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脱发、抑郁……逐渐浮出水面的新冠后遗症
상태바
糖尿、脱发、抑郁……逐渐浮出水面的新冠后遗症
  • 白旼姃 记者
  • 上传 2020.08.20 09:2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大量类固醇药物加重糖尿病

今年5月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姜某(60岁,女)在住院治疗20天后痊愈出院。不过,她的新冠症状虽已消失,糖尿病却愈发严重。姜某在8月19日表示,“感染新冠病毒之前,我只是有轻微的糖尿,所以一直通过运动调理”,“医疗人员告诉我,在接受新冠治疗过程中,使用了大量类固醇药物,因此导致糖尿病情出现恶化”。

东国大学一山医院的吴尚禹教授(家庭医学系)表示,“类固醇药物会提高血糖浓度,可能会导致糖尿病前期直接发展成糖尿病”。

获得“痊愈”诊断后的后遗症治疗需自费

因此,姜某在6月末获得COVID-19的痊愈诊断后,依然因为糖尿病多住了三天医院。由于刚刚治愈COVID-19,姜某这几天只能使用单人间,而且病房费用不能用医保报销,花费了80万韩元。此外,由于肺功能下降,稍微走路就会气喘,姜某目前还在呼吸内科接受另外的治疗。由于在治疗新冠病毒期间长期住在单人间负压病房,她还患上了幽闭恐惧症和失眠等症状。

图为明知医院负压隔离病房中,医护人员正在清理病房。【照片由明知医院提供】
图为明知医院负压隔离病房中,医护人员正在清理病房。【照片由明知医院提供】

她表示,“出院后的一个多月里,仅治疗费用就花了150万韩元”,“考虑到之前(COVID-19)几乎是死里逃生,就当这是捡回一条命的钱了”。她说,“感觉即使治愈了新冠也不等于结束。尤其是年龄大的人,很容易产生各种后遗症”,“应该会有不少痊愈者像我一样需要承受高额的其他治疗费用”。姜某说,“一个朋友在感染 COVID-19痊愈后因为反复发烧,不断住院出院,如今已花了几百万韩元”。

根据韩国《传染病预防法》,患者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所有检测和治疗费用可全部免除。但只限“痊愈”之前,此后的一切费用均需个人承担。

脱发、社交恐惧、抑郁……不排除肺纤维化等严重后遗症

李某(25岁)不同于其他20多岁确诊患者,他感染 COVID-19的症状非常严重,在医院治疗了57天。从住院的第三周起他开始出现脱发现象。他说“6月初出院后,现在仍在为脱发的问题去医院治疗”,“感染 COVID-19住院后,最要紧的是先活下来,没工夫担心脱发的事情”,“可是治愈后,脱发却仍在继续,这才让他开始觉得害怕”。

他平时毛发旺盛,现在的发际线却明显变成了“M”字形。至今尚未有其他新冠病毒会引起脱发的病例报告。李某的主治医生也表示,李某脱发可能是感染新冠病毒后的压力所致。

症状相对较轻的其他20多岁年轻患者在治愈 COVID-19后虽然很少留下身体上的后遗症,但却有很多人遇到了社交恐惧、抑郁等精神困扰。相反,60岁以上老年人,特别是有基础疾病的人群,痊愈后仍有很多人出现各种综合症。

大邱某高龄患者在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各种老人病的情况下感染 COVID-19,在重症患者病房接受治疗。由于病情恶化,他不得不带上人工呼吸机,无法离开重症病房。后来,该患者体内的病毒消失,彻底治愈,感染病毒留下的后遗症却仍需要佩戴人工呼吸机继续治疗。然而,免费治疗只包括阴性结果出来之前的各项费用,之后的所有费用都需要患者本人承担。

嘉泉大学吉医院教授严中植(音)表示,“我们医院也有两名痊愈后因为糖尿病和肺炎病情恶化需要继续住院治疗的患者”,“现在已经是疫情爆发的第七个月,1~2年之后,肺纤维化(肺功能下降)等严重的后遗症可能都会出现”。

庆北大学医院负压重症患者病房,医疗团队正在救护重症患者。【照片由大邱广域市提供】
庆北大学医院负压重症患者病房,医疗团队正在救护重症患者。【照片由大邱广域市提供】

高丽大学九老医院的教授金宇柱也表示,“现在人们还在集中治疗 COVID-19,进行防疫工作,各种后遗症还没有暴露出来”,“韩国国内的累计确诊人数已经过万,后遗症也在逐渐浮出水面”,“越是重症患者,使用的治疗药物越多,越有可能出现糖尿、肺炎等后遗症”。

对此,韩国卫生福祉部相关人士说,“感染 COVID-19的痊愈者可能留下后遗症,但痊愈后治疗后遗症的费用只能个人负担,政府很难为此提供支持”,“政府为患者承担治疗感染 COVID-19费用,是根据《传染病预防法》,旨在防止病毒传播,后遗症的性质则完全不同”。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