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德噩梦重现?美中霸权之争正式拉开序幕
상태바
萨德噩梦重现?美中霸权之争正式拉开序幕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0.06.01 15:0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矛盾正迅速激化。2018年以贸易战争形式表现出来的美中矛盾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下迅速升温。韩半岛作为大国利益、特别是美中两国利益直接冲突的地缘政治重地,政府必须竭尽全力应对两国矛盾。在制定战略之前,我们需要理解每种矛盾的本质,预测两国矛盾的未来发展方向。
 
美中矛盾本质上属于两国争夺经济、军事、制度等各领域领导力的霸权之争。如果中国经济继续保持当前的增长速度,预计到203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就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而且,中国在遭受COVID-19疫情严重影响的情况下,国防预算仍保持着6.6%的增长,有意缩小与美国军事力量的差距。此外,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与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结合起来,正在形成一个巨大的国家战略。中国表示,自己并非美国所定义的修正主义威胁,而是世界繁荣的核心动力。

5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将禁止中国信息设备企业华为获取利用美国技术制作的半导体,有意在技术霸权竞争中向中国施压。【图片来自中国环球网截图】
5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将禁止中国信息设备企业华为获取利用美国技术制作的半导体,有意在技术霸权竞争中向中国施压。【图片来自中国环球网截图】

从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就开始担心中国的继续增长会对美国的霸权造成威胁。在此之前,美国小布什政府陷入“反恐战争”的泥潭,此后于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经济陷入停滞,美国一直没有余力关注中国。
 
奥巴马政府寻求通过国内改革和“收缩”与“选择性干预”的对外政策克服危机,对中国则采取了“包容与遏制的双重战略”。当时美国通过“亚洲再平衡战略”制约中国,并有意使中国在美国主导的国际社会中发挥负责任角色,将中国束缚在“建立在规则基础上的秩序”框架之中。

为此,奥巴马政府深化了与中国的经济联系,意图通过和平介入,在中国的权威主义体制中植入民主主义的种子。在军事方面,奥巴马政府相信,由于两国都具备二次核报复打击的能力,因此可以完美遏制两国的武力冲突。
 
但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对奥巴马政府的战略进行极力批判,认为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只有允许,而没有禁止”,并指责奥巴马政府单纯地认为“中国会接受美国的国际秩序”,有意忽视中国正在寻求打破现有秩序的修正主义行为。

图为今年1月,从美国圣地亚哥出发的“西奥多·罗斯福号(CVN-71)”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抵达太平洋海域。预计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将轮流部署在第七舰队作战区域之内的西太平洋海域和南中国海海域执行任务。照片中是行驶在太平洋海域的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照片来自美国太平洋舰队推特截图】
图为今年1月,从美国圣地亚哥出发的“西奥多·罗斯福号(CVN-71)”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抵达太平洋海域。预计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将轮流部署在第七舰队作战区域之内的西太平洋海域和南中国海海域执行任务。照片中是行驶在太平洋海域的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照片来自美国太平洋舰队推特截图】

特朗普政府奉行从霸权层面遏制中国的战略,这一战略从彭斯副总统2018年在哈德森基金会的演讲、2019年在威尔逊中心的演讲内容以及美国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等官方文件中都有所表述,最终在今年5月21日美国发布的《美国对华战略报告》中做出了总的阐述。

特朗普政府指出:中国在美国的帮助之下加入世贸组织(WTO)之后,恶意利用“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掠夺美国市场;中共为制造关税壁垒、强迫技术转让、窃取知识产权、操控汇率并提供不正当产业补贴,公然采取各种违反世界经济秩序的政策措施;习近平领导的中国不断强化权威主义一人领导体制,对香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台湾进行打压;而且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意图建立一个自己主导的国际体系,脱离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
 
特朗普政府表示,奥巴马政府尝试利用和平介入给中国套上缰绳的方法已经失败,现在必须“联合盟友一起,使中国停止下来”。

特朗普政府制定的这一对华战略不同于其他对外政策,很可能会得到长期贯彻。就连大力反对特朗普政府其他对外政策的美国民主党也支持这样的对华强硬方针。5月20日美国参议院全场一致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法案就是一个典型事例。
 
