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盘点】拜登时代的韩半岛“在中美间选边压力渐增”
상태바
【专家盘点】拜登时代的韩半岛“在中美间选边压力渐增”
  • 中央日报评论员兼内容制作编辑金秀贞 ·金多荣 记者
  • 上传 2020.11.11 16:1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1月8日上午,预测美国大选以后局势的紧急座谈会在首尔城北区“韩半岛和平创造基金会”召开。左起为韩半岛论坛委员长朴英镐、前驻俄罗斯韩国大使魏圣洛、高丽大学教授金圣翰、韩国前外交部部长尹永宽、北韩大学院大学校长安豪荣、中央日报评论员金秀贞。【金京绿(音) 记者】
11月8日上午,预测美国大选以后局势的紧急座谈会在首尔城北区“韩半岛和平创造基金会”召开。左起为韩半岛论坛委员长朴英镐、前驻俄罗斯韩国大使魏圣洛、高丽大学教授金圣翰、韩国前外交部部长尹永宽、北韩大学院大学校长安豪荣、中央日报评论员金秀贞。【金京绿(音) 记者】

韩半岛和平创造基金会紧急召开座谈会,盘点拜登当选后韩半岛局势何去何从

美国总统选举投票后的第5天,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反败为胜,最终获得了胜利。虽然特朗普总统对大选结果提起诉讼,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候任总统拜登很有可能在明年1月20日就任第46届美国总统。拜登政府的上台就意味着过去4年来决定韩半岛局势的主要前提条件都将发生变化。据预计,中美战略竞争将继续加剧,韩半岛无核化政策也将大幅修改,因此韩国政府也需要做好准备应对新的变化。  
 
韩半岛和平创造基金会(理事长:洪锡炫)11月8日上午紧急召开座谈会,以“美国大选后形势展望"为主题,预测拜登政府上台后的中美战略竞争发展方向,并探讨韩半岛问题的解决方案。高丽大学教授金圣翰、韩半岛论坛委员长朴英镐、北韩大学院大学校长安豪荣、前韩国驻俄大使魏圣洛、前外交部长尹永宽(按姓名排序)出席座谈会,由中央日报评论员兼内容制作编辑金秀贞主持讨论。 

特朗普政府的“遗产”和此次大选的意义是?

前外交部长官尹永宽
特朗普总统执政的关键词是“愤怒”。当年的大选中,特朗普就凭借“锈带”低学历白人劳动者的愤怒而当选总统。执政四年以来特朗普一直在代表这一阶层的利益。其结果就是导致世界秩序变得愈发不稳定、不确定,同盟被削弱,美国一向提倡的自由主义价值观也受到打击。美国国内的两级分化现象加剧。拜登当选就意味着接下来这种趋势可能要被叫停,但拜登政府能否真正克服这些困难、后遗症和混乱,仍是个重大的课题。 

前韩国驻俄大使魏圣洛:
特朗普总统的上台和执政的基础是反体制的民粹主义。他的风格远远不同于传统的美国总统,被视为是“异端”。但是值得关注的是,因为“民粹主义”和“特朗普主义”仍在蔓延,拜登的未来并不乐观。  

北韩大学院大学校长安豪荣:
最近美国人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就算特朗普输了,特朗普主义仍挥之不去”。其实美国的“孤立主义”传统很强。目前就是“特朗普主义”和美国传统的“孤立主义”相结合的情况,拜登正在面临这样的难题。

候选总统拜登的首要课题是?韩国对美国下届政府的期待是?

魏圣洛:
首先最需要立刻着手解决的的课题是应对新冠疫情。此外,如何搞活经济也将成为关键。最后,“弥合分裂”应该是最主要的课题。拜登虽然在本次选举中勉强获胜,但要面对美国的两级分化,其中一个势力是以东北部和西部为中心的“自由主义、国际主义美国”,另一个势力是以中部和南部为中心的“美国优先主义、孤立主义美国”。两大阵营势均力敌,当务之急就是让这两大阵营达成和解。 

安豪荣:
候任总统拜登昨天出现在黄金时段的电视节目提到了4个课题。第一是新冠大流行、第二是经济危机、第三是种族歧视、第四是气候变化。我认为,这些都是拜登政府的最主要的课题。  
 
在中美对立的情况下,拜登会如何处理对华关系?

