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4日 (周日)
刚正不阿的自由先进党总裁李会昌
상태바
刚正不阿的自由先进党总裁李会昌
  • 李勋范 政治部次长
  • 上传 2009.03.10 09:1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最近,政界“实话”说得最多的可能要属自由先进党总裁李会昌。由于自由先进党沦为第三大党,其总裁李会昌说话的分量减轻不少,但他口无遮拦,说的每句话都丝毫不偏袒任何一方。笔者曾认为他参加去年的总统大选是一件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情(现在依然如此),但是现在却感到他现在的行为和此前的“帝王总裁”作风完全不一样。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也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成了他大胆评判的对象。

如果当初这样,或许已当选总统?

对于大法官涉嫌介入“烛光示威裁决”一事,李会昌毫不留情面地指出“身为司法监督官,法院长干涉判决进程,这是一种不当的行为”;对于检察机关公布的龙山惨案调查结果,李会昌坚持认为“(检方)判定警方无需承担责任,这是无法令广大民众信服的结论”;他还指责国会议长“利用自己的职权,有意拖延议案的处理,这是对国会议长职位的亵渎”;对于广播法的修订,他认为“朝野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同意引进‘社会讨论机制’,这等于是将国会的立法权拱手相让给市民团体,是一种十分危险的想法”;同时,对于民主党向伦理委员会起诉国会议长的行为,他表示:“这是立法部门自己作贱自己,通过特别检察制、国政调查将龙山惨案升级为政治争论的做法是不对的。”

执政党不做实事,在野党别有用心地保持沉默。对于这种“令人感到别扭的现状”,李会昌同样没有放过。“禁止报社拥有电视广播所有权,这只是新军部咎由自取的舆论裁并的遗产”,“如果说《朝鲜日报》、《中央日报》、《东亚日报》的报道有失偏颇,那么电视广播的偏颇将给国民的思维和行动带来更大的问题”。

总统和朝鲜也未能“逃过一劫”。李明博总统曾指出国会暴力事件是“政治危机”。对此,李会昌批评道:“美国总统为说服国会而四处奔波,而韩国总统却为说服国会和在野党从而发挥其统合的领导力作出了多少努力呢?”对于朝鲜的威胁,他表示:“只有(韩国)表现出强烈反应,才能阻止战争的发生。(韩国)渴望和平,但如果朝鲜肆意挑衅,那么(韩国)应该强力应对,使朝鲜不敢轻举乱动。”真是至理名言。

李会昌前后判若两人,以至于很多人认为“如果当时李会昌像现在这样,那他现在已经当选总统了”。是什么使他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呢?曾一度模糊的“竹子本色”再次显现是何故呢?最近,执掌切尔西队的希丁克教练或许能够解答这个问题。希丁克无愧于“绿茵球场魔法师”的称号,在执掌切尔西队之后,切尔西队一甩颓势,勇夺六连胜,希丁克的魔力正在继续。魔力的秘诀不在于其它。在掌管球队之前,希丁克只是在观众席上关注比赛。后退一步,就能发现球队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是在教练席上无法觉察到的。这和围棋的招数是一样的道理。

现在,李会昌以旁观者的身份审视政界,应该能够明白当时自己两度参加总统竞选而两度失利的原因。当然,他的上述言论有可能是旁观者的一些风凉话。或许有的人会认为李会昌用意阴险,有煽动舆论的政治阴谋,但在国民眼中看来,上述言论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一些“风凉话”。即便李会昌有些无法对外袒露的缘由,其中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但国民为什么要在意这些东西呢?俗话说“英雄不问出处”。

以旁观者的姿势观看

我们希望如今判若两人的李会昌总裁能够继续这种心态。这样一来,说不定他还能够迎来第三次机会。但目前,李会昌总裁还是应该同竞争对手齐心协力。拥有了最高权利或是想拥有最高权利的人啊,如果你们能够后退一步,回顾一下自己说做的事情,这将是百姓之福。对于他们来说,《贞观政要》中唐太宗的一句话或许会有所帮助:“贤明的君主不忌讳自己的缺点,不断改进;愚蠢的君主却掩盖自己的缺点,变得越来越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