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6日 (星期一)
MERS死亡患者家属“临终信”,向予以帮助的护士们表示感谢
상태바
MERS死亡患者家属“临终信”,向予以帮助的护士们表示感谢
  • 申成湜 记者
  • 上传 2015.06.26 14:1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拜托大田乙支大学医院护士们 “临终信”的李某向医院护士长洪敏贞(音,上)转达感谢信(图左)。李某本月16日拜托护士代读写给在隔离病房妻子的信。[照片 大田乙支大学医院]

24日下午大田乙支大学医院4楼内科重症患者病房的内部电话铃声响起,在重症患者病房的护士长洪敏贞接了电话,“您好”。

洪护士长光是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声音来自于本月16日在这里进行集体隔离(为了阻止MERS的扩散,封锁医院内部患者、监护人、医疗人员出入的措施)时在重症患者病房去世的患者(65岁,女)的丈夫李某(63岁)。因为医院被隔离,他在妻子临终时不能陪伴在左右,于是向重症患者病房拨通了电话,洪护士长等代读了他写给患者的信,这是MERS分离家人之间的“临终信”。

在医院解除集体隔离的23日凌晨,李某就去了重症患者病房。当时正好是大清扫,几乎没有来访人员。身穿便服的他没在这里停留很久。他说,“护士们(在集体隔离期间)都很辛苦,谢谢你们替我守护了妻子的临终”,“妻子的葬礼已经结束”。随后他拿出了一个信封,洪护士长却没法接,因为医院规定不能从患者那里接受此类东西。李某露出难言之色,反而是旁边的护士部长使眼色让她接下了。李某说“一定要一起吃顿饭,请保重身体”,说完他就走了。

信封的反面写着表示感谢的话。“我是○○○ 患者的监护人。衷心感谢洪敏贞护士长以及专门负责○○○ 患者的护士之前一直尽心护理,谢谢你们。尤其是代替我守在患者身边,帮助我用信件陪她走完最后的路程,感谢你们的帮助。如今解除了MERS隔离,有时间放松一下了。虽然微不足道,我还是想请大家吃顿饭,请接受我的心意。监护人李○○○敬上。 ”

李某的妻子因脑梗塞晕倒被送往重症患者病房,之后因为医院住有MERS患者,从9日起被集体隔离起来。李某和家属们因为去重症患者病房探过病也被在家隔离,8日是最后一次见面。在听到患者即将离世的消息,李某心急如焚。16日李某和儿子、女儿给护士打电话读了信,护士们将内容记下后再读给患者听。患者已经没有了意识。首先代读了李某的信,内容是“嫁到穷苦之家持家生活,把弱不禁风的孩子们培养得很优秀,让不成器的丈夫在公司成为主要负责人……”。在读女儿的信时,重症患者病房成了哭海,“在过去的时光里,作为妈妈的女儿,我很幸福,今后的日子我还会作为妈妈的女儿努力生活下去。我会把妈妈给我的爱,用来养大我的孩子们”。护士们之后把信件都贴在李某妻子的病床旁边,患者约5个小时后离开了人世。李某和家属们直到22日午夜还在隔离之中,没办法举行葬礼,直到23日才一天内办完了葬礼。

洪护士长说,“我们也就只是代读了信件,真是不知道这感谢能不能收下”。一位护士说,“他应该没工夫考虑到我们的……”,其他护士也感谢说到,“他知道我们的辛苦,这一切就没有白费。真的很感人。”有位护士说到,“那两个周(集体隔离)真的太辛苦了,甚至让我思考是否还要继续当护士了,而我现在觉得,幸亏我当了护士。”37名护士中大部分在KaKao Talk聊天室留言说,“真的很感人。他(代指李某)是最棒的,吃顿好的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