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4日 (周二)
没有外交的朝核外交
상태바
没有外交的朝核外交
  • 裴明福 评论委员、巡回驻地记者
  • 上传 2016.01.26 15:2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若是按照美国中情局(CIA)的预测,朝鲜的金世王朝早就应该崩溃才是。早在15年前的2000年,中情局就召集当代最顶级专家们进行了长达15个月的讨论,发布了《全球趋势2015》未来预测报告书。中情局在报告书中预测“2015年,统一后的韩朝将在亚洲地区发挥相当强大的军事能力”,并预测韩国将在统一过程中消费大量的能源和资源。但事实证明,中情局错的一塌糊涂,与其说是预测,倒不如说是“期待”更为贴切。  

  在世界“最封闭的国家”朝鲜面前,以全球最顶级情报能力为傲的美国中情局也一样是束手无策。曾担任中情局韩国分部部长的前任驻韩美国大使唐纳德·格雷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抱怨“朝鲜是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情报失败案例”。他在去年出版的回忆录《历史的碎片(Pot Shards)》中辛辣批判了情报缺失给美国对朝政策造成的损失和副作用。他说“美国倾向于对自己不了解或不喜欢的外国领导人或组织进行‘恶魔化’,每当这个时候,美国都会出现问题,用偏见填补对对方的无知,以煽动触发争端,结果是两败俱伤”。  

  本月月初朝鲜进行的第四轮核试验再次令人们对韩美的对朝情报能力大为咋舌。美国利用谍报卫星实时监控着朝鲜的动态,但直到地震仪捕捉到来自咸境北道吉州郡丰溪里的地震波,始终对朝鲜进行核试验的情况一无所知。美国虽有报道称提前知道相关消息并进行了准备,但朴槿惠总统在新年记者会上公开做出否认,称这一说法并非事实。无论是以前是现在,我们始终对朝鲜的实际情况和动向“一无所知”。

  早期发现朝核这个“肿瘤”之后,依旧无法阻止它发展成为“晚期癌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朝情报的缺失。韩美两国在没有确切根据的情况下始终执着于“朝鲜崩溃论”这个“如意算盘(wishful thinking)”。1994年签订以核冻结为条件给朝鲜建造两座轻水反应堆的 朝美《日内瓦协议》 时,美国深深陶醉于“朝鲜十年内就会崩溃”的憧憬,这已是人所尽知的事实。李明博政府时期,韩国国情院几乎普遍将“2015年朝鲜出现激变事态”的论调视为既定事实,认为三代世袭导致的体制不稳定将使金正恩政权无法长久支撑下去,无异于一种“自我满足式”预言。  

  明知朝鲜核问题已经恶化到无法处理的阶段,韩美却依然沉醉于朝鲜体制不可能长久支撑下去的渺茫期待,做出了放任不管的选择。总统之所以能够不加过滤地说出“统一大发”和“解决朝核问题的根本途径是统一”之类的话,也是出自这样的期待。但不同于人们满怀希望的期待,执政进入第五年的金正恩政权似乎已经快速恢复政治和经济的稳定。

  在上周国防安全领域的国情报告中,朴总统谈到了五方会谈的必要性,认为解决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已经沦为无用之物,必须排除朝鲜,由其他五个国家一起收紧对朝施压的绳索。这说明朴总统依然没有放弃“朝鲜崩溃论”的希望。从中可以感受到,朴总统认为只要中国愿意合作,就可以一举击溃朝鲜体制,并可以读出总统对中国不愿合作的遗憾。如果中国有此类意向的话,朝核问题就不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这是个令人遗憾的现实。  

  朝鲜第四轮核试验之后,韩国外交团队虽四处奔波,却始终毫无成效。除了“付出相应的代价”、“进行史无前例地严厉制裁”等响亮的口号之外,实际并无任何收效。通过极其强烈的制裁剑指金正恩政权的咽喉,这种霸气值得称赞,但如果没有中国的协助,这样做无异于对着空气挥舞拳头,毫无用武之地。徒有其表,腹中空空,这便是韩国外交团队的朝核外交。  

  即便从现在开始,我们也必须展开真正意义上的外交。从朝鲜崩溃的幻想中解放出来,利用足以吸引朝鲜的筹码引导平壤与华盛顿达成大的妥协。在通过联合国安理会推动制裁朝鲜的同时,还应制定一个斡旋方案,在朝美之间发挥老练的仲裁者角色。

  我们有必要推动一场利用将停战体系转变为和平体系以及朝美关系正常化等筹码与朝鲜弃核进行交换的“大交易”,积极考虑在朝鲜冻结核活动并参与谈判期间,韩美也一并停止联合演习的方案。这是一条未曾走过的路,因此可能会心怀恐惧,但现在我们真正需要的不是做做样子的假外交,而是大胆并富有创意的真外交。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