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执政党开启“一党独裁”时代?在野党宣布抵制国会放话“夺回政权”
상태바
韩执政党开启“一党独裁”时代?在野党宣布抵制国会放话“夺回政权”
  • 尹正民 河浚镐 金弘范 记者
  • 上传 2020.06.30 10:0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拥有176个议员席位的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最终掀开了独霸国会的时代。共同民主党在6月5日选择本党议员担任国会议长和副议长,15日选择本党议员担任六个常任委员会(法治司法、企划财政、外交统一、国防、产业通商资源中小风险企业、卫生福祉)委员长之后,又在6月29日安排本党议员担任其余11个常任委员会的委员长。这是在1987年5月第12届国会下半期以来,韩国国会时隔33年再次出现执政党独霸国会常任委员长职位的现象,开创了1987年民主化体制(87体制)以来的先例。虽然目前为在野党留出了1个副议长职位的空缺,但在野党独霸国会议长、副议长、各常任委员长的位置,堪称韩国宪政史上史无前例之举。当日召开的国会大会还通过了任命前民主党议员金荣春担任新一届国会总干事的方案。对此,未来统合党决定抵制未来国会举行的各种议事活动。
 
民主党此前表示,将保留法治司法委员会委员长的职位,将政务、教育、文体、农海水、环境劳动、国土、预决算委员会等七个常任委员长的职位留给未来统合党,但统合党拒绝了这一方案。
 
当日参与表决的共有181名议员,包括亲执政党倾向的开放民主党(3席)、基本收入党和时代转换党(各1席),以及部分无党派议员。正义党(6席)当天只出席了国会大会,与国民之党一起拒绝参与投票。正义党表示,“常任委员长正常应当通过交涉团体之间的协商选拔”(正义党院内代表裴晋教)。

共同民主党院内代表金太年表示,“我们经过长时间的等待、忍耐和协商,但统合党最终拒绝了我方提议”,“作为执政党,我们必须履行承诺,打造一届负责任的国会”。未来统合党院内代表朱豪英表示,“从今天开始,大韩民国的国会已经名存实亡,进入了一党独裁、议会独裁的时代”,“民主党想要一党专政,把我们变成摆设”。

在这种情况下,文在寅总统当日下午在青瓦台首席秘书官与顾问会议上表示,“第21届国会任期启动已有一个月时间,第一次临时国会的会期将在本周(7月4日)结束,国会却仍然毫无建树”,“相信国会不会继续对新冠疫情下国民所遭受的经济苦难视而不见”,“我在此再次恳请国会,尽早对广大国民和企业翘首以待的第三次补充预算案(35.3万亿韩元)作出回复”。这番表态相当于“默认”国会常任委员会被执政党全部包揽的情况,并施压国会在任期内通过补充预算案。

因此,民主党在国会大会结束后,立刻启动了除预决算委员会之外的16个常任委员会,并在一天内完成各常任委员会对补充预算案的预备审查,计划从6月30日开始启动预决算委员会,本周内处理通过第三次补充预算案。而且,教育委员会当日还表决通过了增拨2718亿韩元款项的补充预算方案。

统合党召开党内议员总会,决定拒不参加相关的议事活动。院内代表朱豪英在议员总会结束后发表谴责声明,表示“短期内我们将拒绝出席一切由民主党单边进行的议事活动”。
 

金钟仁:执政党霸占国会……统合党应心系国民,把危机变成机会

图为6月29日,未来统合党紧急对策委员长金钟仁(中间)、院内代表朱豪英(金代表右侧)和议员们正前往出席国会举行的党内议员总会。吴宗铎 记者
图为6月29日,未来统合党紧急对策委员长金钟仁(中间)、院内代表朱豪英(金代表右侧)和议员们正前往出席国会举行的党内议员总会。吴宗铎 记者

紧急对策委员长金钟仁在党内议员大会上表示,“国会占多数席位的执政党坚持想要一切按自己的意思行事,作为仅占少数席位的政党,我们无法对抗”,“希望大家能够全力支持朱豪英代表,心系国民,做好自己的事,抱着一年后重夺政权的信念,把当前情况视为一个好的机会”。部分重量级议员还访问议长办公室表示抗议。朴大出议员从议长办公室走出时表示,“我(向议长)提出抗议,否认在野党的存在,与解散在野党的希特勒时代有何区别”?

此前,两党的院内代表曾在国会议长朴炳锡主持下,从当日上午10点开始,在国会进行了大约35分钟的谈判,但最终未能达成共识。朴议长和共同民主党以国会必须尽快处理通过第三次补充预算案以应对COVID-19的影响为由,对未来统合党做出指责。

朴议长当日在国会大会上表示,“我们在昨日傍晚拟定国会各职位人选的协议草案,商定今日上午进行确认,宣布协议生效,但在野党今天对此没有认可”,“在这种情况下,国会无法继续对国民和企业的迫切呼声视而不见,决定尽快结束各职位人选的任命流程”。 最终,朴议长利用职权强行安排了统合党议员在各常任委员会的分配。金太年院内代表也在当日的记者座谈会上表示,“昨日协商取得很大进展,并达成了初步拟定方案,但统合党最终拒绝这一方案,为正常启动国会,处理通过补充预算案,必须先行选拔任命各常任委员会的委员长”。

相反,对于“协议草案”和“拟定方案”,朱院内代表表示,“我们对法治司法委员会的诉求(上半期和下半期由朝野政党轮流担任委员长)没有得到满足,民主党只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安排法治司法委员长人选,拿出的都是对自己有利的方案”。

朱院内代表在Facebook上写道,民主党提出把下半期法治司法委员长的人选留给下届大选后的执政党选择,“在我听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 ‘如果你们觉得有把握赢得下届大选,到时候这个位置就是你们的’,充满讽刺,令人感到备受羞辱”,“今日上午协商结束前,国会议长还敦促我 ‘尽快提交常任委员名单’”,“当时我真相一把掀翻议长办公室的桌子,面对执政党破坏议会民主的做法,国会议长竟让还敦促我们 ‘赶快提交常任委员名单,以便尽快处理通过补充预算案’,非常不妥”。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