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1日 (周二)
朝鲜又一外交官投韩系金正恩“金库”大管家之女婿
상태바
朝鲜又一外交官投韩系金正恩“金库”大管家之女婿
  • 郑镛洙 朴炫柱 记者
  • 上传 2021.01.26 19: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朝鲜前劳动党39号办公室室长全日春——这位曾先后为金正日国防委员长和金正恩国务委员长管理“金库”的大管家,其女婿据了解已携家人投靠了韩国。39号办公室是劳动党管理外汇的部门。

图为2019年入境韩国的前朝鲜驻科威特大使馆代理大使柳贤宇(音,中间)在2015年5月陪同时任朝鲜外务省副相的李洙墉接待访朝阿曼外交部代表团的照片。【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2019年入境韩国的前朝鲜驻科威特大使馆代理大使柳贤宇(音,中间)在2015年5月陪同时任朝鲜外务省副相的李洙墉接待访朝阿曼外交部代表团的照片。【照片来源:韩联社】

2019年投韩的前朝鲜驻科威特大使馆代办柳贤宇(音,来韩后新改的名字)1月25日接受《中央日报》电话采访时表示,“我来韩国是为了给女儿一个光明的未来”。不过,柳贤宇没有提到自己的岳父,也拒绝谈到与自己家人有关的情况,称这些属于“个人私事”。 对于记者问道“选择来韩国是为了女儿吗?”的问题,柳贤宇表示“是的,我想给孩子(女儿)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而当记者询问“全日春前室长真的是您岳父吗”时他则表示“在电话里不好说”,“需要考虑在朝鲜的家人的安全问题,不方便在电话里谈”。
 
投韩后成为国民之力党议员的前朝鲜驻英国大使馆公使太永浩表示,“据我所知,他(柳贤宇)的岳父是朝鲜党内最重量级的大佬”,“在朝鲜,39号室的室长权力非常大,相当于掌管着王室的经济命脉,是核心权力人物”。对于全日春和金正日国防委员长的关系,太议员表示,“他们两人是同学,私交甚好”,“在金正恩成为继承人之前,两人的关系就非常紧密”。

 2017年朝鲜接连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验,国际社会随即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决议(2371号)强化了对朝制裁力度,此后各国开始大规模遣返在本国务工的朝鲜人。根据韩国政府掌握的情况,柳贤宇便是从当时开始作为临时代办来代理空缺的朝鲜驻科威特大使职务长达2年多的时间,直至其投靠韩国。这与前朝鲜驻意大利大使代办赵成吉投韩的情况非常类似,时间也非常相近。

前劳动党39号办公室室长全日春。【朝鲜中央电视台截图】 
前劳动党39号办公室室长全日春。【朝鲜中央电视台截图】 

对朝消息人士称,“朝鲜外务省很多时候都要求驻外使领馆自己筹集资金维持运转”,“国际社会加强对朝制裁后,各国纷纷驱逐朝鲜大使以及在本国务工赚取外汇的朝鲜人,导致朝鲜驻当地的使领馆生活拮据,替代大使工作的参赞们都背负着沉重压力”。分析认为,驻在海外的高层朝鲜官员选择脱北,不仅有个人原因,也是受到了对朝制裁的影响。

事实上,柳贤宇所在的朝鲜驻科威特大使馆已经在2019年缩减规模,并从科威特繁华街区搬迁到了偏远地区。据脱北者间的传闻称,大使馆在搬迁过程中曾丢失重要物品,柳贤宇也因此处境十分尴尬。不过,在接受电话采访时,柳贤宇表示相关传言“子虚乌有”,做出了否认。

图为2011年12月,朝鲜前劳动党39号办公室室长全日春(圆圈标记)陪同金正日国防委员长对光复地区商业中心进行视察,并进行了现场汇报。此事发生在金委员长去世两天前。【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2011年12月,朝鲜前劳动党39号办公室室长全日春(圆圈标记)陪同金正日国防委员长对光复地区商业中心进行视察,并进行了现场汇报。此事发生在金委员长去世两天前。【照片来源:韩联社】

柳贤宇对自己入境韩国的时间和过程讳莫如深,不愿多提。但据韩国政府官员透露,“柳贤宇自己找到韩国驻科威特大使馆,要求投靠韩国”,“考虑到朝鲜在发现其逃亡后可能会成立追击小组,也会引起一些列外交问题,因此政府迅速安排其抵达了韩国”。据政府官员介绍,柳贤宇来韩只用了不到一周时间,与赵成吉代办在西方逃亡八个多月才最终抵达韩国的情况完全不同。
 
消息人士称,柳贤宇毕业于平壤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系,在服完兵役后进入外务省工作,曾被派驻朝鲜视为友邦的叙利亚等国工作。不过,虽然朝鲜在政治上与埃及、叙利亚等国有着密切关系,但负责阿拉伯国家事务的朝鲜外交官普遍喜欢在科威特工作。因为截至2016年,共有4000多朝鲜人被派往科威特务工,外汇收入颇丰,朝鲜还一度开通过飞往科威特的非定期航班。

图为2012年5月,朝鲜前39号办公室室长全日春(圆圈标记)陪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时任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参观平壤中央动物园。【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2012年5月,朝鲜前39号办公室室长全日春(圆圈标记)陪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时任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参观平壤中央动物园。【照片来源:韩联社】

据朝鲜外交官出身的脱北者所言,“虽然现在大部分朝鲜劳务人员已经从科威特撤出,但历史上朝鲜与科威特一直保持着密切的经济交流,曾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于科威特设立贸易办公室,并在70年代将贸易办公室升级为贸易代表处”,“贸易代表部是贸易省(现在的对外经济省)旗下机构,为了赚取外汇,外务省也从2003年开始在科威特开设常驻大使馆”,“科威特是外务省工作人员最向往的派驻地之一,柳贤宇能够被派驻此地,离不开前39号办公室室长全日春的使劲儿”。

也就是说,尽管柳贤宇的妻子也拥有毕业于金日成综合大学经济系的学历,但其能够跟随丈夫到办公环境相对较好的科威特生活,背后依然少不了全日春前室长在暗地里发挥的作用。

据了解,全日春前室长生于1941年,虽然比金正日国防委员长年长一岁,但在朝鲜高级干部子弟就读的南山高级中学,他和金委员长曾是同级。在金日成执政的上世纪80年代,他曾担任政务院(现在的内阁)对外经济事务部副部长和对外经济委员会副委员长,此后开始担任党职,先后任39号办公室副室长和室长。

2015年朝鲜媒体曾刊载出他陪同金正恩国务委员长进行视察指导的照片。这意味着,全日春前室长已经先后为三代朝鲜最高领导人管理外汇。据朝鲜消息人士所言,“全日春能够稳坐39号室长这一要职,除了其与金正日委员长是同学的关系背景以外,最重要的是他在管理外汇的问题上表现出了超凡能力,而外汇问题关系到朝鲜政权的生死存亡”,“尤其是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朝鲜出现严重外汇短缺时,他为稳固朝鲜体制发挥了重要作用”。韩国政府当局认为,他已经在2017年前后朝鲜高官更新换代时卸任退休。

据韩国当局掌握的消息,他退休后从朝鲜当局为其提供的高级公寓搬到了普通住房,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

郑镛洙 朴炫柱 记者
译 | 桔子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