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周日)
韩美首脑会谈前悄然改变对QUAD态度的韩政府,真变了还是权宜之计?
상태바
韩美首脑会谈前悄然改变对QUAD态度的韩政府,真变了还是权宜之计?
  • 郑轸友 朴贤珠 记者
  • 上传 2021.05.12 10: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面对美国在美中战略竞争过程中为施压中国而推出的“四国机制(QUAD,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概念,韩国此前一直对此讳莫如深,刻意回避谈到这一议题,即使美国在双边会谈中提出“四国机制”的话题,韩国也坚持宣布“双方只进行过‘商议’,但并未收到‘加入的邀请’”,划清界限。每当谈到“扩大版四国机制”的话题,韩国政府当局官都应激反射般地表示“就连四国本身都尚未对四国机制的性质达成一致”,如同惊弓之鸟
 
不过,韩政府使用的措辞正悄然发生变化,逐渐提到“部分合作”乃至“多领域合作”的可能性,开始试探这个棘手的问题的深浅。因为5月21日文在寅总统将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第一次领导人会谈,外交界普遍预测,双方有望在这次会谈中重点讨论四国机制的相关问题。当然,拜登总统曾明确表态不会像特朗普总统一样动辄向同盟施加压力,因此不太可能在这个问题上粗暴施压韩国放弃中国站在美国一方。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韩时也曾就韩中关系等问题表示,“对韩国所处的外交情况及其复杂性表示充分理解”。

韩国与QUAD的合作范围不断扩大

韩国对四国机制的态度正在逐渐发生变化。韩国政府谈到与四国机制成员国进行“部分合作”的可能性,正在探讨参与四国机制气候变化、新冠肺炎疫情、新技术领域工作小组的方案。照片中是今年3月举行韩美外交与国防部长(2+2)会谈的韩国外交部长郑义溶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照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对四国机制的态度正在逐渐发生变化。韩国政府谈到与四国机制成员国进行“部分合作”的可能性,正在探讨参与四国机制气候变化、新冠肺炎疫情、新技术领域工作小组的方案。照片中是今年3月举行韩美外交与国防部长(2+2)会谈的韩国外交部长郑义溶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照片来源:韩联社】

但是,外交的本质是礼尚往来。对于需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苗援助的文在寅政府来说,不可能继续对作为美国东亚政策的核心布局的“四国机制”视而不见。对此,韩国政府正考虑加入四国机制领导人会谈中决定成立的工作小组,与该机制成员国进行合作。四国机制在气候变化、新冠肺炎疫情、新技术等三大领域成立了接受其他国家专家参与的工作小组。

事实上,在个别领域同四国机制进行合作,并不是政府新表现出的态度。不同的是政府计划参与合作的领域。上月初韩国外交部官员主动召开与四国机制有关的通气会,表示“如有必要,韩国可以在能够发挥作用的个别领域同四国机制国家进行合作”,谈到气候变化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可以合作的领域。“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方面,韩国拥有较强的疫苗代加工能力,在气候变化领域,韩国也已宣布领先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可以在此领域发挥一定作用”。

从气候变化、新冠肺炎疫情到“新技术”合作

应对气候变化和新冠肺炎疫情是美国明确宣布愿意与中国合作的领域。因此韩国政府认为在这两个领域开展合作,不会带有过于明显的对华施压色彩。然而,近日韩国政府开始考虑参与四国机制的新技术合作小组,美国也对韩国的半导体技术力量给出了很高评价,认为在新技术领域开展合作离不开韩国的参与。
 
对此,韩国驻美大使李秀赫5月7日访问美国乔治亚州SK Innovation电池工厂的消息曝光。拜登总统正大力推动在半导体和电池等未来新技术领域构建排除中国的全球供应链,韩国驻美大使在这种情况下作出这一举动,意义颇为微妙。尤其是在韩美领导人会谈之前作出这一访问,可能意味着韩国有望在新技术领域合作的问题上转变态度。

四国机制在今年3月召开第一次成员国领导人视频会议,照片中出席视频会议的领导人依次是美国总统拜登(左)、日本首相菅义伟(视频画面左起依次)、印度总理莫迪、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照片来源:法新社=韩联社】
四国机制在今年3月召开第一次成员国领导人视频会议,照片中出席视频会议的领导人依次是美国总统拜登(左)、日本首相菅义伟(视频画面左起依次)、印度总理莫迪、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照片来源:法新社=韩联社】

仁荷大学国际贸易系教授郑仁教分析称,“韩国政府认识到美国正在以四国机制盟友为中心推动各种与国际秩序相关的布局,因此开始正式寻求与四国机制合作”,“尤其是拜登政府以美国为中心重构全球供应链的决心比想象得更加坚定,韩国政府也不得不对此作出应对”。

韩国开发研究院(KDI)的名誉教授全洪泽表示,“四国机制的新技术合作可能会讨论5G时代的各种技术标准和人工智能(AI)等问题,半导体基础设施可能是该领域讨论的核心”,“韩国如果决定参与这一合作,可以视作在半导体全球供应链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争取国家利益的举动”。

勿将合作视为“权宜之计”

但政府的这一变化只是为了“领导人会谈”,还是从根本上改变了战略态度,目前还不得而知。有看法认为,政府此举可能只是为了在这次领导人会谈中获得新冠肺炎疫苗援助。事实上,外交部长郑义溶4月21日出席官勋俱乐部特邀讨论会时曾就韩美疫苗互换协议的相关问题表示,“在拜登总统关注的(半导体)全球供应链上,韩国也可以在很多方面给予帮助,双方可以展开多方面的合作”。也就是说,美国可能会提出与韩国企业在半导体领域展开合作,作为向韩国供应疫苗的条件。
 
专家们指出,在四国机制问题上,政府应该真正以国家利益为中心作出决定,不能把相关合作当成只是为了解决眼前问题的权宜之计。高丽大学国际研究生院的教授金圣翰表示,“新技术领域是美中互不相让展开零和博弈的领域,韩国如果加入四国机制的新技术工作小组,美国必定会对韩国抱有较大期待”,“但在加入工作小组后还需要采取具体措施,如果韩国继续保持消极态度,反而有可能对韩美关系造成意想不到的影响”。

事实上,四国机制领导人今年3月举行领导人会谈后曾明确表示,成立新技术工作小组是为了“促进在未来创新技术和国际标准方面的合作”。有分析认为,其中特别谈到“国际标准”是旨在以四国机制为中心恢复全球供应链秩序。韩国如果不能充分理解其中的战略内涵,加入其中后仍将无法切实看到“房间的大象(elephant in the room)”,只会变成“盲人摸象”的结局。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