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7日 (周三)
朝鲜外汇赚取方式花样层出,利用加密货币约获16亿美元
상태바
朝鲜外汇赚取方式花样层出,利用加密货币约获16亿美元
  • 郑英教(音) 记者
  • 上传 2022.07.06 15:5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朝鲜学生们在平壤科学技术殿堂利用电脑进行学习活动。【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朝鲜学生们在平壤科学技术殿堂利用电脑进行学习活动。【照片来源:韩联社】

在韩美想方设法勒紧朝鲜的“资金来源”以减缓朝核导开发速度的同时,朝鲜盯上了加密货币这一新财路。根据相关行业和外媒的消息,朝鲜过去5年间盗取的加密货币总规模约达16亿美元。

其中固然有朝鲜网络黑客能力增强的原因,新的加密货币未被纳入现有的制裁网,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像这样,朝鲜利用当前制裁体系的漏洞和国际局势的走向,不断将外汇送入平壤。下面来盘点一下被用作朝鲜最高领导人统治资金以及核导开发资金的“外汇赚取手段变迁史”。

紧随潮流的赚外汇手段

朝鲜之前一直利用制造及贩卖毒品、出售武器、伪造纸币等方式筹集政权统治资金。冷战时期,朝鲜通过向反西方和不结盟国家出售武器获利颇丰。不过,自从2011年阿拉伯圈出现“阿拉伯之春”民主化运动之后,朝鲜与北非马格里布地区(Meghrib)独裁国家的交易开始变得困难。

图为朝鲜万寿台创作社制作的塞内加尔“非洲文艺复兴纪念雕塑”。据说该雕塑高50米,比美国纽约的“自由女神像”更大。【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图为朝鲜万寿台创作社制作的塞内加尔“非洲文艺复兴纪念雕塑”。据说该雕塑高50米,比美国纽约的“自由女神像”更大。【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以低工资和优秀技术为基础的“劳动密集型”路线也是朝鲜赚外汇手段的一大特点。朝鲜向外国建设工地、工厂等劳动现场派遣了大约10万名工人(中国5万人、俄罗斯3万人等),据推算这些工人的收入每年约有5亿美元。

朝鲜还曾通过本国最顶级美术创作团体“万寿台创作社”为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独裁者制作大型铜像和纪念碑,以此赚取外汇。不过,联合国安理会2016年至2017年收紧针对朝鲜的制裁网,这样的活动已经被禁止。

加密货币成疫情大流行时代新的财富密码

此后,朝鲜将赚外汇的舞台转移至风险相对较小的网络空间。朝鲜的黑客们初期通过扰乱外国网站的方式赚外汇,将外国企业、金融机构等网站作为攻击目标,还曾经营色情网站牟利。

预测朝鲜黑客以加密货币为对象的网络攻击会越来越多。【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预测朝鲜黑客以加密货币为对象的网络攻击会越来越多。【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实体经济危机日益加大,而科技巨擘(Big Tech)和加密货币企业则乘风破浪,夺取了市场主导权。在这种情况下,朝鲜黑客们开始将目光转向加密货币。网络空间初始成本低、能匿名使用的优点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将个人或机构列为制裁对象的一般制裁方法无法阻止来自四面八方的朝鲜黑客活动。从朝鲜的角度来看,加密货币还有着不受各国政府的控制、可通过利用个人对个人金融交易(P2P)方式经营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X)进行交易的优点。

加密货币价格暴跌是风险

不过,加密货币的特点也决定其难以成为稳定的赚外汇手段。资产价值随市场情况大幅波动是加密货币的特征之一,因此也不适合被用作直接影响政权稳定的统治资金。

图为常见加密货币比特币、以太坊、舵机币、瑞波币的代币形象。【照片来源:路透社,韩联社】
图为常见加密货币比特币、以太坊、舵机币、瑞波币的代币形象。【照片来源:路透社,韩联社】

也有人推测称,最近随着加密货币价格暴跌,朝鲜盗取的加密货币价值可能已缩水1亿美元以上。美国区块链分析公司Chainalisys分析称,没有进行洗钱而留在朝鲜手中的加密货币价值在去年年底约为17000万美元,最近可能已经缩水到6500万美元。

与此同时,Chainalisys在最近发布的报告中还指出,朝鲜去年通过网络犯罪盗取的加密货币规模达4亿美元,而今年非法获得的加密货币已接近10亿美元。

韩国IBK经济研究所朝鲜经济组研究委员郑有石(音)表示,“对于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扩散而封锁国境的朝鲜来说,加密货币是能够规避制裁获取外汇的手段,颇具魅力”,“不仅具有匿名性,还能获得高收益,相较而言受到物理威胁的可能性也比较小,所以预计朝鲜黑客盗取加密货币的活动还会持续较长时间”。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