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我的诗人朋友呼唤的梦想和希望
상태바
我的诗人朋友呼唤的梦想和希望
  • 卢在贤 评论员兼文化记者
  • 上传 2009.01.02 08: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我有一位青梅竹马的诗人朋友。他住在清州,可是他却不能再骑竹马了。身高185厘米,体重80公斤的庞大身躯仍然和以前一样。在故乡的地方城市写诗,从事文学创作,曾经是一起游玩的朋友中体格最好的。他作为预备军官训练团军官,曾是在前线高地上穿梭的朝气蓬勃的青年。如今他的大个子不再是高度,而只是意味着长度。结实的身体也沦为妨害周围人们手足的负担。

几天前,从这位黄远乔(音,50岁)诗人那里寄来了一本书——散文集《地老虎之歌》。在封面上附有“一位全身麻痹的诗人向世界呼唤的希望之歌”的说明。黄世仁在20年前的1989年3月26日遭遇了意外的交通事故。朋友驾驶的汽车脱离国道,跌入8米下的溪流中。车刚好跌至岩石上,他的头部重重地撞在顶棚上。这离他的婚礼只有一个星期。包括未婚妻在内的一行三人都受了伤。黄诗人颈椎第四、五节之间的脊椎受伤。从医院醒来之后,颈部以下的部分就像什么也没有了一样,感觉胸部、两手、腰部、两腿都不翼而飞。虽然护士们用针刺不同的部位,但是完全不感到疼痛。

留下纸鹤逝世的母亲

由于并发症曾几次在生死线上徘徊后,他客观地了解到了自己的处境。他让未婚妻离开自己。在哭闹之后慢慢接受现实。黄诗人在和我通话时说道:“现在想起来,也觉得让她离开自己是正确的。”他开始了与疾病斗争的漫长生活。他试图绝食,拒绝家人们的喂食。“如果给我一只手能活动5分钟的时间,我就会毫不犹豫地结束自己的生命”的瞬间不计其数。1995年,无微不至照顾儿子的母亲留下了数千只平时折下的纸鹤,因脑溢血而逝世。他感到自责和后悔,痛哭了很长时间。他决定“像疯了一样地前进!如果两脚不能走的话,就用全身像地老虎那样爬行,如果这也不行的话,就滚着走!即时是这样,我也要走到路的尽头,必须看看我的样子(《地老虎之歌》57页)”。

在他去的教堂里的一位志愿者帮助他学会了电脑。他找来鼠标棍,用嘴衔住它。在键盘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击,刚开始时每分钟只打5到6下也很困难(如今可以打60下)。他就这样开始写诗,并在1996年当选了《忠清日报》的新春文艺。在这段期间,他出版了《守护空房》(2001年)、《独自的时间》(2006年)等两本诗集。2007年11月,他乘坐着轮椅,参加某电视台的智力测试节目,离“智力测试英雄”仅一步之差。教他电脑的女志愿者刘承善(音,43岁)放弃了再做6年志愿活动,然后成为修女的梦想,在2001年成为了他的妻子。

绝对没有无聊的生活和人

昨天新年的第一个早上,黄诗人像过去10里习惯的那样,掏出遗书加以修改。确认周边处理和剩下的器官捐赠意思(眼球捐赠合同已经完成),并向受惠的人们表示感谢。他说道:“越活下来,需要感谢的人逐渐多了起来,遗书的分量也逐年增加。”他坚信无论在世上那里,绝没有无聊的人和生活,对周边的人、风景、声音、时间都感到珍贵。

黄诗人今年的梦想是参加智力竞赛,并取得冠军。因此他每天认真阅读报纸。如果获得冠军的话,他想搭乘横跨西伯利亚的列车,周游欧洲各国。他说道:“活着呼吸本身就是祝福,人们经常忘记了这样的真理。”他还向我大声说道:“绝对不要放弃,也不要忘记梦想,放弃希望。”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