性,从首尔大学出来不记得学了什么
  • 秋仁英 记者
  • 上传 2021.11.19 14:1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以第一名的成绩从首尔大学国际经济学系毕业、又以第二名的成绩通过韩国国家行政考试(第42届,财经岗),却经常在实践中感到“吃力”;
2002年放弃稳定的工作选择去留学,而留学的经历并不会给自己的履历加分,更不会得到任何支援,只能申请休职;
因为留学时间超过休职期(5年)而被免职,成为一名素人——这就是11月11日在谷歌举办的世界最大规模人工智能(AI)大赛“Kaggle”数据分析大赛中成为首个获得冠军的韩国人的首尔大学国际研究生院教授李秀炅(音,45岁)的故事。

“在线教育最受孤立的是次底层学生”

在谷歌举办的世界最大规模人工智能(AI)竞赛“Kaggle”数据分析大赛并成为首个韩国人冠军的首尔大学教授李秀炅11月16日在首尔麻浦区中央日报办公楼接受采访。【金成龙记者】
在谷歌举办的世界最大规模人工智能(AI)竞赛“Kaggle”数据分析大赛并成为首个韩国人冠军的首尔大学教授李秀炅11月16日在首尔麻浦区中央日报办公楼接受采访。【金成龙记者】

李教授在以“新冠时代的教育环境及不平等”为主题举行的本届竞赛中用数据展示了AI教育服务对各阶层两极化影响。她把主办方提供的美国AI教育服务数据与经济学数据结合起来进行立体分析,成为最终获得优胜的5组作品之一。11月16日在首尔麻浦区中央日报办公楼接受记者采访的李教授指出,“(在政府的支持下)赤贫阶层聚集的学区使用在线学习资源的比例反而与最顶层学区相似”,“需要对(处于死角地带)第二阶层及更高阶层的学区提供支持”。
 
尽管自己在韩国可谓是屈指可数的优等生,但李秀炅教授却对韩国的教育持很大的怀疑态度。她表示在她真正走上国际舞台之后,曾有过被一种被看不见的墙挡住的感受。做公务员的第二年,她被派去参加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谈判,在当时便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觉得自己怎么可能代表国家来进行谈判。为了能够“在为国战斗时懂得更多知识”,她决定留学。她说自己的留学生活“很凄惨”。“在追求所谓的优质教育的西方学校都是在培养学生建设性批判的能力,韩国却不是这样”。她说,“我那么辛苦地学习考上首尔大学,却压根不记得自己学了什么。学过的东西现在还记得多少,一想到这些就感到无比空虚”。

首尔大学教授李秀炅11月16日访问首尔麻浦区中央日报办公楼。【金成龙 记者】
首尔大学教授李秀炅11月16日访问首尔麻浦区中央日报办公楼。【金成龙 记者】

她说,“我有句话非常想对韩国的家长说”,“要让孩子经常感到成就感,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不一定是学习上的",“在韩国,学习好的孩子们成就感很高,但其他孩子也没有理由不能拥有成就感和自信”。她表示,“可以多和孩子对话,教会他们使用主语、动词和宾语准确表达意思”。她说,“韩国的家长好像把所有精力和金钱都投资到了孩子上大学之前”,“就像跑马拉松,一直在路上奋力奔走,结果还没到奥运会,在全国运动会上就累趴下了”。她还补充说,“想要达到最终目的地,为了精神和身体健康,需要多运动”。

“韩国在做政策规划时依靠的不是数据而是高谈阔论”

她表示,这方面的典型人物是2012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阿尔文·罗斯(70岁)。正如李教授所说,“美国的A级经济学家中没有不会说话的人”,罗斯教授是公认的“善于说服不同背景的人,会一直照顾自己的学生,直至他们站稳脚跟”。李教授全心全意教导自己的学生,也是受其影响。与其一起参加本届Kaggle竞赛的南敏赫(音,24岁)就是她带的本科生。南同学听过李教授2016年回国后最早在西江大学开设的讲座,他在面试中说“希望能拿到美国的博士学位”,此后便一直跟着李教授,直到去年李教授转到首尔大学,他也以研究助教身份留在其身边。

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阿尔文·罗斯(右)站在一起的李秀炅教授。李教授是罗斯教授唯一的韩国学生。【照片由本人提供】
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阿尔文·罗斯(右)站在一起的李秀炅教授。李教授是罗斯教授唯一的韩国学生。【照片由本人提供】

李教授认为“公务员和学者做的事情并无大的差别”。她表示,两者都是在“设计对人们有帮助的政策”。以劳动经济学家的身份为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提供顾问服务的李教授批判称,“韩国政府好像仍在依靠高谈阔论来决定政策,而不重视数据”。她以韩国的失业津贴和继续教育政策为例子,指责“不知道政府为什么要在没有任何国家成功过的项目上投入预算”。
 
她说,“美国、欧盟、日本等国都在改革立法体系,要求政府在制定政策之前首先收集有效的数据并进行有效分析,韩国却完全不一样”,“政策是否有效果,只要一做统计,结果一目了然。政府应当重视数据,按照实证分析结果合理分配预算”。

秋仁英 记者
译 | 宋无忧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