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问题面前,美中无人能KO胜
상태바
香港问题面前,美中无人能KO胜
  • 姜南圭 记者
  • 上传 2020.07.01 20:5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图为去年6月29日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G20)期间两位领导人单独会晤时的照片。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图为去年6月29日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G20)期间两位领导人单独会晤时的照片。

“国家之间的经济战争没有完胜的一方”

这是美国地理经济学者、霍夫斯特拉大学教授罗 保罗·罗德里格(Jean-Paul Rodrigue)最近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的话。他表示,“在经济史上,有很多政治领导人发起过经济战争,但结果无一例外都与他们所希望的完胜相距甚远”。

香港是美国赚取贸易顺差的重要出口市场,去年顺差260亿美元
美中任何一方都无完胜,最终结果或偏离特朗普预期
金融中心地位长此以往将动摇,香港金融开始中国化

罗德里格教授对于作出上述判断的依据表示,“经济这个次词本身就包含相互依存性在内”。因为在国际贸易中,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100%只会给与。

实际上,从美国和香港地区的经济关系可以看出,美中经济的相互依存度极高。2019年末至今,美国投资者在香港购买的股票规模超过850亿美元,而香港投资者购买的美国股票规模仅35亿美元。

香港对美国而言是个充满魅力的出口市场
 
去年香港和美国之间的商品贸易规模为670亿美元,其中美国的贸易顺差为260亿美元。香港是美国在商品贸易中实现顺差的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之一。此外,还有1300多家美国企业在香港进行商务活动。

同时,香港还是中企进行商品出口和资本流入的关口。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之前,香港一直是中国商品的出口中转地。
 
中企与香港进口贸易商合作让低利率的美元资金进入香港。中国出口企业通过与香港进口贸易商合作,在信用证中写入比实际贸易规模更高的金额,从而把据此获得的低利率美元资金带入中国大陆的影子金融市场,牟取利率差额利润。

中国大陆经香港的出口贸易比重(%)
中国大陆经香港的出口贸易比重(%)

中国大陆经香港出口贸易比重下降

香港在中国出口贸易中的地位逐渐下降,已经从上世纪90年代的40%以上下降到去年的10%出头。

相反,去年仍有70%的中企对外公开募股(IPO)通过香港进行。香港依然是外国资本的窗口,一旦香港这个窗口关闭,中国大陆的企业就会更加依赖国内资本,减轻对国外资本的依赖。
 
不过,在一些意外的领域,中国大陆对香港也颇为依赖。在美国剥夺香港的特殊地位之前,美国几乎不会控制信息技术(IT)等尖端技术流入香港,却想尽办法阻止相关技术进入中国大陆。

因此,中企可以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获取美国技术。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最近发布报告预测,“香港的特殊地位被剥夺之后,中国引进尖端技术将更加困难”。美国商务部长罗斯6月29日(当地时间)曾发表声明明确强调香港存在“把敏感技术泄露给人民解放军的危险”。

从长远来看,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可能式微

香港曾是一个充满“金钱自由”的地方,得益于固定汇率制度,汇率损失的风险极小。而且香港的金融规定长期稳定不变,令外国资本可以安心在这里投资交易。

香港日益激烈的民运以及中国强行通过的港版《国安法》等损害了人们对香港自由的信心。美国直接宣布剥夺香港的贸易特殊地位。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史蒂夫·汉克(经济学)去年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资本对自由非常敏感”,“中国的(强硬)做法将导致中国最终失去香港这个下金蛋的鹅”。

不过,汉克等人的警告目前尚未变成现实。从外汇资产等数据来看,并没有明显证据证明资金正在撤离香港。

中国已经牢牢掌控香港经济

据彭博社表示,“西方的基金瞄准中国大陆市场,正在积极并购中国企业”,“对于这些基金经理人来说,香港就是接近中国企业的窗口”。

 

中国大陆企业设在香港的办公处远多于西方企业。粉色线:中国大陆企业;黄色线:日本企业;黑色线:美国企业
中国大陆企业设在香港的办公处远多于西方企业。粉色线:中国大陆企业;黄色线:日本企业;黑色线:美国企业

此外,如果美国剥夺香港的特别地位后,美国企业大幅撤离香港,中国大陆对香港经济的掌控力将会得到进一步强化。

彭博社的数据显示,2018年以后中国大陆企业在香港设立办事处的数量激增。在香港多家银行合作提供的“银团贷款”中,中国大陆商业银行的出资比例也大幅上升。

香港银团贷款市场中国大陆金融公司所占份额(两个不同年份柱状图的左侧,单位为:%)
香港银团贷款市场中国大陆金融公司所占份额(两个不同年份柱状图的左侧,单位为:%)

这意味着,香港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内地化。因此,美国剥夺香港特别地位的做法属于双刃剑,虽然可以借此施压中国,但美国也必须承受相应损失。正如罗德里格教授所言,最终结果可能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期待和预测的结果完全不同。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