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周四)
[第6届应氏杯世界围棋锦标赛]死亡诊断书
상태바
[第6届应氏杯世界围棋锦标赛]死亡诊断书
  • 朴治文 专门记者
  • 上传 2008.07.19 14:4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第4谱(55-65)

喜欢冒险的人,往往善于突破困境。过去曹熏铉是如此,而李世乭九段则比他更进了一步。白△是有模有样的一手棋,之后通过56的先手,白棋在58处拦住了黑子,能够使白棋存活的宫图勉强出现了。观棋者发出了“真是勇猛”的感叹。白棋仍然只是在苟延残喘,因此这样的感叹并不是称赞。但是,在如此狭窄的范围内奇迹般地造出眼来,这样的技术却是因为下棋的人是李世乭才能够看到的。

此时白棋没有什么妙手可下,但59处的落子企图吃掉黑子。这手棋徐缓稳重得有些过分,却很实在。在使自己日后不会为没下这手棋而惋惜的同时,也向白棋示意,请其活着离开。

可是,这又是怎样的突变?李世乭九段转头将棋子下在了60处。四面响起了惊呼:“疯了吗?”尽管觉得新鲜,孔杰仍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用第61手加以应对。看来是活下来了。但是,有一件事很奇怪。白棋需要在A或B处取得先手,原先的棋子才能活下来,但无论怎么看,现在这手棋都不像是先手。观棋者们满是疑惑的目光都注视着画面,但李世乭九段的手又伸向了远远的62处。

一瞬间,原本似乎对大龙毫不关心的孔杰连下了63、65两手,气势汹汹地为大龙而来。或许是因为长久的沉寂,59和63两手的厚重感让人联想到密密的灌木丛——飞鸟也无法脱身的灌木丛……“似乎是活不了了”,有观棋者这么说。再过不久,“大龙已死”就将得到最终的确认。即使像“参考图”的1一样加以连接,黑棋如果用2进行镇,白棋就看不到出口。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