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2日 (周四)
和平学专家:朝鲜崩溃论调将比朝鲜更早走向崩溃
상태바
和平学专家:朝鲜崩溃论调将比朝鲜更早走向崩溃
  • 金永熙 国际问题大记者
  • 上传 2016.06.17 16:2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数学家出身的挪威和平研究家乔汉·加尔通博士被誉为“和平学(Paxology)之父”,而他本人认为自己可以算作和平学的爷爷一辈。迄今为止,他先后仲裁过150场以上大大小小的战争,并出版过97本单独著作,发表过1600份与和平有关的论文,并与韩国圆光大学教授李在峰合著出版了《韩国:走向统一的崎岖道路》一书。

今年5月他出席济州和平论坛时,本报记者在庭院里与他进行了单独谈话,并在后来通过电子邮件对其进行了追加采访。他虽然强调自己并非反美主义者,但是在习惯韩美同盟的韩国人看来,他说的话无疑带有反美色彩。他还将奥巴马称作“说谎精(Liar)”,这样的话在近代欧洲足以引起决斗。作为一个经历过无数次争端的人,他提出的韩半岛问题解决方法尚且停留在抽象层面。

图为在济州乐天酒店庭院中,加尔通博士正与本报金永熙大记者对话。加尔通博士忠告称,为了韩半岛和平,韩朝应放弃现在的统一政策。

金永熙(以下简称金):您仲裁过无数次战争,并进行了大量学术研究,是否所有引起争端的原因都有共同之处?

乔汉·加尔通(以下简称加尔通):一个想要这个,一个想要那个,这种对立的目标便是引起争端的共同原因。就如同有人希望朝鲜崩溃,而朝鲜希望能够生存下去,有人希望韩国崩溃,而韩国希望生存下去一样,这种相互对立的目标是造成矛盾的共同因素。目标一旦相反,相互之间就会产生憎恶态度,在行动上就会表现出暴力倾向。

金:伊曼努尔·康德(1724~1804年)曾在《论永久和平》(Perpetual peace)这本小著作中提出共和国之间不会爆发战争的民主和平论,但您在《和平手段的和平(Peace By Peaceful Means)》这本书中反而将民主国家列为最好战的国家。您认为康德的理论已经不适合当前国际社会的现实了吗?

加尔通:感谢你提到康德而不是犯罪者马基雅维利。康德犯下了哲学错误。共和政体是王权政体的反义词,但并未所有王权政体都是好战,也不是所有共和整体都民主。另外,康德主张破坏本国的贸易对象国就相当于破坏本国,这一观念也是错的。康德没有充分强调贸易应该公平、不能由一方单独蒙受贸易损失这一问题。

金:您在同一本书中写道,越是民主国家,其国家领导人和国民越是自以为是,越是自以为是,他们就越好战。那么,您是认为民主的美国比中国或俄罗斯更加好战吗?

加尔通:美国自诩为被神选中的国家,带着巨大的优越感,想控制世界。从过去1000年内发生的战争来看,参加战争最多的国家依次是美国、以色列、英国和土耳其。这些国家有个共同点,它们都是相信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亚拉伯罕宗教的国家。其中美国、以色列和英国不都是基督教国家吗?特别是美国和以色列,它们有强烈的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金:韩半岛像是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火药库。凭借对争端的丰富经验,您认为包括核武器在内的朝核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

加尔通:在我看来,朝鲜是共产国家之前,首先是个以孝道为基础的儒教原理主义国家。金氏一家能够世袭权力,也是出自这个原因。韩国不也是儒教国家吗?双方应该可以从这种深层文化(Deep culture)中找到相似点,首先从对话开始做起。

金:那么,朝鲜开发核导武器,发动对韩挑衅,这些也与他们的儒教文化有关系吗?

加尔通:朝鲜铭记着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教训,这两个国家都是在放弃核武器后受到了美国的攻击。所以朝鲜才会认为自己一定要拥有核武器和导弹。

金:然而朝鲜将所有国家预算投入到核武器和导弹的开发中去,导致国家经济凋蔽,百姓民不聊生,您怎么看?

加尔通:我并不认为朝鲜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正当行为。韩半岛争端不是韩朝之间的问题,而是朝美之间的争端。美国因为极其简单的原因对朝鲜充满憎恨。从1812年到1953年的141年间,美国在所有参加的战争中都获得了胜利,但在韩国战争中却以失败收场。从1801年开始,美国一共对其他国家进行过284次军事介入。(加尔通没有提到美国在越南战争中的失败)

金:您以经济制裁会牺牲贫困层和老人、孩子为由反对制裁,那么没有制裁的话,又该如何阻止朝鲜开发核武器和导弹呢?

加尔通: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也都开发了核武器,为什么不制裁它们,却单单制裁朝鲜呢?想想“恨”这个原因。对狗来说,逼急了一定会咬人,而如果好好抚慰,很快就可以看到效果。朝鲜并不会因为美国向上帝祈祷“拜托朝鲜崩溃吧”而崩溃,韩美必须停止联合军事演习。韩国也有人提出了核武装论调,如果韩国也拥有核武器,将会爆发核战争。韩半岛现在充斥着愚蠢的行为(Stupidity),朝鲜做出的愚蠢行为更多。

金:听上去您并不同意在首尔与华盛顿抬头的朝鲜崩溃论,对吗?

