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执政党掀起对亲日派人物“挖棺掘墓”推动通过《掘墓法》
상태바
韩执政党掀起对亲日派人物“挖棺掘墓”推动通过《掘墓法》
  • 郑轸友 记者
  • 上传 2020.08.24 16:0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以后打算在显忠院下葬的人可能会引发一些问题 ,比如说白善烨”——共同民主党议员金炳基

“拒绝将白善烨将军安葬在首尔显忠院是一项荒唐的决定,国家报勋处应立即取消这一决定”——无党派议员尹相炫 
 
今年5月,韩国政治圈围绕“故去的白善烨将军(预备役陆军大将)是否应入葬显忠院”这一问题展开了激烈争论。当时白善烨将军已经年老力衰,作为执政党的民主党以白将军曾作出亲日活动为由反对将其安葬在显忠院,主张“韩国战争时期的战功不足以掩盖亲日派军人的罪恶”(金弘杰议员)。而最大在野党未来统合党则主张“白将军是韩国第一位陆军大将,也是韩国的战争英雄,不应被如此苛待”(院内代表朱豪英)。朝野的争论点聚焦在白善烨将军在6·25战争中的英雄事迹和日据时期短暂加入过间岛特设队的经历,体现了韩国左右两大阵营典型的历史之争。

长眠在显忠院的朝鲜劳动党书记黄长烨

2005年卢武铉政府制定《国立墓地法》之后,有过亲日活动或者为朝鲜政权建立做过贡献的人物是否有资格入葬显忠院,始终是韩国政治圈争论不休的问题。2010年10月,前朝鲜劳动党书记黄长烨入葬大田显忠院的事件便十分典型。黄长烨死后被追授1等勋章木槿花勋章,从而得以入葬显忠院。

2010年10月14日在国立大田显忠院国家社会贡献者墓区为前朝鲜劳动党书记黄长烨举行的下葬仪式。【中央图片库】
2010年10月14日在国立大田显忠院国家社会贡献者墓区为前朝鲜劳动党书记黄长烨举行的下葬仪式。【中央图片库】

当时李明博总统表示,“国家应为故人生前身后诸事承担起责任”。大国家党院内代表金武星表示,“黄长烨先生让全世界知道了2300万朝鲜居民在金正日独裁政权下的痛苦生活”,“理应获得功勋者的礼遇”。

但是,当时的民主党最高委员丁世钧表示,“黄长烨入葬显忠院会导致大韩民国的身份认同出现混乱”。民主党总干事李洛渊也表示,“对黄长烨是否适合入葬显忠院表示疑问”。

“第五共和国腐败案”安贤泰入葬显忠院

1988年出席国会第五共和国特别委员会听证会的前任青瓦台警卫室长安贤泰(左)。右侧是前任韩国国家安全企划部长张世东。【中央图片库】
1988年出席国会第五共和国特别委员会听证会的前任青瓦台警卫室长安贤泰(左)。右侧是前任韩国国家安全企划部长张世东。【中央图片库】

出身于 “一心会”、在全斗焕总统最后三年任期内担任起警卫室长的安贤泰2011年8月入葬大田显忠院。他曾因在第五共和国时期收受企业5000万韩元贿赂被判处2年零6个月的有期徒刑,但国家报勋处国立墓地安葬审议委员会却在审议后决定将其葬于显忠院。当时安葬审议委员会表示,安前室长曾因“1968年枪杀入侵青瓦台的武装特工被授予花郎木槿勋章,并在转业后担任总统警卫室长,为国家安全做出了贡献”。

但是,民主党认为审议过程存在问题。从民主党议员赵泳泽公开的当时审议委员会的会议记录来看,部分审议委员在会上质疑“安贤泰当时收取的5000万韩元贿赂更像是一种好处费”,还有一些委员质疑“如果他不是青瓦台警卫室长,就不会犯下这种罪行”。

当时执政党大国家党内部也对此存在较大争议。权宁世议员表示,“第五共和国时期因为腐败受到刑罚的人物不应该入葬代表光荣的国立墓地”,“应该重新对相关程序进行审核,考虑对安氏进行移葬”。

全斗焕也希望“入葬国立显忠院”

1988年出席国会第五共和国特别委员会听证会的前任青瓦台警卫室长安贤泰(左)。右侧是前任韩国国家安全企划部长张世东。【中央图片库】
1988年出席国会第五共和国特别委员会听证会的前任青瓦台警卫室长安贤泰(左)。右侧是前任韩国国家安全企划部长张世东。【中央图片库】

2017年,全斗焕前总统是否应该葬于显忠院,引起了人们的争议。当时全斗焕前总统的夫人李顺子女士发表自传写到,“我们也是5·18光州民主化运动、12·12军事政变事件的受害者,希望把全斗焕前总统安葬在国立显忠院”。全前总统方面表示,虽然全前总统因为内乱罪被判处了无期徒刑,但已经获得赦免和复权,理应入葬显忠院。
 
国家报勋处表示,“根据《国家功勋法》规定,被判处刑罚者不得埋葬于国立墓地”,“但是,关于前任总统的埋葬地点和葬礼仪式一般按照《国葬法》的规定进行”。

民主党议员曹五燮今年6月发起所谓的“全斗焕排除法”,要求将犯下重罪的前总统排除在“国葬”的对象之外。曹议员表示,“全氏因为刑法上的内乱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属于重罪。无论是否赦免和复权,都应将其排除在国葬的对象之外”。

面对“白善烨入葬之争”,民主党发起“掘墓法”

在朝野政党围绕白善烨将军的入葬问题展开两个多月的政治斗争后,白善烨将军最终于7月15日入葬国立大田显忠院。因为他拥有将军头衔,满足在部队服役20年以上的资格条件(《国立墓地法》第五条),并确曾被授予“木槿勋章”。但是,民主党认为现行《国立墓地法》本身存在问题,认为将亲日派人物葬于国立墓地本身就属于“扭曲历史”的行为。

民主党议员权七胜在8月14日发起相关法案,要求通过立法,禁止有过亲日反民族行径的人物入葬国立墓地,并将已经入葬国立墓地的亲日派死者遗骸迁往其他地方。光复会长金元雄8月15日在光复节庆祝仪式纪念致辞中表示,“相信今年秋季的定期国会可以通过《国立墓地法》修正案”,敦促国会通过所谓的“亲日派掘墓法”。

对此,未来统合党议员金起炫表示,“民主党针对白善烨等将军发起掘墓法立法程序,朴正熙前总统可能也会惨遭掘墓”,“如果以后韩国每次政权更迭,都要推翻历史,把埋葬在显忠院的死者遗骸掘出重葬,就会陷入阵营之间勾心斗角的政治斗争”。

目前韩国国立显忠院一共埋葬有21万余名(首尔8.4343万名、大田13.043万名)爱国志士、临时政府政要和前任总统等人物。

专家们普遍认为,应根据社会共识,制定一套明确的显忠院入葬标准。《亡者的政治学》的作者、木浦大学政治媒体宣传系教授河尚福(音)表示,“入葬国立墓地本身就是国家政治哲学和身份认同的一种象征,如果没有明确的标准,将功过不明的人物葬于国立墓地,很容易引起人们的争议,点燃政治斗争”,“必须摆脱特定党派的意识形态,根据大多数国民的共识制定入葬标准,对于存在争议的人物,入葬时应留出较长的时间,进行认真审议”。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