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2日 (星期五)
不能让食药厅厅长独自流泪
상태바
不能让食药厅厅长独自流泪
  • 孙明世 延世大学预防医学教授
  • 上传 2009.04.24 09:1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食品医药安全厅厅长在接受国会质询时流下了眼泪。按照儒家传统的观念,一个男人一生只能流泪三次:出生时、父母去世时以及国家灭亡时。然而,因为三聚氰胺以及石棉污染等风波,食品医药安全厅厅长却自责得流下了眼泪。

与食品医药安全厅(以下简称食药厅)相比,专利厅的成就是令人瞩目的。韩国是世界第13大经济体,但是韩国所申请的国际专利数量则排名世界第四位。通常情况下,获得美国专利的登记时间需要2年以上,而通过“专利审查高速公路制度”相应的时间可以缩短至3个月。美国企业微软以及3M指定韩国专利厅作为申请国际专利时代为进行国际调查的专门机构。今年,韩国专利厅代理了14000件国际调查。从2007年开始,专利厅仅仅依靠相应的手续费就已经可以实现财政独立了,从而成为了不需要花费国家财政预算的机关。韩国专利厅已经赢得了美国一流企业的信任,正在成为具有世界性权威的主要机关。这是因为韩国专利厅在人力资源开发以及建设以学习为主的组织文化方面具备独特的优势。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食品医药安全厅则因为劣质馒头作坊、被检出寄生虫的泡菜、含有PPA成分的感冒药、三聚氰胺以及石棉污染的药品所引发的骚乱而陷入了巨大的风波当中。虽然在处理各种风波的过程中,食药厅也在一点点地取得进步,但是还远远没有建立起以学习为中心的组织文化以及成体系的规范科学。

食药厅基本上是以保护国民健康和确保食品以及药品安全性为目标建立起来的规范性的行政机关。同时,食药厅还应当促进保健产业方面的国家竞争力的提高,因此也可以认为是具有“助长”性质的行政机关。最近被人们广为议论的风波虽然有助于实践合理的规范科学,从而有助于执行确保食品以及药品安全性的作用,但是对于发挥振兴制药以及食品产业等帮助性质的作用则不会产生什么贡献。

在汽车产业以及电子产业出现之前,直到40多年前为止,制药产业仍然是韩国的优势产业。后来汽车、电子产业逐渐发展起来,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成长为韩国具有代表性的优势产业。相对而言,制药产业的发展则落后了。虽然有很多理由,但是可以说食药厅仅仅关注国内市场的政策也需要为这一现状承担一定的责任。韩国的制药产业错过了很多次可以实现飞跃的机会。在保护国内产业的名义之下,国产药品的质检标准逐渐下降,最终导致韩国的药品丧失了国际竞争力。

如果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最终被批准,那么制药产业则迎来了最后一次实现飞跃的机会。以色列的Teva以及印度的Dr.Reddy等制药公司之所以能够占据30-40%的美国市场,是因为这些公司通过现场学习的方式,掌握了进军美国市场的秘诀。韩国食药厅有必要扩大管辖的范围以及对象区域。美国食品医药局(FDA)就在印度与中国当地建立了事务所,专门保护本国国民的健康。

但是,我们必须仔细审视一下,我们的社会是否具备足够的资格在食品医药安全问题以及相关政策方面对于食药厅厅长进行指责。在国会议员斥责食药厅长以至于令他泪流满面之前,必须首先审视一下自己对于食药厅的发展计划、预算案的确保以及进军国际市场等问题是否投入了足够的关注。

美国民间以及官方研究开发(R&D)方面23%的预算额被投入到了保健医疗产业当中,而韩国则不到10%。韩国在R&D方面的投入占GDP的2.98%,这一比例高于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2.26%的平均水平,但是在保健领域的投入却格外低。过去5年当中,韩国在食品与药品方面的开发研究费用为4500亿韩元,这一数据甚至不及发达国家的制药公司开发一种药品时所投入的资金(5000亿至1万亿韩元)。经合组织成员国与保健相关的投入平均为政府财政支出的9%,而在韩国,这一数据只有6.4%。

李明博政府强调将“人性新政”以及“绿色成长”作为两大核心政策,因此我们更不能放弃安全以及保健医疗产业。如果不能够加大投资,仅仅在事故出现时斥责相关责任人,那么会导致责任人在工作中畏缩不前。

食药厅长的眼泪就是这种情况的象征。那些指责食药厅长的人在斥责的同时也应当共同参与制定发展方案。而食药厅内部也应当建立起以学习为中心的组织文化,并且培养专业人才。如果在此基础上能够努力地开发市场,那么食药厅完全可能超越专利厅,成为最优秀的政府机关。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