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旻淳专栏】终战宣言?脱掉外套就表示春天到来吗?
상태바
【宋旻淳专栏】终战宣言?脱掉外套就表示春天到来吗?
  • 韩国前外交通商部长 宋旻淳
  • 上传 2020.10.28 17:1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终战宣言与韩美同盟

图为1992年2月17日,卢泰愚总统在郑元植总理(右一)等人的注视下签署《韩朝基本协议》和《韩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的场景。【中央图片库】
图为1992年2月17日,卢泰愚总统在郑元植总理(右一)等人的注视下签署《韩朝基本协议》和《韩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的场景。【中央图片库】

文在寅总统9月22日在联合国大会演讲上提议各方通过发表韩半岛终战宣言推动韩半岛“走上无核化道路”之后,韩国政府在三周后的10月16日终于对发表终战宣言做出官方表态。青瓦台安保室长徐薰在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谈后表示“终战宣言不可能与无核化分开推进,这是常识”,强调两者应该“并行推进”,而不像文总统所说的一样可以把发表终战宣言作为无核化的“入口”。蓬佩奥也在10月21日作出相似表态。既然是“常识”,为什么非得跑到美国才能确认呢?为了以后不再出现类似情况,我们需要对此事进行梳理。

首先,如果总统在提出这一建议之前青瓦台曾就此与内阁进行过坦率的讨论,理论上来讲是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换句话说,政府的决策机制并没有正常运转。其次,此举明显给人以韩国追随美国的印象,使朝鲜所谓“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作为朝鲜半岛的主人,只需要与美国谈判”的逻辑更具说服力。第三,韩国急于发表终战宣言,不仅给美国提供了防卫费谈判的筹码,也给朝鲜提供了与韩国谈判的武器,这是显而易见的结果,却没有得到重视。

总统提议发表终战宣言与统一部部长李仁荣上月提出的“应该把韩美军事与冷战同盟关系转变为和平的同盟关系”异曲同工。我们都希望彻底结束这场持续了70年的战争,但想要达到这一目标,需要首先对结束战争和同盟的本质进行一番深入讨论。

发表终战宣言的环境已大幅恶化

文总统表示,发表终战宣言可以体现各方结束战争、走向和平的决心。但这样做无助于真正“结束战争”,只是为了表达各方“结束战争的意愿”,类似的举动在历史上已有过多次。1992年签署的韩朝基本协议、2000年发表的朝美联合公报、2018年发表的板门店韩朝领导人联合宣言和新加坡朝美领导人联合声明都表达了各方和平的决心。

图为2000年10月10日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副部长兼总政治局局长赵明禄(左)拜访了美国总统克林顿(右),并与他进行了面谈。当时,朝美两国发表了结束敌对关系的联合声明。【中央图片库】
图为2000年10月10日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副部长兼总政治局局长赵明禄(左)拜访了美国总统克林顿(右),并与他进行了面谈。当时,朝美两国发表了结束敌对关系的联合声明。【中央图片库】

“终战宣言”成为一种口号有其历史背景。2006年9月,韩美在部长级会谈中就无核化与和平协定达成口头协议并向两国总统作出汇报。接着在当年11月举行的河内韩美领导人会谈上,美国总统小布什表示,如果朝鲜决定“废弃核武器”,自己愿与金正日委员长签署终战宣言。这本是美国的一贯立场,但韩国一些人却故意忽视“弃核”的前提,仅强调发表“终战宣言”。

此后在2007年10月的韩朝首脑会谈上,双方也将会谈重点放在发表“终战宣言”而不是“无核化”问题上。当时政府内外普遍指责“没有无核化的终战宣言”是危险之举,警告此举可能对任期即将结束的美国政府造成的政治影响。最终,卢武铉总统在当年10月末表示,“只有在围绕弃核程序达成协议,而不只是对朝核进行去功能化之后,才能发表终战宣言”。青瓦台安保室长徐薰和蓬佩奥国务卿在本月发表就终战宣言问题作出的表态几乎是13年前这一情况的翻版。

而且在这段时间内,推动发表终战宣言的环境已经大幅恶化。最重要的是,朝鲜从正在开发核武器的国家变成了事实拥核国,美中矛盾也日益尖锐。在当前的韩半岛安全局势中,朝鲜核武器与韩美同盟及美国的核保护伞达成了微妙平衡。如果现在发布终战宣言,美军就会失去继续驻扎在韩半岛的理由。有人声称,据曾经访问朝鲜的人士所言,朝鲜不会在发表终战宣言后要求美军撤出韩半岛。但朝鲜此前从未公开表达过这一立场,未来也是一样。

