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叫车服务TADA针对限制法规展开反击
상태바
韩叫车服务TADA针对限制法规展开反击
  • 沈瑞贤 记者
  • 上传 2020.01.17 14:3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SoCar公司总裁李载雄(音,52岁)提出应该制定“韩国版平台劳动保护法”。他认为,韩国应效仿美国加州针对优步和DoorDash(餐饮外卖)等平台劳动制定的“AB5法案”,讨论制定一部韩国版平台劳动保护法。李载雄表示,“我们急需针对不属于企业正式员工的自由职业者和个体经商者制定一份保护法案”,“没有理由提出反对”。

1月16日下午,在首尔江南区驿三洞研讨会场举行的“禁止TADA禁止法”座谈会上,李总裁与高丽大学法学专业研究生院朴景信进行了一场对话。这场对话由OpenNet社团法人举办,李载雄担任总裁的SoCar公司是“TADA”租车叫车服务公司VCNC的母公司。

用“工作”代替“工作岗位”

两人一致认为,目前的情况是“工作岗位正在被工作取代”。朴教授表示,“原本由10名全职工作人员从事的工作被进一步细分,变成了由100个甚至1000个签约者从事的工作”,“这并不一定是一件坏事”。但是,“共享经济确实催生了大量处于低福利状态的劳动者”,“就像租车时需要购买短期保险一样,社会保障系统也应该跟着工作本身走,而不应拘泥于工作岗位”。

李载雄表示,“虽然政府倾向于站在传统产业和正式职工的立场上进行考虑,但在实际情况中,工作岗位正在朝着不同的方向产生变化”,“即便没有共享经济,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徘徊在社会安全保障系统之外”。他反问,“难道四大保险、失业保险和工伤赔偿全部都要由平台负责吗”?

反对“TADA禁止法”,赞成制定AB5法案

朴景信教授主张,“应当禁止《TADA禁止法》,制定韩国版AB5法案”,“只有明确法律定义,才能改善劳动者的待遇,新兴的经营者也才能依法展开经营”。

“AB5法案”是去年9月美国加州通过的平台劳动保护法,规定像优步司机一样与企业签署协议工作的劳动者如果满足一定条件,也可以认定为“企业雇佣员工”,享受劳动保险、带薪休假、最低工资等权利。

在“AB5法案”的约束下,优步改变了在加利福尼亚的经营方式,不再提前向乘客告知路程的预估费用,也不再对拒绝乘客乘车的司机做出惩罚,以避免给人造成一种优步对司机进行管理或监督的印象。

李总裁表示,“无论在什么企业工作,所有从事劳动的劳动者都应当受到保护”,“这样(平台经营者)也可以更加轻松地招募到一起工作的人”。对话结束后,他补充说,“我们在制定相关法律时,应站在比AB5法案更宽泛的角度,同时对保障劳动者的基本收入等社会安全保障系统进行探讨”。

目前李载雄经营TADA的VCNC公司总裁朴宰旭正因为涉嫌违反《旅客运输法》和非法雇佣或派遣驾驶员的问题接受法院审判。检方认为,TADA对司机进行教育和着装检查的做法属于“指挥与监督”行为。

TADA购买车辆进行运营,是否属于共享经济?

朴教授指出,“TADA增加了汽车消费”,认为TADA由经营公司VCNC直接购买汽车进行经营,与使用个人私家车进行经营的优步属于不同概念。

李载雄对此表示,“这只是短期的表象,长期来看,仍然有助于减少汽车消费”,“韩国新登记的汽车数量减少,其中就有TADA所做出的贡献”。

文在寅总统指出TADA为“创新企业”

文在寅总统1月14日在青瓦台举行新年记者会时将TADA称为“创新型企业”,表示将通过社会妥协解决新老产业之间的矛盾,并表示“在最大限度保障传统出租车行业(利益)的同时,为TADA等创新型企业开辟发展空间”。对于TADA来说,总统的这番话颇为值得期待。

对此,李总裁表示“以前总统还提到过负面清单模式”,“我们不认为政府的基本政策方向有改变”。所谓负面清单模式,就是对于新生的产业和服务,采取“先允许,后约束”的方式。

李载雄当日发表这番言论后,主持人表示“您这番话对政府政策做出了辛辣批判”,李代表当场纠正,“不是辛辣,是温和”。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