尹永宽:
特朗普放弃在国际社会上的领导角色,从而导致领导力的缺失。在这样的情况下,其他国家(中国)开始施加影响力,制定了新的规则。在我看来,拜登会认为这种情况对美国的利益没有好处。为应对现在的情况,美国采取的基本战略是多边主义。拜登可能在计划与其他民主国家一起对中国、俄罗斯、朝鲜等国家施压,恢复原来的国际政治秩序。

高丽大学教授金圣翰:
拜登可能将多边主义和多边合作区分开来,为了从军事和政治方面对中国施压,谋求与同盟国家形成多边主义联盟。但另一方面,在气候变化以及可能影响人类共同福祉的卫生和安全问题上,预计美国将与中国进行合作。在经济方面,美国可能克制将中国从世贸组织(WTO)等国际贸易体系中排除。“技术霸权”是核心的关键词,美国在将新兴问题和传统问题区分开来的同时,在5G和AI等技术上可能会采取彻底排除中国的战略。 

魏圣洛:
拜登应该会维持目前的对华遏制政策。虽然美国公民对特朗普的各种政策褒贬不一,但他的对中战略却获得了大规模的支持。由此可见,美国对中国的基本方向可能不会改变。但是,从领导人之间的关系来看,拜登曾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就中美关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过促膝交谈。在这样的基础上,如果能从领导人层级着手探讨,双方并不是没有可能找到妥协方案。

在美中矛盾中,韩国要采取的立场是?

尹永宽:
在中美关系趋于对立的情况下,韩国的定位应该考虑两个方面。其一,并不是只有韩国处于这样的位置;其二,抓好时机非常关键。现在并不是急着在中美两国之间二选一的时候。拜登上台后很可能在1年内就会召开民主国家峰会。韩国应该参与其中,展现与美同行的姿态,在此同时要将韩美同盟的目标瞄准于韩半岛而不是中国等国家。 

魏圣洛:
在我看来,拜登会优先处理中国课题,也可能不断施压要求韩国作为同盟国明确表明立场。那样的话,韩国是不是也应该对四国机制(QUAD,由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组成的多边安全合作机制)和5G清洁网络等中美战略博弈的情况明确表达我们的立场呢? 

拜登时代,应该如何解决韩朝关系的问题?  

金圣翰:
对于朝核问题,拜登和特朗普最大的区别在于接近方式,前者是自下而上、后者则是自上而下。拜登拥有很多出色的专家团队,所以可能会选择自下而上的接近方法。但是,金正恩自河内首脑会谈以后,完全没有改变自己立场(以部分无核化换来解除5大联合国对朝制裁决议)的意愿。这一点上,拜登政府也会坚持同样的立场。

尹永宽:
如果朝鲜问题在拜登政府的议题中被排挤,那么朝鲜发起挑衅的可能性将相当大。也许拜登政府会从多边主义的角度解决朝核问题,而不是采取双边沟通的方式。我认为,如果美国与朝鲜进行双边谈判后有了结果,但朝鲜却不遵守承诺,那美国的立场将变得很尴尬,而且对美国的信任度也会下降。 

魏圣洛:
朝美关系在拜登就任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很可能没有什么变化。但朝鲜也有可能改变对韩断绝关系的态度。朝鲜有可能做出一边挑衅美国,一边扩大与韩国接触的动向。就韩美同盟而言,可能除了防卫费分摊额问题之外,其他问题可能还会变得更加棘手。外界认为拜登执政后,驻韩美军的裁撤问题就能得到解决,但谁也不能否认美国目前在全球范围内重新调整美军部署,这与政府换届无关,而是国防部的方针。 

拜登上任对韩日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魏圣洛:
有些媒体最近在报道拜登曾在担任参议员时对韩日关系提到过的话,以此分析拜登上台可能对韩国有利,但这是很大的误判。在本次大选中,拜登还批评特朗普对韩日关系置之不理。不难猜测,接下来拜登一定不会袖手旁观,而是积极介入韩日关系,也许会对韩国施加压力。既然如此,那我们最好先开始就日本强征劳工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这从技巧或战略角度来看,都对韩国有利。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名堂跟美国说“我们已经缓解了与日本的紧张关系,所以对第三方(中国)进行围攻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如果我们继续对韩日关系放任不管,韩国的选择余地会变得越来越小。 

金圣翰:
韩日合作对美国来说是超越党派利益的话题。就美国而言,为了应付中国和朝鲜问题,韩美日需要保持合作。从一直强调同盟关系和民主主义联盟的拜登来看,韩国和日本都是有可能与美国一起斗争的同盟国家。因此,韩国政府应该率先拿出解决方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