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6日 (周六)
真情助贫的热心人
상태바
真情助贫的热心人
  • 卢在贤 评论委员•文化记者
  • 上传 2009.02.13 08:5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警察厅递交给大国家党议员林斗成的《社会弱势群体失踪与找回现况》资料显示,在过去的4年间,韩国共有8万4644人失踪,这其中包括儿童、老人、残疾人和老年痴呆患者,平均每天失踪63人。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在做什么,究竟是死是活,家属的悲痛可想而知了。在看到这一令人心情沉重的消息之后,我想起了刊登在本社9日《有诗歌的清晨》栏目中的金胜熙诗人的一首诗——《鸡蛋包裹》。

这首诗的大意如下。“一个人在前行,他好似非常贫困。寒风凛冽,他却衣裳单薄,破烂的衣服上披着包装纸。是装什么的纸呢?披在背上的包装纸上印着这么些字:请小心轻放。”

社会弱势群体的失踪是比较极端的例子。韩国社会有很多弱势群体,他们可能没有落到失踪这般悲惨的境界,但仍旧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困难。今年,韩国经济深陷泥沼,再加上今年全球经济大萧条,弱势群体人数将激增。现如今,“易裂”、“易碎”、“小心轻放”等标语不仅仅适用于鸡蛋或是玻璃器皿,同样适用于弱势群体。

真情助贫的美丽婚礼

“连国家都对帮贫扶困没办法”,这句话至少在今年应该作废。我们常常会在私人聚会中听到这样的抱怨:生意不好做,贷不了款,被公司解雇了等等,全是坏消息。条件更糟的弱势群体就更不用说了。为此,韩国政府也大力构造社会安全网。尽管国家在帮贫扶困上起到的作用最大,但却不是完美无缺的,而是带有一定局限性的。因此,笔者认为不能只是由国家来进行帮贫扶困,每个社会个体都应该积极响应。目前为“帮贫扶困”事业添砖加瓦的个人已经不少,但笔者还是提到这一点是因为笔者被一个将于明天召开的“美丽婚礼”深深打动了。

安泰福(音,57岁)是首尔乙支路3街印刷小巷中的一家制作小册子、宣传册和月历的小印刷厂老板。10多年来,他每月向国内的四名无助少女和一位孤寡老人每人寄去10万韩元。在这四名少女高中毕业后,安泰福将资助其她的少女。此外,安泰福还通过国际慈善机构——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每月向蒙古、孟加拉国等地的5名儿童各寄去2万韩元。最近,安泰福的女儿(28岁)马上就要结婚,安泰福想让结婚的变得意义非凡。在与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的接触中,安泰福了解到在非洲很多少女饮用被污染的水而患上重病、或是在远处打水回来的路上被强奸之后,安泰福决定出资为那些少女打井。安泰福的女儿也爽快地同意了。女儿的婚礼将于明天下午在首尔江南举行,安泰福预计新娘一方的结婚礼金将达到5000万韩元,安泰福允诺将这笔钱全部捐献出去,如果万一钱不够自己将支付不够的钱。这笔钱将用于在非洲加纳国克拉齐沃斯特地区打13口井。

希望大家踊跃捐献

“捐献”病毒带有传染性。我希望这种“病毒”能够在韩国“肆虐”,甚至蔓延到国外。初中、高中六年来,韩东大学四年级学生金大贤(音,28岁)一直受到了一位慈善家的资助。上大学之后,金大贤决定帮助那些跟他相同处境的困难学生。他把每月家教挣来的钱中的3万韩元寄给大田一所中学的二年级男学生。宋载革(音,54岁)是忠清北道清州郊外的一家有机农神仙草和甘蓝菜种植户,小时候家境困难时,看到邻居从外国资助者那里领到捐献的山羊,他非常羡慕。现在,他另外向自己定期资助的莫桑比克儿童捐献了两头山羊。

同样的绳索,有人将其制成害人的陷阱,也有人将其编成网用来救人。在我们的社会中,将绳索编成网用来救人的人——乐于好施的热心肠很多,对此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感激。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