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难民带来的课题
상태바
也门难民带来的课题
  • 余成国 记者
  • 上传 2018.07.25 13:5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围绕居留在济州的也门人,韩国舆论反应不一。记者前往济州岛直接与申请难民居留的也门难民见面并写出相关报道之后,相继收到了多封“反对接收难民、不应继续接受难民申请”的电子邮件。但韩国在1992年加入《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2009年由当时的大国家党议员黃祐呂代表发起的《难民法》也已经从2013年开始实施,韩国对接受难民负有法律义务。

但是,韩国对难民的舆情又是怎么样呢?韩国盖洛普围绕济州岛的也门难民问题在7月10日-12日面向全韩国1002名19岁以上成年男女进行舆论调查的结果显示,20%应答者希望将难民强制遣返出境,11%认为应该尽可能收容难民、62%应答者认为应当对难民进行最低限度的收容。也就是说,除20%反对收容难民者之外,大部分国民都认为应当根据法律和制度规定为难民提供收容措施,只是在程度上有所不同。不过,虽然人们在应答中使用的“最低限度”和“尽可能”等措辞较为抽象,但在实际收容难民过程中,相关法律和审核制度却不应有任何模糊。

韩国关于难民的舆论缘何会突然围绕527名居留在济州的也门人而沸腾起来呢?其中固然有申请难民的人数增加的原因,更多恐怕是因为韩国国民将现在社会关注的性别问题、经济问题投射到难民身上,因而催生了嫌恶和偏见情绪。此前有说法传闻德国在接收难民后犯罪数量增加,但从韩国法务部24日发表的资料来看,并没有证据显示难民增加后德国犯罪数量有所增加。

预计今年难民申请人数将突破1万人,未来韩国社会围绕难民的讨论不应是“如何排斥难民”,而应该是“接收难民时如何按照法律和程序对难民进行严格审查”。我们有必要在保护难民申请者法律权力的同时,对他们进行合理的审核。

那些为躲避内战和叛军征兵而来到济州的也门人都有各自的原因。但是,不少韩国国民对他们的动机存在合理质疑,而且担心难民中存在伊斯兰教极端主义者,害怕他们制造恐怖袭击或犯罪案件。因此,政府应增加难民审查人手,从国家层面培养难民专家,并需要对设立“难民审查员”和研究机构展开系统讨论。

我们不能放任济州也门人事件发展成一件排斥难民的社会争议。这种消耗性争论意味着韩国倒退到了1992年加入《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之前的状态。希望我们能够借此机会重新审视一下以前疏忽的难民问题,增加相关社会经验、完善相关政治环境和行政条件。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