主张现在发表终战宣言,无异于要求无核的韩国尝试与拥核的朝鲜“和平”共存。虽然有人提出,朝鲜不可能真正使用核武器,但朝鲜已经从多方面对外展示自己作为拥核国的力量,并在本月展出了多种用来打击韩国的新型武器。这意味着,即使朝鲜作出比炸毁开城联络事务所、在海上杀死韩国公民更加粗暴的行为,我们也碍于朝鲜有核而不敢予以强硬还击。因此,我们必须正视朝鲜历史上发起的各种军事挑衅和恐怖行为。

发表终战宣言容易刺激要求驻韩美军撤军的舆论

结束战争不依靠嘴巴,靠的是具体行动。在发表终战宣言之前,不仅需要首先实现无核化,还需要韩朝双方划定警戒线,并制定相应的和平管理计划。但在过去30年里,双方始终未就行动计划达成协议。现在我们不能因为感到焦急就本末倒置。“终战”是和平条约第一条提出的要求,但我们不能因为战争迟迟没有终结就先启动和平条约的第一条聊以慰藉。我们不能把国家安全当作实验对象。把国家的未来托付给一群以为脱去外套就是春天的人,实在令人无比担心。

无论下周美国大选中谁当选,美国对于无核化和终战宣言的立场将维持不变。其实更重要的是韩国内部的决策,而不是美国的立场。有些人认为,由于美国的亚太战略,实际上驻韩美军难以撤离。这主要反映了纽约或华盛顿等美国大城市知识分子的视角。但最近舆论调查结果显示,60%以上的美国人反对美军向海外派兵。在没有可行对策的情况下,盲目要求宣布停战宣言和韩美同盟的变化,可能会鼓吹美国国内主张撤离驻韩美军的舆论。
 
金正恩委员长一边嘴上说着“亲爱的南朝鲜同胞们…”,同时却站在用于对韩打击的新型武器旁边;文在寅总统一边声称要应对朝鲜增强武力,一边却一心执念于终战宣言;特朗普一边声称喜欢上了金正恩,一边要加强对朝制裁,看来三者有很多共同点。接下来,韩国总统应该有别于这两位领导。

削弱韩美同盟的行为不明智

最高级别的国家关系是“同盟”。同盟当然是政治、军事实体,但如果再加上经济、文化等因素的话,那就会带来多方面的互利互惠。如果给韩美同盟加上“冷战”、“和平”、“战略”等修辞,也可以增加一些国内政治上的意义。

同盟可分为两种,一是共同打击敌人的“攻击性同盟”,二是遏制和抵御的“防御性同盟”。目前的同盟大多属于后者。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就是代表性的例子。1949年,北约作为冷战的产物, 二战以后在苏联扩张的情况下诞生。目前,北约仍是欧洲的安全体系。与之相反,韩美同盟是“热战”的产物,目前还处于烟雾弥漫的“休眠火山”上。更何况,习近平主席23日发表的"抗美援朝”参战70周年演讲,使发生在韩半岛土地上的这场韩国战争变成了中美之战。
 
特朗普总统不断贬低北约,并在今年7月决定撤回驻德美军的三分之一。德国也做出了积极应对,也在培养本国的国防力量。德国将国防预算比前一年上调了10%,还拥有可以制造核武器的民用高浓缩铀。尽管如此,德国比起对北约的价值提出质疑,更强调北约的重要性。最近,德国国防部长安妮格雷特·克拉姆普·卡伦鲍尔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报告中提出,北约在德国国防中是“最重要的参照系”(ultimate frame of reference) 。 

从理论上来讲,韩美同盟的代替方案是走上中立之路、具备充分的自身防御能力、建立东北亚所有国家共同参与的多边安全机制。实际上,走中立路线不在讨论范围内。具备自身防御能力还包括核威慑力,所以是一种漫长的过程。多边安全机制有可能有助于瓦解相互对立的同盟体系。当然这一构想非常理想,但实现的可能性很小。过去六方会谈中虽然有过初步的讨论,但是因为朝核谈判被搁浅和中美矛盾加剧等原因,成立多边安全机制成为遥远的课题。
 
在这种情况下,韩国先挑起对韩美同盟的谈论并非明智的行为。提前预防同盟间信任的弱化与主动削弱同盟关系的行动是南辕北辙的举措。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