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华大使张夏成被曝曾用学校研究经费在娱乐场所公款消费
상태바
驻华大使张夏成被曝曾用学校研究经费在娱乐场所公款消费
  • 尹皙万 社会编辑
  • 上传 2020.10.19 14:2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驻华大使张夏成被曝在担任高丽大学教授期间曾多次滥用学校的法人卡到娱乐酒吧公款消费,并曾在同一笔消费中使用两张学校银行卡分开付账,这一事实一经曝光便引发巨大争议。消息显示,张大使曾同时使用学校研究经费银行卡和普通行政经费银行卡在首尔江南某娱乐酒吧刷卡消费,两笔消费的刷卡间隔仅30秒钟。这种使用两张银行卡分开支付同一笔消费的行为一般是为了掩盖大额消费的事实,以此躲避审计。张大使这种行为一直持续到担任青瓦台政策室长一个月前。
 

13位高丽大学教授先后滥用学校银行卡刷卡221次消费6693万韩元
 

包括驻华大使张夏成在内,共有13名高丽大学教授被发现使用学校银行卡在娱乐酒吧消费。张大使去年已经从高丽大学退休。根据国会议员郑灿敏拿到的分开支付清单(见照片),已经离职的涉事教授只有B某一人,而B某最后一次分开支付账单的时间是2017年4月文在寅政府上任之前。教育部审计报告(上)明确记录了分开支付同一笔订单的时间和使用的银行卡种类。第1·7条、2·8条、3·9条、4·10条、5·11条、6·12条消费记录都发生在同一天。【照片来自高丽大学审计报告与消费清单截图】 
包括驻华大使张夏成在内,共有13名高丽大学教授被发现使用学校银行卡在娱乐酒吧消费。张大使去年已经从高丽大学退休。根据国会议员郑灿敏拿到的分开支付清单(见照片),已经离职的涉事教授只有B某一人,而B某最后一次分开支付账单的时间是2017年4月文在寅政府上任之前。教育部审计报告(上)明确记录了分开支付同一笔订单的时间和使用的银行卡种类。第1·7条、2·8条、3·9条、4·10条、5·11条、6·12条消费记录都发生在同一天。【照片来自高丽大学审计报告与消费清单截图】 

《中央日报》10月18日独家从国会教育委员会议员郑灿敏(国民之力党)手中拿到高丽大学法人银行卡的问题刷卡清单和教育部针对高丽大学进行综合监察报告,相关资料显示张大使等13位高丽大学教授自2016年3月起至2019年2月之间先后221次使用学校法人银行卡在2家首尔江南区的娱乐酒吧刷卡消费共6693万韩元,他们使用学校法人银行卡进行的这些消费被处理成了研究经费、宣传等行政经费、校企合作间接经费等各种名目的支出。

教育部在审计报告中写道,这几处营业场所是“出售洋酒,并设有单间、雅座和沙发,可以叫女服务员到桌前陪酒,也可以通过KTV设备唱歌跳舞助兴”,要求学校对12名相关教授给予严重警告、给另外1名教授给予警告处分。但当时校方以张大使已经辞职为由,没有对其进行问责。

涉事的13名教授中,包括张大使在内,共有多名高丽大学商学院的教授和担任学校行政职务的教授。张大使在2005~2010年期间三次连任商学院院长,2010年曾参加高丽大学校长选举时,被推选为最终轮竞选的三名候选人之一,最后自己放弃竞选。他从2017年5月起开始担任青瓦台政策室长,去年从高丽大学正常退休。

张大使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使用学校法人银行卡在娱乐酒吧消费,二是使用多张学校法人银行卡分开支付同一笔订单。大学等公共机构的法人银行卡属于“绿色银行卡”,本不能在酒吧等娱乐场所消费,但相关营业场所伪装成“西式餐厅”接受法人银行卡刷卡支付。不愿公开姓名的一位高丽大学相关人士说,“娱乐酒吧消费不能刷法人银行卡,所以有的经营场所在注册时就登记成了普通餐厅”。

据郑灿敏议员拿到的资料显示,包括张大使在内的9位教授曾先后91次在两家娱乐酒吧使用两三张不同学校法人银行卡支付同一笔订单,共计消费2625万韩元。郑议员表示,“一些用途不明的消费基本都是分开支付”,“说明(张大使)本人也知道自己刷卡消费违规”。2016年3月24日深夜11点42分在首尔江南某娱乐酒吧,张大使分别使用研究经费银行卡和行政经费银行卡支付24万韩元费用,共计消费48万韩元,两张卡的刷卡时间相差仅30秒。在进入青瓦台工作的前一个月,张大使还曾分别于2017年4月21日深夜11点45分24秒和11点46分17秒使用两张学校法人银行卡各刷卡消费20万韩元,共计消费40万韩元。在一年零1个月期间,张大使先后6次使用多张学校银行卡分开支付消费279万韩元。

使用法人银行卡在娱乐酒吧消费并分开支付,不仅违反教育部的指南,也明确违反了高丽大学本身的校规。教育部2013年11月面向全国大学通报各校违规使用业务经费的情况,禁止在娱乐酒吧刷学校法人银行卡消费,高丽大学也在2015年11月制定“法人银行卡使用与管理指南”,禁止校职人员在娱乐酒吧场所刷法人银行卡消费,禁止用不同法人银行卡分开付费。
 
据悉,相关问题通过内部人士的举报曝光后,教育部在对该校的法人银行卡使用明细进行审计过程中发现张大使的名字,也曾因此倍感吃惊。不愿公开姓名的高丽大学教授A某说,“教育部在向学校通报审计结果后,将问题发回学校处理,在此过程中,基本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张大使的情况)”,“没有对这件事进行刑事起诉,是(教育部的)特殊照顾”,“不能因为退回不当消费款项,违规行为就可以抵消”,“在娱乐酒吧使用研究经费消费,本身就应该受到指责”。
  
但在这次审计过程中,对于情节比滥用学校法人银行卡在娱乐酒吧消费等情况显著轻微的问题,教育部却毫不留情地采取了法律措施。2016年4月因为与重离子加速器招标签约问题有关联而受到警告处分的16名教职人员受到教育部指控,遭到了司法调查。

“监察涉嫌故意包庇政府实权人物”
  
在娱乐酒吧使用学校法人银行卡消费的问题应该受到罢免、解雇、降级等比警告处分更加严厉的行政处分。对此,郑灿敏议员表示,“教育部和校方以张大使已经离职为由不予追究责任,相当于故意包庇涉嫌腐败的政府实权人物”。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