美国学术界也曾通过学术杂志《外交》季刊的2019年特别刊发布《美国的世纪何去何从》专题报道,承认美国的衰退,宣布美中竞争已经正式开始。

学术界虽然仍有观点倡导应当对中国进行和平介入,但这种观点已变成少数。现实主义学者重新成为主流,主张应凝聚美国分散到各处的力量,集中遏制中国。美国民众对华的反感情绪也在不断高涨。“Pew Research”民调公司自2005年开始调查美国民众的对华认识以来,美国国民对中国的“反感”比例在今年3月份的民调中达到66%,创下最高纪录。这意味着,美国政治圈、学术界、专家集团、普通民众对待中国的感情趋向完全相同,因此即便在下届美国政府上台之后,预计美中对立的局面仍将长期持续,这种对立可能会持续整整一代人的时间,可能持续30年乃至更久。
 
但是,当前的美中战争已经进入无法轻易判断胜负的阶段。虽然从美中权力的分布来看,中国在综合国力上仍然处于劣势,但美国也并未占据压倒性优势。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市场、生产基地和外汇储备国,拥有高涨的教育热情和尖端的技术力量。包括韩国在内的世界大部分国家在经济上都与中国保持着深度互相依赖的关系。

而且,中国的政治体制不同于执政时间相对较短、而且容易受到舆论影响的自由民主主义国家,权威主义的政治制度有利于中国像现在一样强化以本国为中心的全新世界秩序,在与美国的竞争中拥有较大优势。虽然美国指责中国有意架空当前的国际秩序,但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制裁决议对违反既定国际准则的国家进行制裁时,中国对过去10年安理会拟定的190个制裁决议中的182个投出了赞成票。也就是说,中国并没有完全与传统的国际秩序进行对抗。从中可以看出,美中之间的矛盾很难在短期内以某一方的胜利画上句号。

在这种情况下,韩国需要制定更加睿智的对外战略。面对朝鲜核武器的威胁,与美国结盟是韩国的必然选择;为推动韩半岛和平进程、实现经济繁荣与统一 ,韩国也离不开中国的合作。因此,韩国无法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只能秉持原则,在美中矛盾中斡旋。
  
民主自由的国际秩序是国家安全与经济繁荣的保障,韩国应坚守这一国际秩序所要求的无核化、市场经济与自由贸易、开放的全球化、建立在法制基础上的多边主义、自由民主主义等原则,分开对待不同问题。比如当前特朗普政府正在积极拉拢韩国参加“建立在透明和法制基础上的经济繁荣网”,面对这一情况,韩国应表明立场,只要相关经济繁荣网的开放性可以得到保障,韩国就愿意参与其中。所谓开放性,是指不排除特定国家、也就是不排除中国,只有这样,才符合“建立在法制基础上的多边主义”原则。

另外,对于中国驻韩大使邢海明就香港《国安法》表示“相信韩国会对此表示理解和支持”,要求韩国拒绝参与美国反对联盟的情况,韩国应该在尊重国际社会普遍认可的“一个中国”的原则的同时,依据自由民主原则和国际社会一起对中国违反香港高度自治承诺、打压香港人权的问题提出质疑。

目前美中虽然相互间唇枪舌炮,但两国的行动仍然保持在国际社会的秩序、规范和制度框架之中。在这种情况下,韩国坚持原则的做法将会发挥作用。一旦韩国先行制定并发布具体的国家政策目标,大国就很难针对韩国坚持原则的行为采取报复措施。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事情中,韩国吃亏的很大原因就是没有坚持原则、立场左右摇摆所致。

同时,韩国应该与一样受到美中矛盾施压的世界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共享民主自由价值的国家加强合作,致力于挽救逐渐崩溃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认为美国原本就是帝国主义国家、只是在特朗普执政时期显示出了“掠夺本性”,或者认为美中在权力转移的大趋势下必然会爆发矛盾、韩国应该在美中之间做出选择的观点都是“命运论”的主张,只会缩小韩国的斡旋余地。只有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作出准确判断和预测,在坚守原则的基础上制定战略,才能真正克服危机。

朴元坤 韩东大学 教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