加尔通:朝鲜崩溃论简直是愚人之言。朝鲜崩溃论本身将比朝鲜更早崩溃。

金:您曾将美国分为共和国和帝国,并预言美帝国将在2020年之前灭亡,引起了很大争议。现在距离2020年只剩下4年了,这个预言有变化吗?

加尔通:帝国主义是什么?殖民主义是派本国人去统治别人的国家并掠夺别国人的财富。美国的帝国主义战略则不相同,美国致力于收买被支配国的精英,使他们去做美国希望的事情,并使他们替美国杀害被支配国家的国民。结果怎么样呢?美国已经失去拉丁美洲,现在还正逐渐失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法国和德国拒绝替美国做事,请看乌克兰的例子。美国与古巴敌对了57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却仍然健在,与第11个美国总统较量。美帝国正在走向我所预言的崩溃之路。在西半球,美国的友邦已经只剩下加拿大一家。奥巴马已经向古巴屈服,他还会向朝鲜的愚蠢屈服。11月总统选举中希拉里如若当选,朝美将会发生战争。

金:特朗普主张美国应停止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并宣称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上垒起墙壁,阻止伊斯兰裔移民。他如果当选总统,美国是否会陷入孤立主义?

加尔通:他有很多选择(Cards),仅从选举造势过程中说的话判断他当选总统后的对外政策还为时过早。他不会发起战争。我自己对他的大部分发言都持反对立场。

金:军事工业政治复合体(Military-Industrial-Congressional Complex)会眼睁睁看着美帝国崩溃吗?

加尔通:美国自己去杀害的代价太大,让别人去做这件事情会更加轻松。特朗普的主张意思在说美国已经没有力量继续承受这种损耗。奥巴马在不断开发迷你核武器(mini-nukes),他是个职业的说谎精,是个伪善者。他一边呼吁核裁军,一边却制造更多核武器,全世界都在背弃他。

金:您说奥巴马是说谎精,能否举个例子?

加尔通:好吧。他在布拉格提议进行核裁军,并开始与俄罗斯进行关于缩减常规武器的谈判。然而就在同一周以及一个月后,美国就制定了用来生产更多现代化武器的15亿美元预算。这笔预算没有出现在国防部预算中,而是悄悄隐藏到了能源部的预算之中。

金:即便如此,您的祖国挪威还是给奥巴马颁发了诺贝尔和平奖,您怎么看?

加尔通:是这样的。但这个奖不是诺尔贝,也不是和平,只是一个颁发给政治人的奖章,颁发给了奉行与挪威相同政策路线的政治人。

金:依您所说,美帝国崩溃后,中国将会继承美国的超级强权地位吗?

加尔通:中国太过傲慢,不能继承美帝国的地位。中国陶醉于极大的优越感,太奉行中华中心主义。

金:说起傲慢,美国不是也一样吗?美国相信自己理应统治西半球的“天定命运(Manifest destiny)论调”、门罗主义和美国得到上帝选择的高人一等优越感,这不都是美国人傲慢的表现吗?

加尔通:确实如此。但美国与中国的傲慢性质有所不同。中国认为自己凌驾于其他所有国家之上,认为自己位于天地的中央。

金:单刀直入地问您一个问题,您认为韩朝将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实现统一?

加尔通:应区分开国民(Nations)统一和国家(States)统一这两个概念。国民的统一可以从开放边境、互相合作以及离散家属团聚等开始,国家的统一则意味着韩朝只能有一个总统,这是一个问题。金日成曾对谁应该成为这个唯一的总统有过明确构想。

我所能做出的建议就是,韩朝应放弃国民之间的憎恶和利己主义习惯,首先实现国民的统一。如果韩朝两国逐渐接近,形成一个韩国人共同体,总有一天会出现一个可以称为韩国联盟(Korean Union)的体制。到那时候,双方完全可以在板门店建设韩朝共同设施,并在非军事区建造一座100平方公里的庞大公园。

问题在于,双方一味固执于国家的统一。双方应把和平放在第一位,而韩半岛若想实现和平,提出相反统一主张的韩朝两国就必须放弃统一政策。统一这个字眼已经成为阻碍韩朝统一的绊脚石。韩朝现阶段应该寻求的不是统一,而是和解与合作。

金:下面我们换个话题,您认为伊斯兰国(IS)的动力源自何处?是什么推动全世界的年轻人纷纷加入IS呢?

加尔通:伊拉克和叙利亚都只是小问题。16.5亿的穆斯林希望像天主教的梵蒂冈一样,拥有伊斯兰教的圣地麦地那,他们要的不是身为美国盟国且充斥着腐败、无力的沙特阿拉伯,而是麦地那所象征的真正伊斯兰国家。如果继续像现在一样杀害穆斯林,明天一早就会出现1000个IS,必须尊重他们并与其谈判。我绝对不是反美主义者,我和我妻子都很爱美国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