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儿人数或跌破40大关 韩政府领导力缺位系主因
상태바
新生儿人数或跌破40大关 韩政府领导力缺位系主因
  • 姜赞秀、申成湜、南允书(音) 记者
  • 上传 2017.01.10 14:5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成某(30岁,女)的职场生活今年已迈入了第8个年头,她计划将今年的结婚计划推迟至明年。因为同龄的男朋友还未还完学费和生活费贷款,再加上全租房房租不够。据她说,男朋友因为家庭生活费用申请了贷款,还没还完。成某说:“周围人都劝我们‘反正要结婚就赶紧结’,但是房钱还不够,男朋友也觉得现在结婚有负担。最近正在寻找房价不太昂贵的近郊婚房。”

“好爸爸、家长、年薪丰厚、买房……对于年轻人来说结婚是一种负担。此外,青年失业率已达到12.5%以上。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成为放弃恋爱、结婚、生育的三弃一代(指放弃恋爱、结婚、生育的一代)。”

去年12月14日在总理室主办的“解决低生育率问题的活动”中,仁川大学休学生柳在恩(音,27岁)进行了上述发言,表达了青年一代的苦衷。

当时住在半地下月租房的柳某反问道:“仅月租费、电话费、生活费、交通费、物业费,每月就要缴纳80万韩元的固定支出,每月150万至200万韩元的工资怎么准备结婚呢?”

由于房价上涨、青年失业率增加等原因,去年新生儿人数跌至历年最低值。1月9日,政府对去年出生的新生儿人数进行了初步统计,共计40.6万人。与2015年的43.842万人相比,减少了7.4%(3.242万人)。

因而总和生育率(一名女性一生中诞下的孩子人数)从1.24人减至1.17人。这与10年前的水平相持平。

今年更令人担忧。去年1至10月份的结婚件数为22.79万件,创下历史最低值。比2015年减少了6.4%。因此也不能排除今年新生儿人数跌至40万以下的可能性。

为了解决低生育率问题,韩国政府进行了100万亿韩元以上的投资,但生育率依然未见起色。花钱虽多,但其中80%用于保育支援,没有实际效果。保育支援与其说是低生育率对策,更接近儿童福祉政策。

之前韩国政府照搬了许多发达国家的制度,杂糅后制定了低生育率扶持政策。

但企业内的氛围依然故我。“告诉公司自己怀孕后,公司让我‘别干了’。”要求“至少获得一些失业补贴”,结果换掉了我负责的工作。“想要育儿休假就必须辞职!”这就是职场女性在首尔市职场妈妈支援中心内倾诉的亲身遭遇。

制订低生育率政策的部门是总统直属的低生育老龄社会委员会,但是2015年12月以后从未举行过会议。生育率急剧下跌,目前正在促进强化委员会职能的方案。

韩国保健福祉部、教育部、环境部等6个部门计划在该委员会下设“人口政策改善规划团”,将其作为低生育对策的重要内容,已于9日向黄教安代总统提交了报告。由政府部门局长级官员和22位民间专家组建工作委员会。还决定将福祉部内部的运营支持团人员也扩大至15名左右。旨在让低生育、老龄化社会委员会发挥名副其实的控制塔作用。

政府从今年10月开始将21.5万名不孕夫妇的手术费用纳入了健康保险。福祉部生育政策科长禹享济(音)表示“纳入健康保险后,手术费用负担与现在相比将会减少”。

但是专家们指出需要更具划时代意义的对策。韩国保育振兴院前院长李在仁表示“去年生育率下降,那么为了保证包括今年和明年在内的三年平均生育率出现上升趋势,需要全力以赴”,“应该改善新婚夫妇居住环境、扩大税额减免制度、提高对包含未婚母亲在内的单亲家庭的援助力度等”。

政府今年除了低生育率对策之外,10月还会将肝脏超声波检查纳入健康保险范围。200万肝炎、肝硬化患者或疑似患者将成为收益对象。患者负担将会从目前的6万~20万韩元减至2.4万(社区医院)~7.2万韩元(大学医院)。此外,政府还决定推出为罹患脑瘫、癫痫等费用负担较重的疾病的患者负担10%费用的政策。

食品医药安全处决定对于存在伪造或更改有效期、使用饲料或工业用原料、使用水质检测不合格的水等7种不正当行为的营业场所,立刻处以吊销其营业执照等处罚,即便仅出现过一次不当行为也绝不姑息。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