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成是一种艺术”“年轻人原本如此”,负责N号房事件的韩法司委的认知
상태바
“当成是一种艺术”“年轻人原本如此”,负责N号房事件的韩法司委的认知
  • 玄日勋 朴贤珠 记者 hyun.ilhoon@joongang.co.kr
  • 上传 2020.03.25 14:1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关于引起社会公愤的“N号房”事件,韩国国会也开始讨论防止此类事情再次发生的相关立法。因为此事已经成为今年年初国会请愿的“1号议题”。但是,从3月份法制司法委员会开会讨论相关立法工作的会议记录来看,不少人的态度似乎还不够重视。

“N号房事件”是Telegram私密聊天群向私密会员收取数十万乃至数百万韩元会费,在聊天群中散播未成年少女等大量女性“性剥削视频”的事件。相关视频从2019年2月开始在Telegram和主要以男性网民活动为主的网站上大量传播。

1月15日,有人在韩国国会的国民请愿网站上发布了“请国会采取措施,避免Telegram性剥削犯罪不再重演”的请愿诉求,要求警方通过国际合作对Telegram的国外服务器进行搜查,在搜查机关内设立专门负责搜查数字性犯罪的机构,提高针对数字性犯罪的量刑标准,加大处罚力度。

2月11日,这条请愿成为国会颁布请愿制度后第一条签名人数超过10万的立法请愿。因此,国会议长文喜相将请愿内容交给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讨论处理。3月3日,法制司法委员会第一小委员会法案小委员会委员长宋基宪(共同民主党)开会讨论了包括相关请愿内容在内的4条《性暴力处罚特例法》修正案。

修正案的核心是针对制作和出售“换脸视频(利用电脑技术,使用特定人物的面部或其他身体部位合成的视频内容)”的行为进行加重处罚。从这场会议的记录可以看出,与会者的主要观点如下。

▶宋基宪(小委员长):“从第二项开始,主要都是关于换脸的问题”。
▶法务部副部长金吾洙:“确实有处罚的价值”。
▶统合党议员金度邑:“现行法律不能对换脸视频、拍摄淫秽视频的行为作出处罚吗”?
▶统合党议员郑点植:“可以用制作、散播淫秽内容的罪名进行处罚”。

有人提出反驳,认为现行法律无法对某些新型犯罪作出惩罚。

▶宋基宪:“犯罪手法不断发展,合成的视频实际并非画面上出现的人物,但却被当成针对特定人物的性暴力犯罪视频进行传播,这种也是性暴力犯罪的一个类型,这个会就是讨论把这种行为列为新的犯罪类别,不是吗”?
▶金吾洙:“确实如此”。
▶金度邑:“难道对于所有请愿,议会都要立法”?
▶民主党议员白惠莲:“对于新时代的犯罪类型,这样做是必要的”。
 

法务部副部长金吾洙。【中央照片】


此后,与会者讨论了是否应该针对单纯个人保存换脸合成视频而没有对外散播的人进行处罚的问题。

▶民生党议员蔡利培 :“即便不是出于散播的目的,换脸视频也侵害了他人的人格权和自决权”。
▶郑点植:“只是一个人观看这样的视频,也要成为处罚对象吗”?
▶法院行政处次长金仁谦:“有的人可能会从艺术作品的角度来制作这些视频”。
▶金吾洙:“简单地说,青少年和一些成年人经常会在自己的电脑上做这种事”。
▶蔡利培:“可是,即便没有散播的目的,对于受害者来说,自己的人格权也受到了侵害,不是吗”?

讨论的结果是,法司委决定不针对单纯保存和消费相关视频的人进行处罚,处理通过《性暴力处罚特例法》修正案,仅规定对制作、散播换脸等视频内容的人员处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5000万韩元以下罚金。3月5日,法司委召开正式会议,正式通过这份修正案。

对此,民主党院内发言人郑春淑3月24日在国会政论馆表示,“国会对网络性剥削事件受害者遭受的痛苦麻木不仁,应该做出反省,向受害者真诚道歉”,“第20届国会必须尽快处理通过防止N号房事件重演的相关法案”。

此前,民主党在前一天举行紧急座谈会表示,“即便面临着国会选举和换届,本届国会也必须在任期内处理通过防止N号房事件重演的三条法案(对利用性视频进行威胁的行为加重处罚、对下载非法拍摄物的行为进行处罚、对放任非法拍摄物传播的信息通信服务商进行处罚)”。统合党发言人林允宣也发表评论表示,“将通过修改相关法律,将单纯观看儿童淫秽物品的人员也列为处罚对象”。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