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0日 (周三)
[第6届应氏杯世界围棋锦标赛]悬崖边的反击
상태바
[第6届应氏杯世界围棋锦标赛]悬崖边的反击
  • 朴治文 专门记者
  • 上传 2008.07.19 15:0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第7谱(87-103)

虽然白△被称为锐利的非常规手,但从某个方面来说,黑棋事实上也得到了好处。首先,黑棋有像“参考图”黑1一样活角的方法。只要有能够处理好中央标▲的黑子的信心,黑棋在通往胜利的捷径上就更进了一步(棋盘中央并非只有黑棋弱,白棋也很弱,因此整理起来并不困难)。黑棋的目数仅左边少说就有55目,加上右上和右下则超过了70目。白棋也幸运地在上边得到了大量的目数,但确定的目数则大概微微多于50目。尽管差距已经大幅缩小,双方之间仍有相当大的距离。但是,孔杰七段是无法忍受棋势单薄的人。或许是无论如何都对标▲的黑子的向背感到不安,他把棋下在了87的位置以进行阻拦。

正因如此,到第98手为止,白棋在上边的目数进一步增加,而黑棋在角上的目数则减少了,A的位置也留了下来。虽然目数的差距又稍微缩小了一些,但黑棋反而取得了心理上的自由。黑棋十分平静,白棋则显得焦躁……随着第99手有力的镇,孔杰将积攒的力量全心发挥了出来。黑棋下在B或C这样有弹性的位置将会使得形势更为从容,但因为白棋实在过于弱小,因此黑棋毫不担心地开始驱赶白棋。

李世乭九段的第100手是最强的抵抗。隔空而来的这一手棋像垂死的野狼的咆哮一般悲壮。在仔细观察之后,孔杰用101和103两手棋将白子阻断。尽管“李世乭”这个名字所带来的畏惧仍在脑海的某个角落盘旋,但孔杰决定无视这样的畏惧。没有后着,形势也如此严峻,白棋还能有什么招数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