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朝野的“吊唁政治”,割裂的广场民意
상태바
韩国朝野的“吊唁政治”,割裂的广场民意
  • 韩永益 金淇正 权惠琳 记者
  • 上传 2020.07.13 10:4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7月12日,人们正排队进入设在首尔广场的首尔市长朴元淳灵堂。截至当日下午10点,已有超过100万人点击首尔市政府官网上开通的“在线祭奠”页面进行 “献花”。
图为7月12日,人们正排队进入设在首尔广场的首尔市长朴元淳灵堂。截至当日下午10点,已有超过100万人点击首尔市政府官网上开通的“在线祭奠”页面进行 “献花”。

同一时间,相隔900米,首尔广场(首尔市政府)和光化门广场上分别为先后离世的两位重要人物搭起灵堂,一位是韩国战争的英雄白善烨将军(7月11日-15日,光化门),一位是民权运动家出身的首尔市长朴元淳(7月10日-13日,首尔广场)。两人之所以对韩国有着特殊意义在于两人分别是保卫国家安全(白将军)推动韩国民主化(朴市长)的象征性人物。然而两处灵堂的“政治待遇”却显然不同——朴元淳市长的灵堂由首尔市政府牵头搭建,而白善烨将军的灵堂则是由民间呼吁重视英雄的人们主动搭建。

吊唁的政治,被消费的象征

截至7月12日晚10点,共有2.03万余人前往首尔广场灵堂吊唁。与家人一起前来吊唁的60多岁的金某说,“作为首尔市公民,这是本分”。牵头为白善烨将军设立灵堂某保守组织会长金秀烈(音)表示,“这样做是因为其实很多人都想给白将军吊唁,但没有任何可供吊唁的官方场所”。

如同去年光化门和瑞草洞出现的民意割席(支持曹国VS反对曹国,译者注)一样,韩国的民意再次被割裂开来。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共同民主党等执政圈刻意制造“吊唁朴元淳”的氛围。朴市长做出极端选择的原因目前尚无定论,但执政圈却刻意回避或否认朴市长被指控性骚扰的事实。这样做是希望避免朴元淳曾作为民主党下届总统的有力候选人的“象征性”政治资本出现损失。

7月10日灵堂设立之后,韩国民主党代表李海瓒、国务总理丁世均、总统秘书室长卢英敏等执政党人士纷纷前往吊唁,李代表还亲自担任共同丧葬委员会委员长。首尔市到处悬挂着以民主党名义制作的横幅,写道“愿朴元淳市长安息,我们将铭记您的理想”。吊唁者写下的留言也大多都在颂扬其功劳,如“纪念我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40年来一起从事民主化运动的朋友”(李代表)、“因为您的清白所以只能离开这个世界吗”(朴范界议员)等等。

而对于朴市长被指控性骚扰一事,则不断有执政党的支持者对提出指控的人进行谴责,其中李海瓒代表7月10日怒斥记者“混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对于是否应当为朴市长举行隆重的首尔特别市市葬的问题,民主党议员朴洪根(葬礼委员会共同执行委员长)表示,“我们只能用一场隆重的葬礼来承载无数市民的哀悼之情并纪念逝者的一生”。

7月12日,在光化门广场设置的白善烨将军的灵堂, 图为市民们正在排队吊唁。这是市民自发在附近设置的两个灵堂之一。一位公民组织的人士表示,“对于保护祖国的英雄,政府竟然未设置任何官方吊唁场所”。禹尚祖 记者
7月12日,在光化门广场设置的白善烨将军的灵堂, 图为市民们正在排队吊唁。这是市民自发在附近设置的两个灵堂之一。一位公民组织的人士表示,“对于保护祖国的英雄,政府竟然未设置任何官方吊唁场所”。禹尚祖 记者

相反,对于白善烨将军的离世,民主党的反应则不温不火。截至7月12日,民主党仍未对白将军的离世发表任何公开评论,原因是白将军曾有过亲日行为。民主党有人曾在白将军生前表示,“即使其死后被葬于显忠院,将来有一天也会被掘墓”。相应地,韩国最大在野党未来统合党也自发抵制前往朴市长的灵堂吊唁,并刻意强调其“过错”。统合党紧急对策委员长金钟仁和院内代表朱豪英等统合党核心人物以及国民之党代表安哲秀等大部分在野党人士都未参与吊唁。7月12日,统合党发表评论称,“对逝者进行隆重的首尔特别市市葬,是对性骚扰受害者的二次伤害,逝者的初衷应该是让人们更多去倾听受害者的倾诉”(金恩惠发言人)。48名统合党议员当日还发表联合声明敦促“停止针对性骚扰揭发者的二次伤害”。

“政界经历过亲卢阵营的复活,争相大搞逝者政治”

统合党则选择用白善烨将军做文章,指出白将军的葬礼程序(陆军葬)和墓地(大田显忠院)的选择都不符合白将军的地位。白将军生前希望自己被埋葬在首尔显忠院,与葬在此地的战友们作伴,文在寅政府却将其墓地改为大田显忠院。因此,统合党当日有人表示,“为国军奠定基础的白将军却不能在铜雀洞首尔显忠院安息,这还叫做国家吗”(院内代表朱豪英)、“大张旗鼓地悼念一个因为不可见人的事受到质疑而自我了结的地方政府长官,对救国战争的英雄却视而不见。白将军理应享受国葬的待遇”(申元湜议员)。紧急对策委员长金钟仁和院内代表朱豪英前往白将军的灵堂进行了吊唁。还有人要求文在寅总统亲往吊唁,认为其“身为国军最高统帅,理应前往吊唁英雄”(无党派议员尹相炫)、“身为总统,应超越狭隘的党派思维”(统合党议员河泰庆)。

政界和学术界分析认为,朝野政党同时大搞“逝者政治”,是因为他们都很清楚“逝者的巨大政治影响力”。其中最典型的例子要数卢武铉前总统。时代经营研究所所长严经英(音)表示,“卢前总统去世后,其所有过错似乎都得到了原谅,亲卢阵营也重新复活”,“名人的逝去很容易被用来煽动不同阵营之间的对立”。

有分析认为,在明年4月的补缺选举中,“朴元淳”可能会成为影响选举结果的一个重大变数。不愿公开姓名的某政治顾问表示,“明年的首尔市长补缺选举将会成为支持朴元淳的力量和批判朴元淳的力量之间的对决”。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