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3日 (星期一)
“后萨德时代”即将来临 韩国应该有所准备
상태바
“后萨德时代”即将来临 韩国应该有所准备
  • China Lab
  • 上传 2017.03.22 14:1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最近不管去哪儿,听到最多的问题就是“萨德报复要持续到什么时候?”。这说明与中国生意相关的所有人都因此陷入困境。

笔者的回答是这样的。

“这种状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这对韩国和中国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萨德问题的根本是美中两国的权力游戏。我认为若美中元首会面、韩国新政府上台,事情就会有眉目。我们反而要将其视作实现新成长的准备时间,不要让这次事件白白发生”。

萨德问题解决后,韩国需要新的对华战略。(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这似乎是一个官方回答,甚至感觉有些牵强。但现在前景无法预测,笔者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说,因此在此再详细补充几点。

中国有很多问题,但韩国要回顾一下自己是否也有问题。我们亲眼目睹了韩国政策当局人士的“不良意图和轻率处事”赶走了多少人。

最根本的问题是缺乏像样的中国专家。若当时韩国政策团队里到处都是中国专家,那么事态至少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韩国只想以自己的方式看待中国,连中国人脑子里在想什么都不知道就执意地推进工作,结果出现差错,只能自食苦果。

不管怎样,萨德事态现已接近尾声。韩国现在反而要为“后萨德(Post-THAAD)时代”做准备。韩国要推进不同于以往的国家政策、企业经营和中国研究。只有这样,此次事态才具有意义。为此,即使是从现在开始,韩国也要从国家、企业和学校层面开始培养真正的中国专家。

笔者在之前的专栏里提出了中国专家必须具备的条件,第一是人文,第二是人脉。第三个条件希望听听读者的判断。在这里,笔者提出了自己认为的第三个条件。

那就是分辨力。更具体地来说,就是可分辨中国特色的能力。

有人文知识和广阔的人脉,然后还需要分辨力。(图片来源:晨光网)

此前,某大企业发生了与中国相关的事情,会长紧急召集高管开会。会长首先会将目光转向公司内部的正统中国专家,询问中国事业负责人的意见。这位中国专家曾被派往中国长期工作,因此期待他能提出优秀的解决方案。但他做出的回答并不太有用,总感觉存在不足。

但坐在稍远位置负责总务的常务突然提出了意见。他是一位曾在美国工作较长时间的高管。他只是偶尔去中国出差,但他的解决方案看起来比较合适,会长反而认同他的回答。那位被称为中国专家的人只能感到羞愧。

这样的事情在诸位的公司里也会发生。那么为何会这样?

主修中文,还曾派往中国分公司工作较长时间,还有很多中国朋友……一般会将这种人称为中国专家,但这样反而可能对他们不利。他们很有可能会被淹没在中国中,反而看不到大趋势。也就是说,他们在区分中国现象和普遍现象的分辨力下降。这相当于“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知道中国的人称不上中国专家。因为为了解中国的特色,还要了解中国以外的普遍现象。

并不是被长期派往中国工作就能成为专家。(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因此需要在各个部门轮流进行工作。被称为中国专家,因此就一直在中国当地分公司或中国相关部门工作,这样的人无法培养分辨能力。即使被称为中国方面的人才,也需要在总公司和分公司之间进行轮流工作,还要让他在与中国无关的部门工作。只有这样,他才能进行综合性思考,才有望创出综合性效果。此外,将中国专家派往美国工作也是一个方法。

KOTRA有很多中国方面的专门人才。但一旦被烙上“中国方面人才”的烙印,就很难摆脱中国业务。而这样一来,他们就很难想出富有创意且新鲜的主意。应该让他们轮流在各部门工作,从远处观察中国。

笔者曾负责在三星电子中国专家项目中进行演讲,下面就举一个当时的例子。这是一个针对具有在中国分公司工作经历的课长级职员的中国学习项目。他们不是将要派往中国的职员,而是派往中国后重返韩国的职员。他们大部分都是在中国当地法人结束工作返回韩国后,现在在与中国无关的部门工作。

通过大概一个月的中国教育之后,他们开始具有“你是公司管理的中国专家”的意识。让这些人既了解中国,又了解公司整体的运作,而且还学习关于中国以外的西方知识……分辨能力就是这么培养出来的。

要培养可以客观看待中国的力量。“如果想要成为正确了解中国的人,请离开中国”的话便是源于此。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